• 第二十九章 我要的,你给不起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2本章字数:1811字

    司徒嫣给百合吃了一颗强身壮体的药丸,护住了心脉筋骨, 三十廷杖下来,百合只是皮外伤, 一双腿算是抱住了。

    司徒嫣带人抬着百合回到相思阁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推开门走进去, 却看到一个人影坐在桌前。

    “谁?”司徒嫣紧张的问道。

    “又救人又安置的一定很累吧?”

    那人开口说道。

    司徒嫣才放下了警备,走到男人的对面坐下。

    “公子都是这样去别人家里做客的吗?” 司徒嫣说道。

    “不是。”白千墨淡淡的说道。

    “哦。”司徒嫣质疑的看着他。

    “除了你这里,我不去别人家。”

    白千墨说道。

    他总能用简单的一句话,就轻松击中司徒嫣坚硬的心。

    “今天您不会为了跟我说这个专程来的吧?”司徒嫣问道。

    白千墨将桌子上的小盒子推到她的面前,“你应该是在做这个吧!”他说。

    司徒嫣美眸看想对面的男人,“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白千墨说道,墨黑的眼瞳在深夜中如同星辰,带起一丝微笑。

    司徒嫣打开小盒子的瞬间,忽然神情一怔, 眼中灌满惊讶。

    “你怎么会知道?”她疑惑的看着白千墨。

    白千墨神情一松,淡淡的说道,“听夜黎说你在找几种草药, 我就想到了。”

    “我以为夜黎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我这里呢,原来还有时间去见你啊?”

    司徒嫣说道。

    “她也总是要睡觉的。”

    白千墨说道。

    “连这个公子都知道,难不成你们是一起睡的?”司徒嫣说道。

    白千墨看着她,凤眸清明,“我只想帮你。”

    司徒嫣呵呵笑道,“我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我有种被监视的感觉。”

    白千墨轻声说道,“你为什么不认为这是种保护呢?”

    司徒嫣顿时说不出话来,其实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保护。

    白千墨给她送来的正是她最近一直在为司徒星配置的解药。

    虽然进宫之前白惜玉已经给司徒星解了毒,可是她却又给司徒星下了另一种慢性的毒。

    毒发之期一年,全身溃烂而死。

    司徒嫣一直假装不知道,她心里清楚,只有这样白惜玉才会安心让司徒星跟在她的身边。

    而这解药的配制却不那么容易,第一她现在身上伤势未愈,还不能随便出府,第二那些草药罕见难寻。

    所以,她才让夜黎帮她去找。

    没想到夜黎竟然将这件事告诉给了白千墨,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白千墨给她送来的并非是草药,而是配制完成的解药。

    她觉得白千墨太神奇了,有时候她心里想什么他都能一一猜到, 甚至能无声无息间就为你办好了一切。

    当然, 这样的白千墨无疑也是可怕的。

    让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毫无隐私可言,不过迄今为止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却都是在帮她。

    司徒嫣微微一笑,“好吧,既然公子这么喜欢助人为乐,那么就再帮我个忙。”

    “什么事?”白千墨问道。

    司徒嫣笑道,“借你一用。”

    白千墨在她对面坐下,“你想怎么用?”

    司徒嫣轻轻一笑,“喝茶。”

    白千墨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玉手执起茶盏送至唇边。

    忽然, 他眉色一动眸光扫向窗外。

    司徒嫣却伸手按住他的手,眼神中尽是切勿打草惊蛇的神色。

    “今晚,你留下来可好?”

    女子柔情的声音传来。

    白千墨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后他微微一笑, 低声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甚好。”

    司徒嫣向他伸出手去,白千墨眼中拂过一瞬惊讶,伸手握住她的纤柔的手掌。

    他起身的瞬间手臂微用力,司徒嫣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他的怀抱她并不陌生,却仍旧觉得尬尴,她下意识的挣扎。

    男人手臂一紧,将她锁在怀抱中,然后在她耳边说道,“这种事应该是男人主动。”

    司徒嫣一怔的瞬间,人已经被他凌空抱起,她差点惊呼出声,却被他及时封住了口。

    司徒嫣只觉得一道清冽淡雅的味道瞬间入口。

    她就这样非常自然的失去了她在这个世界的初吻。

    直到男人离开了她的唇,她仍旧沉浸在他的吻中。

    接吻的感觉很好!

    是跟他接吻的感觉很好!

    紧接着男人再次吻了下来,此刻她已经自回味中醒来。

    感觉到她的挣扎,白千墨放开她。

    深邃的眸色中带着一缕疑似柔情的东西看着她, “你刚刚看起来意犹未尽,所以我想让你尽兴。”

    他的话犹如一闷棍打在她的脑门上,什么叫意犹未尽?

    天哪,有没有这样损人的?

    她双颊无法控制的绯红,“放我下来。”她皱着眉头说道。

    白千墨却答道,“你不就是为了给那个爬窗户的人看吗?既然这样就演的逼真一些。”

    司徒嫣才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 被他的吻搞得差点前功尽弃。

    “这是做戏而已,公子不必那么卖力!”

    司徒嫣在他的怀里小声说道。

    白千墨抱着她迈开脚步,低头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道,“放心,我不会要报酬的。”

    “报酬可以加倍,所以请你一定要掌握好分寸。”司徒嫣说道。

    白千墨却摇头,唇边勾起一丝傲然的微笑,“你给不起。”

    此刻他们人已经到了床榻边,司徒嫣看着他, 心知这个男人并非浪荡公子,心里倒也并不担心他会趁机对自己怎样。

    白千墨抱住她上了床,然后手一挥,灯灭, 幔帐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