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苦尝剜心言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859字

    宫中等级森严,一步一行皆按品位排序,连笛自知无品无号,只能带着扁青他们走在队尾。她望着前面五位佳人暗自揣摩,心里疑惑难道这皇帝就这么几个老婆?

    皇后娘娘气定神闲地走在最前方,脸若圆月清辉,双眸杏波荡漾,仍盖不住势不可挡的锐气,一瞥一望间从容霸气,虽有牡丹的雍容,但更多的是天山雪莲般的清冷傲骨。

    居于右侧第一位的是刚刚出言讥讽,趾高气昂的殷昭仪,丹凤眼微微上挑,贝齿轻咬地盯着皇后娘娘,不知亮晶晶的眼珠又在想什么鬼点子。若以花喻美人,她才更像是鲜妍热烈、清圆玉润的盛世牡丹。

    与她并列的女子是德昭仪,眉眼温柔娴静,瓜子脸,小山眉,睡凤眼,像极了山水朦胧的江南女子,却又有股子沉稳大气,令人不禁心生亲近之意。连笛想起她殿中的桂花香,倒是觉得十分契合。

    正在连笛胡思乱想之际,一行人已经走到千秋殿前。金黄色阳光下,巍峨耸立着一座气势庄严的大殿,殿堂四角高高翘起,如腾云驾雾的金色巨龙。连笛暗自咂舌,这究竟是什么鬼时代,如此穷工极丽,恐怕紫禁城都要逊色三分。

    殿前躬身站着位常侍总管模样的男人,他远远看到皇后一行人后,赶忙跑过来行礼:“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长乐无极。参见殷昭仪,德昭仪,淑婕妤,尤婧娥,甄婧娥,愿各位娘娘长乐未央。拜见连笛公主,公主福乐安康。”

    连笛挑挑眉,暗自吐槽,一口气能说这么长,要是放到现代绝对是相声界泰斗啊,早就没郭德纲什么事了。也暗自舒了口气,得亏了这位宦官大人,才把这几位美人祖宗给认清楚了。

    皇后娘娘颔首:“起来吧。”

    常侍总管名为乐安,先帝在时就在一旁侍候,更是看着当今圣上长大,在宫内分量颇重,且做事平衡有度,深得皇帝依靠,连皇后平日里都要敬上三分。

    “娘娘,陛下刚刚传出话来。今日龙体抱恙,请各位娘娘改日再来请安。”

    一时间,下面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德昭仪,前日陛下是宿在您宫里的。陛下的身体可是天下大事。”殷昭仪率先发难。殷素婧出自章随的簪缨世家,祖上是开国元勋。四年前,与德昭仪一同入宫,虽说与圣上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可惜温柔似水,才情斐然的曾婉也颇得圣上欢心,更是赐号‘德’,取“清闲贞静,四德皆得”之意,传为世间佳话。

    “殷妹妹担心陛下的心自是不假,我们谁不是望陛下龙体安泰,福泽绵延。且陛下这一个月多是进出妹妹的宫里吧。恐怕妹妹找错人了,昨日吾听说皇上宠幸了一个关雎宫的女侍。妹妹的人,妹妹自己不清楚么?”德昭仪面色平和地说道。

    “瞧姐姐这话说的,殷昭仪并未怪罪谁。只是随口一问,您就急着撇清。”站在淑婕妤身后的尤婧娥瞥了一眼并未发声的皇后,说道。

    连笛站在后方,日头正盛,背后却冰凉了一片,冷汗直流。每句话看似平静无波,实则暗藏杀机,刀刀见血。她人微言轻插不上话,也不想插,只求这火千万不要烧到自己身上。

    可,生活就像雷阵雨,你躲到哪里它偏在哪里下。

    甄婧娥盈盈俯身行礼,用余光瞥了瞥一直垂着头的连笛:“各位姐姐都是常年陪王伴驾的,再说陛下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如今刚刚入夏,可能是肝火虚旺。陛下洪福齐天,自不会有大事。而依臣妾之见,如今最重要的该是连笛公主的封号才是。”

    “呸,什么公主。入了我章随国,就是章随国一辈子的奴婢。”殷昭仪狠狠地瞪了连笛一眼。

    连笛的内心无比抓狂,大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人权,什么叫平等。但她还是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咬牙说道:“昭仪教训的是。”

    殷素婧还想说些什么,被皇后打断:“够了,都是自家姐妹,平日里拈酸吃醋,小女儿心性本宫就当没看见。如今都闹到陛下面前了,成何体统。难道是本宫统领无方!”皇后娘娘背着身,声线平稳却不怒自威,让人生生觉得矮了半截。看的连笛小心肝直跳,咂舌这才是一国之母的气质啊。

    凤颜震怒。各宫妃嫔,奴仆吓得扑倒地上,三声惊呼:“皇后娘娘息怒,皇后娘娘息怒,皇后娘娘息怒。”

    皇后垂了下眼睑,秀眉微蹙,径自走向千秋阁,乐安在一旁亦步亦趋地拦着:“娘娘,您不能进啊。皇上传下话来了,擅闯者,杀无赦。”

    “本宫倒要瞧瞧,是那小狐媚子重要,还是两国安稳更重要。”皇后甩开乐安,一把推开千秋阁厚重的朱漆大门。身后众人噤若寒蝉地伏地跪拜,云天蔚蓝,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冷色无波。

    随着皇后娘娘的踏入,朱漆大门缓缓关上,在连笛眼中唯余下一道暗红色光影。

    殷素婧站起身揉了揉膝盖:“都说,这六月的天,就像娃娃的脸。说不准下午就变了天呢。你说是吧,尤婧娥。”

    只有连笛此时如醍醐灌顶般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宫里,一定要谨慎做人,千万不能出风头!她悄悄抬起头,打量着四下纷纷交头接耳的宫嫔们。

    尤婧娥微微侧头,表面上嗫嚅了几句未言语,内心冷笑。

    德昭仪不屑地笑笑,与身后的侍女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