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二品宫廷心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3本章字数:1518字

    连笛蹲下身扶住小公主,把她虚揽在怀里:“那你又是谁呢?” 小公主嘟起嘴:“我是嫡公主子缈。那是我小叔,公子挚。”

    一群人都围到二人身边。”参见连笛公主。”

    小公主从连笛怀里挣脱出来:“你就是连笛公主?我的新母妃?”

    “母妃?”

    小公主皱着眉头点点头:“是啊,母后说我们即将有一个新的母妃了。哼,不要理你。有了你父皇就更不喜欢来看母后了。”

    连笛现在只觉得内心有一万只可爱的羊驼飞奔而过,母妃!上帝啊,你真是够了,穿越就穿越呗,你为什么让我直接嫁人!还弄出这么多个孩子,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自己仍然直接变成了孩子他妈!

    “公主,公主。”紫菀看着连笛木然的表情,担心她是被小公主的话刺激到了。

    “没事,没事。我们继续走吧。”连笛摆摆手,放开小公主按着扁青的指引继续往前走。紫菀赶忙草草行礼致歉,追上连笛的步伐。连笛觉得,她现在十分需要静静!别问她静静是谁。

    此时的连笛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回家!她抬眼望去,目所及处,只有湖泊、假山、树木,她在内心推演着各种死法的可能性。是投湖自杀,以头撞石还是自缢而亡,不过看在身边站了两个大活人份上,估计还没到终点就被拉回来了。又或者是直接冲回去,绑架了刚刚的两个孩子,转念想起两个孩子身旁戒备森严的侍卫们,这个想法顿时烟消云散。

    正当连笛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感到有一双温热的手掌覆上手背。她偏头看过去,正好撞见紫菀安慰的眼神。她鼻头一酸,缓缓平复下心绪。

    此时,扁青继续介绍:“公主,您瞧。那是淑婕妤的西歇台。”

    “西歇台?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连笛不自觉的脱口而出,暗想,难道还是一位痴情女子。

    连笛忘记了,她所吟诵的是鱼玄机的拳拳真心,与这明争暗斗的权欲后宫又有何干。

    扁青微笑:“淑婕妤是丞相长史余睿的妹妹,在德昭仪与殷昭仪入宫之前,是最得陛下恩宠的女子。曾经还为陛下诞下过一位小公子,可惜,早夭了。”

    紫菀咂舌:“也是位可怜人。”

    扁青摇摇头,叹了口气:“后宫之中,何处不可怜。”

    “只要靠着别人的恩宠活一天,自己的命运就会像是万丈波涛中的一艘小船,飘摇无依,时时刻刻心惊胆战。”连笛接着说。同时,她也为自己叹了口气,难道从今以后,自己也要像那些后宫红颜一样,过着朝不保夕,色衰恩意弛的日子么。

    紫菀一声惊呼,打断了二人之间沉闷、悲伤的气氛:“哇,你们瞧。那个湖上的房子,好气派!”

    灵隐湖上,水雾升腾,依稀中可看到一处水上楼阁,檀木做梁,范金为柱,外面围绕着荷叶田田,莲花朵朵。扁青神秘一笑:“这里是尤婧娥的阅微堂。乃先皇御赐,特意从楚地请了数百位工匠,花费六个月时间建成的。”

    “先皇御赐?”

    “楚地?”

    连笛的内心是崩溃的,她很想知道这么多莫名其妙的地名,都是哪里冒出来的!

    扁青继续娓娓道来:“公主有所不知。尤婧娥原本是楚国的公主,楚国被先皇所灭后,尤氏被先皇纳进宫来,封为夫人。尤氏艳若春桃,身姿窈窕,迷的先皇神魂颠倒。不出两年,就为先皇诞下了公子挚。后来,先皇殡天,陛下看尤氏容颜秀美,于是把尤氏留在身边封为婧娥。”

    连笛被这香艳的后宫秘闻,刺激得有些回不过神。她觉得,她十分以及及其地不适合这个鬼地方。不仅身份尴尬,还碰上了一个如此色令智昏的皇帝。不要和她说真爱,这死皇帝要是有真爱,她就去把灵隐湖的湖水喝干!

    再往前走,是甄婧娥的清松殿。殿如其名,青松耸立,劲翠挺拔。听扁青讲,甄婧娥三年前为皇帝诞下长公子,可惜因为难产伤了身子,自此就不得皇帝宠爱了。

    连笛默默地骂了一声,混蛋!色痞!

    三人一直走了大半个时辰,方走到皇后住的凤翊宫前。连笛揉了揉酸痛的小腿肚,暗暗吐槽,就冲以后要靠腿走路这一条,她也一定要想办法传回去。否则,她迟早要走死在路上。

    她不知道的是,真正的考验从她踏进凤翊宫的那一刻起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