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夺命惊魂夜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649字

    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殿外的妃嫔、宫人们仍旧大气不敢出地匍匐在地,唯有殷素婧站起来右手横在腰间,左手不耐地打着扇子扇风。

    皇后冷笑一声:“这是哪里来的丹顶鹤啊,脖子伸的再长,也够不上云顶。”

    殷素婧听到顾皇后冷淡平稳的声音,身形一顿。本想着看皇后被勃然大怒的皇帝逐出,就算不能废后,也能冷落上一阵子,让自己捡个笑话看。谁料自己马上就要成为笑话了。

    皇后看着殷素婧慌乱跪下的模样,鄙夷地冷笑一声:“传陛下圣旨,荣国连笛公主钟灵毓秀,蕙心纨质,兼得冰清之姿与璧润之望。温良夙裕,柔嘉惠质,以己之身力结两国之欢好,实乃黎民大幸。特进封连笛公主为婕妤,赐号毓,居臻华宫。”

    连笛吃力地扶着酸痛的膝盖站起身来,走到汉白玉石阶下,俯身谢礼:“荣国连氏叩谢陛下圣恩。”

    皇后淡淡地垂下眼睑:“从此刻起,毓婕妤与我们便是相互依靠的好姐妹,大家伺候陛下自是要尽心尽力的。若是有何污糟事,脏了本宫和陛下的耳朵,西苑的空房子还多着呢。”

    “臣妾记住了。”妃嫔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毓婕妤,你也别怪陛下不亲自给你册封。陛下自幼体虚气寒,这些天正调养着。陛下安康了,我们大家也才能放心。而且,想当年殷昭仪和德昭仪入宫时,也不过走的宣德门。章随国规矩,唯有正宫皇后方能与陛下凤冠霞帔,礼拜高堂。这点,你也应该清楚。”

    连笛俯着身:“臣妾谨记皇后娘娘教诲。今生能得见天颜,侍候左右,已是连笛天大的福分。此生,已别无所求。”心里默念着,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把这位娘娘哄高兴了,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很多的。

    顾皇后走下台阶,神态漠然地扫视一圈四下伏低的众人,扬长而去。

    等着顾皇后的身影消失在千秋阁前的高台上后,各宫嫔妃纷纷一脸愤懑地在侍女的搀扶下直起身来。

    “德昭仪,殷昭仪。臣妾们先告退了。”

    三三两两的妃子们各自散去。一时间,千秋阁前又只剩下湛蓝辽阔的天空,寂静而忙碌的宫人们。时光悠长,人们的背影快速地闪过转角,走廊,殿后的盘石假山,檐下的雕龙画壁。

    德昭仪对着殷昭仪行了个平礼,转身准备离去。

    路过连笛时缓缓说道:“毓婕妤,快点起来吧。跪久了,伤了膝盖就不好了。”

    “呦,德昭仪真是心善。”

    “妹妹过誉。陛下不是常说么,女子就该是温柔如水,贤良淑德。”德昭仪满脸幸福地看向千秋阁的方向。

    “哼,秋后的蚂蚱。”殷昭仪斜着眼冷哼一声,转身带着侍女桂芯离去。德昭仪暗笑着摇摇头,也走向相反的方向。

    紫菀看着自家主子皱成一团的小脸,心疼地说:“公主,我们也回去吧。”

    “行,来扶我一把,站不起来了。”连笛在紫菀和扁青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向臻华宫。四方宫墙深深,拢住万千红颜的寂寞岁月,多少人就在这笼子里让青丝染了霜华,任容颜败了春秋。

    夜色深了,残月如钩云天廖。连笛打着扇子坐在梧桐树下乘凉。

    臻华宫是新造的宫室,左接德昭仪的天晖阁,右侧是万花竹园,从宫门北行十分钟就是皇帝内宫乾元殿。

    “婕妤,天不早了,歇息吧。”扁青从宫里走出来。

    连笛转头看向她,温和地勾起嘴角:“扁青姑姑,您坐。我还有些话想找您聊聊。”

    “婕妤这话就是折煞奴婢了。您有何事请尽管吩咐。”

    连笛背过身,敛了刚刚的笑容:“姑姑,您入宫多年,这后宫的苟且事自看的不少。荣华富贵,万千宠爱在这里是最算不得数的,今天可能还春风得意,说不准第二天就树倒猢狲散。”

    “婕妤出身高贵,乃金枝玉叶,怎么净说这些丧气话。”

    “姑姑莫怕,也正是因为连笛从小在宫里长大,所以各位母妃之间的勾心斗角也看的不少。可是母后教会了连笛一个道理,以诚敬人者,人恒信之。今天,吾便和你说句实心话,后宫里从不求你有多聪明,多有本事。最重要的,还是忠心二字。”

    扁青面色红滞,眼珠左右一转:“婕妤说的是。请婕妤放心,婢子定不敢欺骗娘娘。”

    连笛拿起石桌上的清茶,一饮而尽:“姑姑的话,连笛记下了。您先下去歇息吧。”

    “喏。婢子告退。”

    “诶,等一下。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那个什么,狡兔死?”

    “走狗烹。”扁青暗中攥住袖子。

    “飞鸟尽?”

    “良弓藏。”扁青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垂着头不敢再走。

    “行了,本宫想起来了。下去吧。”

    月色下,扁青的脸色晦暗不明,紧紧地攥住掌心的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