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一个不留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2本章字数:1604字

    看吧,多么体贴为主的下人呀,可皇甫子玥却是死死握住拳头才忍住没上去把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给撕碎。

    红栀和紫栀都是母妃留给她的,皇后也假装大度的没有将她们换走,可谁知道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楼言珏,害的前世自己处处在楼言珏的监视下,不然当初自己和红栀早就逃出宫了,都是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告密,这才导致红栀和自己惨死。

    她自认为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她,紫栀有次发烧还是她在皇后殿前跪了整整四个个时辰才叫来御医给她看病,可她呢?自己对她这么好,得到的却是刻骨铭心的背叛。

    “你明知道那只鹦鹉是二公主的,为什么还怂恿我把它放走?你安的什么心!”皇甫子玥厉声一喝,许是前世嫁给楼言珏后,她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皇甫子玥也真正成为一个让人忌惮的皇家公主,这时身上上位者的的气势连红栀都被吓了一跳,更别说还被热茶烫着的紫栀了。

    只见她闻言连忙惶恐的在地上磕头解释道:“公主恕罪,奴婢是真的不知那是二公主的鹦鹉呀,不然借奴婢一千个胆子也不敢让您放了它呀!”

    皇甫子玥冷声一笑,前世自己怨恨父皇不关注自己,因此脾气一向不好,所以紫栀她们才会那么怕自己,可她自认为对她们也很好了,却没想到竟是自己看走了眼。

    “你天天在皇宫内行走,怎么会不知二公主养了一只鹦鹉?”她装作气的又拿起一只茶杯狠狠砸到紫栀头上,看着她额前流血,皇甫子玥心中才好受一点,这只是开始,等着吧,她会一点一点让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生不如死。

    “公主恕罪,公主恕罪...是奴婢的错....”

    纵使很痛,紫栀却没有躲避,还依然在那里磕头求饶,因为她知道皇甫子玥只是一时生气,气过了就好了,还会心疼的给自己道歉,所以紫栀干脆就不解释了。

    可皇甫子玥怎么会猜不到她心中所想?前世自己愚笨,这次她就没有那么好糊弄了,只是现在紫栀什么也没做错,自己没有理由去整治她,所以,这次她只能忍!

    眼见红栀准备求情,皇甫子玥突然温声道:“罢了,你下去擦擦伤口吧,这几天就不用上前伺候了,红栀,你去给我打水。”

    紫栀闻言心中一愣,虽然料到皇甫子玥会气消,可她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

    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皇甫子玥换了身鹅黄挽纱仕女宫装坐在窗前撑头不语,年仅十五的她虽然面容没有完全张开,可那张脸却依旧清丽绝色,只是浑身的气质更显成熟魅惑,清澈的眼眸中却透着一股沧桑。

    她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重生,丧国之痛历历在目,还有父皇病重时的嘱咐,这些皇甫子玥都忘不了,只要一闭上眼,那血腥的杀戮就一幕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对于楼言珏的恨,皇甫子玥已经把它刻在骨子里,除非她死,不然她一定不会让那个畜牲好过!

    可楼言珏是名动京城的王侯公子,连父皇都说他才华不可估量,不然前世也不会将京城的守卫军交到他手里,楼家也是京城一流世家,说实话,当初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娶自己这么个不受宠爱的公主,连自己也没想到,可谁又知道那个翩翩公子竟然是那种狼子野心的畜生。

    但如今自己不过是个不受宠爱的公主,想要报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过没关系,她会慢慢筹谋,一步步得到权力,然后将那个畜生碎尸万段!

    还有一个月就是父皇的大寿,每个公主都会送上才艺祝寿,前世自己被皇甫馨给下了核桃粉,导致过敏了很久,便没有机会去参加,这次,她一定不会让那些人的诡计得逞。

    三月的天气说变就变,没过几日外面的天已经渐渐晴朗,而皇甫子玥也终于等到了皇甫馨让她去参加赏花会的这天。

    “公主,您这次去一定要小心些,二公主这次叫您去参加聚会肯定没好心。”

    红栀喃喃自语的给皇甫子玥梳了个飞天鬓,额前的刘海梳至上方,发上长长的青色流苏垂落在脑后,没有华丽的装饰,没有耀眼的宫装,可镜中女子的绝色容颜却足以让人惊叹。

    皇甫子玥对着铜镜勾勾唇角,“我自会小心,你好好照看紫栀,千万不要让她出了什么事。”那种吃里爬外的东西她又怎么会那么轻松让她去死呢?她会留着她,她会让她活下去,这样以后才好折磨,不是吗?

    红栀闻言不禁甜甜一笑,她就知道公主是疼她们的,想着手下越发卖力摆弄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