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偶现身份迷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523字

    千秋阁。乐安吞了吞口水站在门栏处,看着皇后娘娘誓不罢休的样子,气脉一沉也跟了进去。

    “参见皇后娘娘,长乐无极。”一位着葱绿色儒裙的女子跪在外室,见到皇后铁青的脸色,瑟瑟地行礼。

    皇后不屑地哼了一声:“陛下呢。”

    绿衫女子膝行到一旁,低着头嗫嚅道:“陛下在内室。”

    “你个小狐媚子,使了什么妖术。勾搭的皇上都无心处理正事。”皇后把食指伸到绿衫女子面前,一点一顿地呵斥。

    “奴婢冤枉。”绿衫女子瑟瑟地缩成一团,只求不要当皇后怒火下的替罪羊。仔细说来,她也是冤枉,昨夜陛下还柔情缱绻,今日醒来后却怒火滔天,竟然让她直接滚出去。尤其是还胡言乱语的,把她吓了个半死。

    “哼,若是国事出了什么差池,你十个脑袋都不够抵的。”

    “外面何人吵嚷。孤不是说过,擅闯者,杀无赦么!难道孤的话是耳旁风!”一道低沉的男声从内室传出。天子庄重,不怒自威。

    乐安额头渗出一滴滴冷汗,扑通跪到地上。皇后不忍地看了看乐安老迈为难的脸:“你们先下去吧。”

    乐安抿抿嘴:“陛下正在气头上,皇后娘娘可别太硬着来了。”随后,带着绿衫女子悄悄从侧门退了出去。

    暗棕色的雕花木格窗子大敞着,远处是巍峨耸立的金色房顶,蔚蓝的天空宁静致远,水墨画般散下来。窗前站着一个着玄色长袍的男子,身材硕长,墨色的头发被整齐地束在九龙金冠里,通身墨黑,唯有一条金丝蟠龙绣在袍子上,腾云驾雾。男子背对着皇后,负手而立,通身的气派非凡。阳光正盛,玄袍耀眼。

    皇后暗中讶异,他何时如此有气势了。

    男子的嗓音低沉,有一种男性特有的磁性:“孤的话,皇后听不见么?”

    皇后贝齿轻咬,想了想俯身行礼:“陛下长乐无极。”

    “皇后都敢闯宫了,孤还怎么乐的起来。”男子把玩着腰间的双龙玉佩,手指修长骨骼分明,缓缓摩挲着仿佛对待稀世珍宝般郑重。

    “陛下言重了。臣妾并非有意触怒天颜,不过,荣国的公主正在殿外等陛下册封。自古以来,有为君主无不以民为重,君为轻,社稷次之。依臣妾看,两国安稳,边境和平才是最重要的。”皇后一句话说的字字带刺,有意挖苦皇帝不以天下黎民为主。

    “孤记得,章华的国主一直都姓陈。”

    男子转过身来,剑眉星目,双眼凌厉有神,棱角分明的面庞上鼻若悬胆,更衬的整个人器宇轩昂。宛如凌霄雪山上的苍鹰,凌厉孤傲。

    皇后挑挑眉,心中慌乱,他的气场何时如此强大。边想着,边悄悄往墙根挪了两步,右手暗地里握住墙上的宝剑,忽视了男子脸上稍闪即逝的惊讶。

    “陛下所言极是。”皇后一脸乖顺的表情。

    突然,男子感觉面前一阵寒风袭来,顿时连退三步。赫然一柄银光宝剑横在颈间,皇后反握着剑柄,步步逼近:“你究竟是何人?竟敢冒充当今圣上!”

    男子不怒反笑,左手覆在皇后持剑的手上:“冒充皇后,罪无可恕,当诛九族。”男子微眯起漂亮的丹凤眼,一字一顿地在皇后耳边说道。

    风忽然大了起来,刮得窗子直响。屋子里柳叶漫天纷飞 ,透过缝隙中仍可见二人杀气凛然的眼神在空中交战。

    “本宫父上乃章随贵族,佩金带紫,都头异姓,何来冒充之说?倒是你,陛下自幼体虚气寒,前些日子御医更直言病入膏肓。如此生龙活虎的样子,还怕别人看不出你是假冒的。”

    男子盯着皇后良久:“多谢皇后提醒。不过,我想只要现在我喊出一句,皇后娘娘就要死于御林军的刀剑之下了,到时传出去皇后逼宫,顾家也只能诚惶诚恐地谢罪。”

    皇后听到这话,目光寒凛,心中顿时仿佛坠了万斤重的大石:“你想如何?”

    “你倒是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皇后收了剑,不屑的冷笑道:“你想说,像你前女友么?”风渐渐小了,吹起皇后散落的青丝,露出她光洁修长的脖颈。

    男子听闻,目光一闪:“你说什么?”

    皇后自知失言:“无事。本宫不管你是何人,既然走到这步,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与其拼的你死我活,倒不如各取所需。我顾氏一族,颇得先祖爷器重,得了个一官半职,希望能帮得上公子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