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一梦身份改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3本章字数:1532字

    连笛咽下口水,紧张地往梳妆台的方向一步步挪过去,心如擂鼓。

    镜子是用黄铜打磨而成的,模模糊糊地只能映出个轮廓。连笛左看右看,恨不得把脸都塞进镜子里去。良久,她终于舒了口气,放下心来。镜子里还是相同的眉眼,唯一处不同则是眉心间多了一个梨花样子的花钿,看样子应该是刺上去的。

    一颗心终于落了地。连笛愁眉苦脸地盘腿坐回床榻之上,脑袋疼的炸裂。她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嘟囔着:“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难道我还中了头彩?”

    说着,她仰起头,双手合十:“各位神仙佛祖,哈利路亚,圣母玛利亚,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折腾人!我就是个普通人,你不会是让我来升级打怪的吧!”

    正在连笛自言自语间,屋外传来紫菀的大嗓门:“公主,时辰要赶不及了。今天拜见皇后,可千万不能晚啊。”

    连笛顿时觉得案几上的花瓶都震了一震。

    此时此刻的连笛,已经认命地接受,她穿越了!这个悲催的事实。不然,哪个绑架犯,变态会这么大手笔,造出如此奇怪的地方来养闲人。但是,她一定要回去!决定不能在这个鬼地方浪费青春。

    她还有家人,还有朋友,还有一个悬而未决的心愿。于是,连笛昂起斗志,决定接受上天派给她的挑战,就当是升级打怪了。她满心认为,只要完成这次特殊的‘旅途’,她就可以回家啦!

    连笛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进来吧。”

    话音刚落,紫菀便冲进屋来,风风火火地帮连笛敷粉,描眉。扁青端着装衣服的托盘立在一旁,眉目沉静。

    待紫菀上好妆容后,连笛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只见鹅蛋脸上敷了厚厚的白粉,估计走两步就能掉下来一碗面,加点水直接煮面汤吃了。

    连笛哆哆嗦嗦地拿起手帕擦掉脸上的妆,对紫菀说:“你,你还是去帮我取点香粉来吧。”

    等连笛重新上妆后,扁青举起颜色娇俏的粉缎地兰花纹襦裙,准备服侍连笛更衣:“公主,这是皇后娘娘昨天赏的,您瞧这红线鲜艳欲滴,衬的您面色红润;而这个荷花香包是殷昭仪送的,说是特别从胡苗贡上来的香料,用起来有凝神静气,滋补美容之效。”

    连笛一听香包,顿时脑中警报拉响,她记得小说和电视剧里面,这可都是致命的道具,但她转念一想,如今初来乍到,谁知道第一夫人皇后娘娘和那个殷昭仪是何关系,自己还是不要无心酿大错了,于是点点头,示意馨冉把它佩在腰间。

    更何况,那都是编剧的脑洞,现实中怎么会如此直接残暴啊。连笛这样安慰着自己,也就转了心思。

    紫菀嘟嘟囔囔地走进来:“公主,我左找右找,都找不见您惯用的茉莉香粉了,我明明记得昨日用后我随手放在凝香阁的第二层柜子里了。”

    连笛摆摆手:“罢了,兴许是你记性不好,又不知丢到何处去了。”

    连笛看这小丫头刚刚热切的态度,猜想,她与原主人关系匪浅,于是也就尝试着迎合他亲昵的态度。

    至于扁青,看面相年长她和紫菀许多,身上自有股子沉稳气质,可惜就是面部表情太过严肃,让人亲昵不起来。

    果然,紫菀并未觉得她的这位新主人有何不妥,只是嘟起嘴喃喃道:“那可是靖安殿下亲自在崖山后崖采下的茉莉花研磨而成。如今还被我笨手笨脚地弄丢了,请公主责罚。”

    连笛强装着笑嗔道:“瞧你这丫头,我不过说了你一句,你便委屈着请求责罚。日后,我还不能说你了不成?”

    二人笑语间,见得扁青微微屈膝行礼:“公主容婢子提醒一句,进了后宫内院,便万万提不得外男的名字了。即便是原先与娘娘交好的各国公子,也尽量少提罢。免得旁人听去,惹来不必要的祸端。”

    紫菀满脸懊恼地吐了吐舌头:“姑姑教训的是。婢子再也不敢多话了。只是这香粉,到底是礼轻情意重。”

    还要再说些‘混账话’,连笛赶忙截断她的话头:“行了。咱们也不缺那一盒香粉,还不快快道谢。”

    “紫菀谢扁青姑姑提醒。”连笛终于分清二人的名讳,暗暗记下。

    扁青为连笛插好最后一根发簪:“公主,时辰差不多了。”

    连笛心中哀嚎,这么快就要见人了,不会穿帮吧。脸上还是尽力地保持镇静,微微颔首,一步一挪地走出自己的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