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有女齐瑾容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2本章字数:1519字

    皇甫馨将皇甫君彦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不由得就冷笑道:“怎么,难道七皇妹跟五皇妹很熟悉吗?”

    皇甫君彦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头,似乎很不耐烦:“五皇姐就住在琼瑶宫后头,我天天瞧见她,自然熟悉得很。”

    琼瑶宫是皇甫君彦的居所,原先没有这么大,诚贵妃仙逝之后,景泰帝痛哭不已,追封诚贵妃为孝慈文皇后,命工匠将诚贵妃住的蓬莱宫和皇甫君彦的琼瑶宫并在了一处,亲笔提名为琼瑶宫,赐给了皇甫君彦居住。

    皇甫子玥住的那一排房子的确就在琼瑶宫的后头。可她却从来没有见过皇甫君彦。兴许从前是见过的,但她前世自卑惯了,害怕和人打交道,除了红栀和紫栀,她平日里竟然连一个年纪相仿的玩伴都没有!

    皇甫子玥不禁对上辈子的自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一点上,她和她的母妃丝毫不相像。她记忆中的母妃是个百折不挠的女人,绝不可能在冷宫中待了月余就丢下年仅十岁的她自尽。

    皇甫子玥暗暗握紧了粉拳,一定是有人将母妃给害死的!

    “是么?那怎么我从来没有听宫人说起过呢?”皇甫馨刚刚没有捉弄成皇甫子玥,便想要捉弄皇甫君彦,大有揪着皇甫君彦不放松的意思。

    皇甫君彦虽然年纪小,却一点都不怵皇甫馨,精致小巧的小巴微微一抬:“我前些日子病了几日,许久不曾出来走动了,竟然不知道如今这后宫之中是二皇姐在做主了!”她微微一笑,顿时整个人就生动灵活了起来,仿若周身包裹着一层温柔的水,“难不成是母后身体抱恙,不能处置这后宫之事?”

    “放肆!”

    皇甫馨拍案而起,指着皇甫君彦厉声呵斥:“皇甫君彦,你竟然敢诅咒母后抱恙,是何居心?成日家在西三所读书,难道都读到狗肚子去了?你若是不知道忠孝信悌礼义廉耻八个字怎么写的,不如现在就西三所问问殷先生!”

    南朝后宫皇子和公主们读书的地方是分开的,皇子们在东三所读书,公主们在西三所读书。这位殷先生就是教她们读书的先生。

    前世皇甫子玥自从宸妃出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西三所读书了,她天生又不是个爱读书的料子,见了那些书本便头疼。她只依稀记得六皇妹皇甫清是个远近闻名的才女,也是读书最用功的。西三所里的殷先生好像很喜欢皇甫清的样子。

    “二皇姐这个样子,又何曾与贞静二字沾上边儿?”皇甫君彦不卑不亢,好像在和皇甫馨拉家常一般,倒显得皇甫馨越发咄咄逼人起来。

    她昂着头,笑容从容淡雅:“若是母后仍执掌中宫,那这宫中发生何事为何要禀报给二皇姐知晓?我与五皇姐是否交好,本就是姊妹之间的小事,二皇姐为何要抓住了不放?难道说,我和五皇姐的身边就有二皇姐的眼线?”

    皇甫君彦顿了顿,声音便陡然凌厉起来:“不知道二皇姐这样做,到底是何居心?姊妹之间勾心斗角,二皇姐可真的是给我们做了长姐风范啊!”

    皇甫馨脸色一变,刚要破口大骂,身边一个穿着藕荷色夹袄的姑娘一把拽住了皇甫馨,不知道低声在皇甫馨耳边说了一些什么,那皇甫馨脸上居然扯出一副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冲着皇甫君彦点点头:“是我的不是,让七皇妹见笑了。我也是怕七皇妹和五皇妹年纪小,独自居住,不知道轻重,才着了宫人三不五时地将两位皇妹的情况报与我知晓。”

    仿佛怕皇甫君彦不相信一般,皇甫馨又道:“这件事情母后也知道,七皇妹要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去问问母后。”

    皇甫子玥都快要笑出声来了,没想到皇甫馨这么蠢!这不是间接地告诉众人,刘皇后正派了人来监视她们姊妹吗?

    她双肩颤抖得厉害,不经意地抬头,却发现坐在对面的夜寂渊正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见她看过来,便也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皇甫子玥脸一红,趁人不注意,狠狠地瞪了一眼夜寂渊,便连忙收回了视线,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像是一尊木头美人,呆呆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方才给皇甫馨出主意的那个姑娘也没有想到皇甫馨会这么愚蠢,一愣之下,便主动站了出来,手执一盏酒杯,巧笑嫣然地对皇甫君彦笑道:“民女齐瑾容见过昭阳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