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千年风云动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3本章字数:1577字

    连笛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时辰之久,双手仍紧紧地攥着身下的锦缎。

    这是她在这个新世界度过的第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中,她努力尝试着回忆起昨晚的事情,结果只记得一些零星的碎片,比如,她放学回家走在漆黑的巷子里,又或者是那个熟悉的黑影。

    可思来想去,她仍然想不通为何一夜醒来,就躺在了这个古里古怪,长得很像电视剧的古代房子里。

    难道,是被人绑架了?但身上却穿着鸭卵青色的肚兜,上面还绣着莲叶戏水的纹样。

    连笛悄悄起身环顾四周,发现屋子并不大。雕花的红木大床,床下不远处相对摆着四张锦绸坐垫,素雅的白瓷瓶和几卷竹简摆在中间暗红色方案上。房间的左角是梳妆台,立着黄铜镜子和零零散散的一些小首饰。再往后便是一个丹青半销的紫檀屏风,画着儒家教义。轻纱幔帐,拢住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有种朦朦胧胧的美感。

    连笛转了转脖颈,有一种细微的痛感传遍全身,仿佛是整个身体被重新装卸更新了一番。

    突然,连笛听见旁边传来木门的吱呀声,连忙躺回床上闭着眼睛装睡。

    “公主,该起身去拜见皇后和各宫娘娘了。” 一道娇俏的女声由远及近地传进连笛的耳朵里。

    “紫菀,姑姑不是知会过你,章随后宫规矩重,嫔妃份位又与闺阁中的公主不同。你是连笛公主的身边人,切不能在宫里大呼小叫,惹别人笑话。”

    被唤作紫菀的小丫头吐吐舌头,低声说道:“扁青姑姑教训的是,婢子晓得了。多谢姑姑的提点。”

    二人边说边走至连笛床前。连笛微睁双眼,看到两个身着藕色儒裙的女子,一人一边挑起竹青色的床帷。左侧的女子稍稍年长,大致二十七、八的年龄,发髻上挽着支素银金边梅花簪。右边的女孩与连笛年龄相仿,十七八岁的模样,头发简单地盘于头顶,饰镂空雕花木钗。

    连笛如同五雷轰顶,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款款而来的两位‘古人’,藏在被子里的手,狠狠拧了下大腿,心里默念:这是梦,醒来。快醒来。结果,不仅一丝侥幸破灭,更是疼得眼泪上涌,强忍着才没流出来。

    “公主。”紫菀俯下身轻轻唤连笛。连笛见挨不过,只好硬着头皮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坐起身来。

    终于,连笛壮起胆子清了清早上干燥撕疼的嗓子:“这是哪儿?你们是什么人?”

    只见面前的二人俱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小丫头更是急的直接探上连笛的额头:“公主,您没事吧。我是紫菀啊!你怎么连婢子都不认得了?”

    连笛往后缩了缩,躲开自称‘紫菀’的小丫头的手:“你们到底是谁。”

    扁青拉起向前探身的紫菀,屈膝行礼:“公主,您昨夜可是做噩梦了?婢子是扁青,皇后娘娘派来服侍您的。”

    紫菀偏头想想觉得扁青姑姑的说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昨夜不知谁犯了天劫,雷声滚滚,大雨瓢泼,不时更有闪电划过,照亮半边的夜空,连她昨夜都被吓醒过好几回。

    连笛心中炸成了一朵朵烟花,‘皇后’、‘公主’、‘婢子’,一个个不忍直视的词语从她眼前闪过。

    “今年的年份。”她哑着嗓子问道。

    紫菀更确定她家公主是被吓到了,暗忖,公主打小没离开过昭仪娘娘,昨日定是被吓得失了魂。于是她乖巧地回答道:“公主,今日是弘宣二十三年三月初八,也是倾棢四年三月初八。咱们昨日傍晚才到章随后宫,皇后娘娘让咱们今日清晨去给各位娘娘请安。”

    连笛这回是明白了,眼前自称‘紫菀’的小丫头说的年份是皇帝年号,可她搜遍脑子里一系列的史书、小说,乃至于电视剧,都无法提炼出弘宣帝和倾棢帝是哪两位大爷。

    “公主,请让我们服侍您更衣。”

    扁青根本不给连笛拒绝的机会,直接扶着连笛下了床、穿上鞋,再递上漱口杯和热手巾。

    在二人的服侍下完成一系列的净身穿衣的动作后,连笛实在忍不住了,阻止住他们要继续上妆的动作,挥手把她们赶了出去。

    除了穿越,还有一个想法在连笛的脑子里蹦了出来!真人秀。

    于是,只见连笛像打了鸡血般登高踩凳地找摄像机。可惜,她一番上蹿下跳的折腾后,硬是连根电线都没找出来。只能无奈地意识到,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穿别人的衣服,住别人的房子,用着别人的爸妈,还有可能以后会嫁给别人的老公!

    突然,她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