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我的人,没人能动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3本章字数:1493字

    “红栀,你……你好不好?”皇甫子玥两眼红红,一脸子的心疼之色!

    红栀被皇甫子玥的眼神看着甚是温暖,当下怕皇甫子玥为着自己和这位刁蛮的二公主起些什么冲突,当下忙忙摇了摇头,说道:“不……不疼!公主殿下咱们……咱们还是,快些……快些走吧!”

    皇甫馨皱了皱眉,她平生都是被人簇拥着长大,没人敢说她半点不好,因而她一直都是这么嚣张跋扈!可是今天这个皇甫子玥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却是让她受此大辱,这让她如何忍得?当下冷冷笑道:“你们主仆倒是情深意切的狠了!只是么……你们还想走到哪儿去?”

    皇甫馨斜眼看着两人,一脸子的不屑。复又见着红栀手里好生捧着的瓷碗,不禁皱了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红栀怯生生地看着皇甫馨一眼,这可是皇甫子玥亲手熬出来的,若是给了皇甫馨想来一定是什么都没了的,当下只说道:“回公主殿下这只是普普通通的银耳汤罢了,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

    “哦?是么?”皇甫馨挑了挑眉,朝着后面的两个婆子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个婆子会意,不过片刻就跑了过来,狠狠夺去了红栀手上的银耳汤。

    皇甫子玥眼神愈发凌厉,这个皇甫馨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当下看着一眼红栀早已经肿的老高的脸颊,复又看着现在已经到了皇甫馨手里的银耳汤,冷声道:“还给我!”

    皇甫馨哪里知道这个丫头竟然还敢问她她回去!简直就是反了天了!当下只说道:“还给你?凭什么还给你?难不成这上头刻着皇甫子玥四个大字么?”

    “我说,还给我!”皇甫子玥的声音又是冷了一个基调,眼神已经凌厉如刀了!皇甫馨不敢再跟皇甫子玥对视,只是想着定是这个臭丫头受了什么刺激了,否则在给她几个胆子她也是不敢这么冲撞自己的了!

    “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是在命令本宫么?”皇甫馨故作镇定,出声问道。

    红栀见着此事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当下忙忙扯着皇甫子玥的袍袖,低声道:“公主殿下,还是……还是算了吧!”

    “算了?为什么要算了?”皇甫子玥转头看了红栀一眼,只见得红栀的右眼因着右脸肿的太过厉害,已经变成一条细缝了,当下怒火熊熊而起,直直地站起身来,和皇甫馨对视良久,嘴角的笑意愈发凉薄:“我,皇甫子玥若是敬你,还叫你一声皇姐!可是……如果你动了我的人,我照样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言一出,皇甫馨直直地后退了几步,齐瑾容忙忙扶着皇甫馨,看着如此模样的皇甫子玥心里头也是十分惧怕,却还是说道:“五公主好大的胆子,在你面前的可是皇后的骨肉,南国的长公主,也是你能造次的么?”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复姓皇甫,而你不过是齐国公的孙女儿,你这么教训我,是以什么立场?难不成你是在说你的地位要比一国公主还要高的多么?难不成齐国公想要谋反不成?”皇甫子玥眼神愈发清冷,齐瑾容片可不敌,忙忙垂下眼睑,这个皇甫子玥三两句话就让他们齐家陷入如此不仁不义之地,她哪里还敢多说。

    素日里来,这个皇甫子玥都是好欺负的主儿,皇甫馨哪里知道她还有这样的能耐?当下却也不愿意就这么示弱,指着皇甫子玥说道:“你的母妃是个贱人,没想到你身上流淌着一半的皇室血液,还是一个下贱胚子!”

    听到皇甫馨骂着自己的母妃,皇甫子玥再也忍不住,直直地冲将过去,冷声道:“你若是再敢说我母妃半句不是,我纵使是死了,也要你不得好死!”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冷静一些,千万千万要冷静一些啊!”红栀已经被面前的这个局面彻底吓傻了,只是皇甫子玥连个靠山都没有,若是真的和皇甫馨闹了起来,肯定也是皇甫子玥吃亏,当下只说道:“公主殿下,千万不可因为一时之气,误了大事才是!红烛不疼,真的,一点儿也不疼的!”

    皇甫子玥听着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当下只冷艳看着皇甫馨说道:“我的人,没人能动,这是你第一次,我也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否则,就别怪我不念姊妹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