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死尸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0:15本章字数:1634字

    皇甫子玥双眼微眯,只见得那个男人甫一倒下,就见着一身玄袍的夜寂渊出现在自己面前!皇甫子玥媚眼如丝,双手紧紧地护着自己的身子,看着夜寂渊轻声说道:“夜大将军,带……带我走!”

    夜寂渊自看到皇甫子玥,她都是一副看他很是不爽的样子!只是甫一见着这样的皇甫子玥却又是让她无比心疼,这样奇奇怪怪的情绪交织在夜寂渊的心里头,当下也不多想,走上前去,伸手一揽,就将皇甫子玥柔软火热的身子揽入怀中!

    夜寂渊只觉着一阵幽香直冲自己的鼻腔,叫他气血上涌,从未对女子动过心的他,这个时候身体竟然有了反应!虽然他已经二十有二,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过女人,如今抱着皇甫子玥,竟是觉着心砰砰直跳,半点不能自持!

    皇甫子玥仅仅贴在夜寂渊的胸膛之上,只觉着冰冰凉凉,甚是舒服,只是头脑还是留有一丝清醒,狠狠扯着夜寂渊的衣裳,说道:“快……快带我走!”夜寂渊回过神来,不知怎的只觉着脸皮发烧,已经红到了耳根!

    夜寂渊抱着皇甫子玥身形一闪,已是不知所踪的了!

    皇甫启暝甫一到了敬仁宫,就听到宫中乐师奏乐之声,当下微微蹙眉,心里想着难不成皇甫子玥真的只是被刘皇后邀请来做客的不成?当下愈发觉着奇怪,那些宫人一看到皇甫启暝来了,忙忙行了一礼,里面的刘皇后和皇甫馨听到动静,对视一眼,皇甫馨忙忙说道:“母后,不好,皇兄来了!”

    刘皇后毫不在意,看了皇甫馨一眼,说道:“来了又如何,五公主不胜酒力,在本宫宫里歇着了,哪里知道难耐宫中寂寞,竟是和男子发生了苟且之事,难不成这也能怪的了我不成?”

    皇甫馨点了点图,笑道:“母后英明!”

    皇甫启暝甫一进来,就见着刘皇后和皇甫馨正在悠闲地喝着酒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皇甫启暝微微蹙眉,朝着刘皇后行了一礼,复又问道:“母后,儿臣听得宫人说五皇妹也在敬仁宫,怎的没见着她?”

    闻言,刘皇后用帕子捂了捂嘴,笑道:“五公主确实是在本宫宫中,只是这会子因着不胜酒力,已经睡下了!怎的了?”

    皇甫启暝还是觉着甚是不安,这个刘皇后和皇甫馨都不是什么好人,心里头又是那么厌恶着皇甫子玥,想来这会子皇甫子玥指不定正在遭受什么大罪呢!当下只说道:“五皇妹身子还没有大好,方才王御医还说不能饮酒,若是方便,儿臣还是先带着五皇妹回西苑吧!”

    刘皇后听了,眸光一凛,看着皇甫启暝说道:“太子殿下这是怕本宫对五公主不利不成?”

    皇甫启暝不卑不亢,朝着刘皇后拱了拱手,说道:“母后说的哪里话,儿臣只是惦记着五皇妹的身子罢了!”

    只是眼神却是愈发清冷,若是皇甫子玥出了什么事,他定是不会让刘皇后好过的了!皇甫馨嗤嗤笑了一声,说道:“皇兄多虑了,既是皇兄这样担忧五皇妹的身子,那么馨儿就带着皇兄去瞧瞧是了!”

    刘皇后点了点头,说道:“馨儿,你就带着你皇兄去吧!若是子玥还没醒,也就让子玥多睡一会子,这也是不妨事的了!”

    皇甫馨应了一声,也就带着皇甫启暝到了偏殿!偏殿之中大门敞开,倒是没有像皇甫馨想象之中的那样,如此寂静无声,哪里有着预想之中,男女欢爱的声音?皇甫馨眉头轻皱,怎么也想不出这是什么情况,悄悄看了皇甫启暝一眼,只见他眉头紧锁,沉声问道:“这是怎的了?五皇妹在里头安睡,这些宫人真的是好大的胆子,竟是连门都不关的!”

    闻言,皇甫馨脸子一红,忙忙说道:“是了,确实是好大的胆子!”

    只见得皇甫启暝脚步匆匆,两步并做一步,飞速朝着偏殿走去!这么一看,皇甫启暝却是吃惊不已,只见得里头满地都是残渣,还有一个面色惊恐地男人,皇甫启暝飞身一看,这个男人已然是死了的!原来这个男人的后脑勺里头深深陷入了一个鹅卵石,皇甫启暝不禁暗暗惊叹,不知是哪位高人,竟是有着如此深厚的内力!

    当下也不多想,里里外外找了一个遍,也没有看见皇甫子玥的影子,皇甫启暝一张脸子已经是风雨欲来的样子,皇甫馨见了心中突突直跳,皇甫子玥那个臭丫头明明已经中了飘摇散的了,乃是半点都是动弹不得的,这会子竟是留下这个一个已经死了的男人!这可如何是好?

    正自想着,只听得皇甫启暝冷声道:“你还有何话说?不是说子玥在偏殿安睡么?人呢?这偏殿里头怎的又无缘无故多了一个死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