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初赏皇宫景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3本章字数:1583字

    连笛提住一口气,端起架子向外走去,紫菀和扁青一左一右跟在身后。

    推开沉重的大门,外面的阳光罩在身上,让连笛从心底滋生出一丝暖意,院落里还种着两树海棠,明媚动人,楚楚有致。院子里做活的宫人们纷纷向连笛行礼问安,连笛笑笑,颔首示意。

    章随后宫占地约二百六十公顷,以皇后的凤翊宫为首,后面是各宫嫔妃、公子公主的居所,以院相隔,山水相依,富丽恢弘。连笛初来乍到,觉得看何事都新鲜,充满兴趣。

    “嗯,这里的空气真好。纯天然、无污染。”连笛看着湛蓝辽阔的天空,苍翠挺拔的树木,深深地吸了口气,她发现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扁青瞧着连笛吸鼻子的可爱模样,掩唇轻笑:“笛公主,您说的天然污染都是些什么词,婢子不懂。”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连笛被扁青的话,吓得顿时收了声,支支吾吾地解释道:“啊,我是说,美!好看。碧草春水,闲情花鸟,当真是美不胜收。”

    她忘记了,她是上位者的身份。在这世间,身份才是决定话语权的唯一关键。哪怕她把喜鹊说成鸳鸯,把柳树指成玫瑰,听到的也只会是赞赏的声音。

    果真,只有紫菀四处张望了一番:“公主,我瞧着这里和咱们荣国的后宫也差不多么。不过是楼宇多些,可比上咱们荣国的景致精巧。”

    连笛捕捉到了关键字,‘荣国’?她默默搜寻着记忆,荣国是什么时候的国家,春秋战国,还是五代十国?她正思索之间,听到扁青说道:“荣国处淮季江以南,杏花春雨,诗情画意,楼台亭榭求的是精巧细腻。而章随地处北方,骏马秋风,辽远旷达,线条多古朴粗犷。自然会与荣国稍显不同。”

    连笛点点头,心中却疑窦纵生。一个荣国,一个章随,都是从来没听说过的国家。但更重要的是,听言语之间,她应该是荣国的公主,而现在位于章随后宫。她心底很是抓狂,一个荣国公主不在本国好好待着,来章随做什么!相亲!?!

    “姑姑这是什么地方?” 紫菀指着身旁的宫殿问道。只见那宫殿青色大门古朴庄重,望进去竟然是眼清澈蜿蜒的溪水,环抱着个汉白玉高台,高台之上玲珑台榭。时不时,一阵清风拂过,送出阵阵桂花的甜香。

    扁青侧身瞧了瞧:“这是德昭仪的天辉阁。”

    “德昭仪?”连笛问道。

    扁青略一思索:“德昭仪是四年前进宫的,原名曾婉,是平侯的嫡亲女儿。容貌秀美,性情温柔,深得陛下恩宠,初封美人,不到半年,就晋升了婕妤,而后又很快封了昭仪。您闻到这空气里的桂花香了吧,可是陛下御赐的潢川金桂。举国上下,唯有天辉阁里有这独一无二的一株。不过……”

    这一停顿,勾起了连笛的八卦心理,也凑过来:“不过什么?”

    “不过,她与同年入宫、相继晋升的殷昭仪,你来我往甚是精彩。更有宫人流传,说,殷昭仪的小产与德昭仪脱不了干系。” 扁青突然压低了声音,悄悄说道。

    连笛没成想,突然爆出了一个如此劲爆的后宫秘闻,无意识地说道:“殷昭仪、又是何人?”

    “回笛公主,殷昭仪是大司马殷常的幼女,与当今陛下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后来与德昭仪一同进宫,封了昭仪。陛下对她宠爱有加,在后宫可以说是风光无两。”扁青随即指向假山后的宫宇:“这便是殷昭仪的公雎宫。”

    连笛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金碧辉煌,天家富贵。

    殷昭仪原名殷素婧,是殷常的掌上明珠,同样也是先皇殷夫人的侄女,自小在宫中教养着,与当今陛下一来二去,情投意合。帝后大婚之际,还闹了一出投河,以示不满。

    三人走过汜水桥,绕过假山。只听得一阵阵清脆的童声传来:“小叔叔,看我比你投的远!”

    “哼,不算不算。你耍赖!子缈不和你玩了!”

    “不行,重来重来!”

    待连笛走到附近,只见两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衣饰华丽,身边跟着数十位宫嫔,一看就是极受宠的皇家子女。小公主梳着双头髻,圆圆的苹果脸上一双葡萄般的大眼睛;旁边的小公子扎着朝天辫,虎头虎脑,藕节般的胖手指握着根孔雀翎毛。

    他们正在玩投壶。

    “公主,那是嫡公主和公子挚。” 扁青在一旁悄悄解说。

    连笛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去打招呼的时候,就听到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你是谁?”

    嫡公主蹒跚着跑到连笛面前,险些摔了个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