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意犹未尽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2本章字数:1870字

    司徒嫣被白千墨抱在怀里,他的心跳声清晰可闻。

    她想抽出身子,他却在此时放了手。

    “如果你想离开这里,我可以带你离开。”

    男人淡淡的开口说道。

    司徒嫣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一成,她轻声回道,“我现在还不能走。”

    “要报仇?”白千墨言语中带着几分质疑。

    “觉得我不行?”司徒嫣说道。

    “不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执着。”白千墨答道。

    “就算我离开,你以为白惜玉会放过我吗? 她会追杀我一辈子。与其被别人追着打,不如迎面而上,兴许最后赢得那个人是我也说不定。”司徒嫣说道。

    白千墨淡淡说道,“你一定会赢的。”他语气中用了肯定的字眼。

    司徒嫣笑道,“我也这么认为。”

    窗外的人影与树影交错,但是还是那么清晰的被司徒嫣一眼认出。

    她坐起身子大声说道,“你不留下来过夜吗?”

    白千墨十分配合的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不了。”

    司徒嫣声音柔软的说道,“三日后是白惜玉生辰,到时候府中一定很忙,无暇顾及我这里,你来了就别走了。”

    白千墨说道,“好,三日后傍晚不见不散。”

    窗外的人影晃动,不一会消失不见了。

    白千墨此时已经坐在了桌子旁,“三日后我可以来帮你!”

    “那我不就真的被人捉奸在床了?”司徒嫣笑着说道。

    白千墨淡淡的笑道,“也是。”

    司徒嫣在他的对面坐下,给他满了一杯茶,“跟你合作很愉快。”

    她拿着茶杯与他对碰。

    白千墨呵呵一笑,“跟我在一起的每一件事都会是愉快的,日后你会慢慢知道。”

    他的话中暗含深意,司徒嫣却假装没听懂,微笑说道,“期待。”

    他起身,“你该睡了,我走了。”

    司徒嫣相送,“ 再见!”

    与他来说, 什么小心珍重的话都显得那么多余。

    他这样一个人,就算是逛逛皇宫只怕也是分分钟钟的事吧。

    白千墨临走前,忽然说道,“我喜欢勇敢的女人,如你一般。”

    说完, 飞身而去。

    司徒嫣咀嚼完这句话之后 ,他早已经消失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跟她表白吗?

    男神的表白都是这么隐晦吗?

    明珠苑

    松竹跪在地上, 白惜玉听罢她说的一切之后再次求证,“ 你确定他们约了三日后?”

    松竹点头,“是的, 公主殿下。奴婢听的清清楚楚。”

    白惜玉冷哼一声,她冷声笑道,“司徒嫣身为未来的摄政王的妾室,与人通奸,并且让皇上太后亲自捉奸在床,这一次,难逃一死!”

    转瞬到了三日后,白惜玉三十六岁生辰驸马府大肆操办,当日不仅皇亲国戚,朝中权贵全部到齐,就连当今圣上与太后都亲临驸马府中。

    这是无尚的殊荣,本朝绝无仅有的先例。

    宴会设在傍晚后,为此司徒玄凌特意搭建了一处宽敞奢华的楼宇,用于招待贵宾。

    虽然司徒玄凌已经被免职,可是今日皇上太后的驾临便是在变向的昭告世人,他并未因此失势,甚至更加荣宠。

    当然这样的场合司徒玄凌和白惜玉是绝对不会让司徒嫣露脸的,若是有人问起,遵圣旨闭门思过这一条便轻松打发了。

    可是,太后坐下之后左右看看,脸色暗了下来。

    白惜玉立即说道,“母后,可是有什么地方不和您的心意吗?”

    太后冷声说道,“你是怎么做主母的,这样的场合竟然也不让身为长女的她出席吗?”

    白惜玉说道,“母后,她并非善类,我只怕她来了会搞砸了我的生辰,平白的给我添堵。”

    太后沉声说道,“有我跟皇帝在这,她敢造次,除非不想要脑袋了。”

    白惜玉说道,“皇兄不是让她闭门思过吗?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太后声音渐冷,缓缓说道,“皇上只是说让她闭门思过,不得出府,却没说连家宴都不许参加。为此外面已经传的风言风语,你还不谨记教训,难道还想坐实了这薄待继女的名声吗?”

    听了太后的话,白惜玉虽然心有不甘,却还是低头说道,“女儿知道错了,请母后息怒。”

    太后摆摆手,“罢了,你知道就行了。”

    白惜玉示意柳姑姑去请司徒嫣。

    司徒嫣正坐在软榻上与司徒星下着棋,忽然有人进来传信让她道揽月楼参加宴会。

    司徒嫣虽然觉得意外,但是这样似乎更有助于今天的计划。

    她与司徒星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到了揽月楼早已等在那里的柳姑姑却将司徒星拦了下来。

    “郡主, 公主只说请您过去,可没说请别人。”她眼神掠过司徒星。

    司徒嫣看着柳姑姑问道,“今日是母亲生辰,司徒家的子女不是应该全部道贺吗?”

    柳姑姑点头,“是,不过驸马爷和公主只承认了郡主您。”

    她的意思是司徒星身份不明,她那个爹爹根本不想认她!

    司徒嫣呵呵的笑了,笑声冷傲,“既然这样,星儿,你随彩儿回去等我。”

    司徒星有些难过,欲言又止, 点点头跟彩儿回去了。

    司徒嫣随着柳姑姑来到了位于前面的位置坐下,对面是司徒风和司徒锦,她这一边则是以她为首, 而后才是司徒冰和司徒静。

    这是在做戏给谁看呢?

    群臣?还是皇上太后?

    司徒嫣淡淡的一笑, 是做给天下看的!

    她的眸光扫向四周, 太尉,三大尚书,大理寺丞以及朝中的重臣尽数到齐。

    她眸光一亮, 洛一辰也来了,此刻他的视线也正好看过来,与她的在空中交汇,瞬间激起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