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招招连环计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220字

    待扁青离开后,连笛拍拍xiōng部长长地舒了口气,拍着xiōng部自言自语地说道,可吓死我了,若是她有二心就让她明白当下处境,若是她无二心,提前敲打一番也好。

    解决了一桩心事后,连带着天上的残月也看起来顺眼多了。连笛坐在那慢慢盘算着当下处境。

    她是一定要回去的,但此事急不来,如今短时间之内最重要的是摸清情况,了解自己是怎么穿过来的,然后再从长计议。

    但自己替代的究竟是何人?目前唯一知道的,自己是那个劳什子荣国派出的和平大使,连笛公主。所幸,名字和原先倒是一样。也不知这是上帝的巧合,还是故意为之。剩下的,只能找自己那个看起来很像陪嫁的紫菀,多聊聊天咯。

    再细想这后宫。从今天一天的表现看来,顾皇后争强好胜,极享受权利带给她的快感,典型的女强人;殷昭仪美艳动人,张扬跋扈,与皇后更是水火不容;再说娴静大度的德昭仪,落落大方风姿绰约,端的有贤妻良母的风范。其余几位妃嫔都是各有风采,但却不是针锋相对的主力骨。只是,总跟在皇后身边的那个小马屁精是谁呢?连笛左思右想,不得要领。

    连笛叹了口气,低头摆弄着廊边的梧桐叶。皎洁的月色落在她俏丽圆润的鼻尖上,风中是晚香玉的甜腻清香。

    "紫菀。紫菀。"连笛连叫了两声,也没有收到紫菀的回答。

    "娘娘,紫菀姑娘去司裳局领配置的服饰了。特意吩咐让婢子在娘娘身边侍候着。"一个婢女从回廊走出来,连笛早上时见过她,应该是从荣国一起送过来的。

    连笛问明白了紫菀和扁青的去向后,并未在意:"恩。去准备一下洗澡水吧。"

    "娘娘,您是要净身?"

    "啊,对。净身,去放水吧。"连笛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说道。

    连笛随着婢女琴儿进入汤池,辅一站定,就被婢女琴儿帮助着宽衣解带。连笛有些不习惯地拉下她的手,让她出去伺候,而忽略了婢女琴儿泫然若泣的委屈神情。

    连笛享受地躺在汤池之中,放松了这一天跌宕起伏的心情。心里默默吐槽,万恶的封建社会主义!复一翻身,继续趴在池边享受着骨头缝中渗透出来的丝丝懒意。唯一让连笛不习惯的是,中途每隔一刻钟的时间,就会有婢女拎着盛满热水的木桶进来加水,以保证热水的温度。

    连笛瞧着眼前水汽朦胧,珠帘半卷的旧时风情,长叹了口气。似愁绪、似飞烟、似沉浮云荷影、似摇曳绿波间。

    雾气升腾,把整间屋子熏得热气腾腾的。连笛突然感到头晕、心悸,眼前的景物也慢慢模糊,心想着,大热天还泡热水澡,看来一定是中暑了。随即马上吩咐琴儿把自己扶到软塌之上,未着寸缕,只在身上盖了层薄薄的锦绸。可即便如此,连笛仍旧觉得头晕恶心,眼前看不清物件。

    琴儿立侍一旁,看见连笛的眼睑一下子肿胀起来,身体上也泛出不自然的鲜红,顿时吓得六神无主,连带着说话都带了哭腔:"娘娘,婢子去传太医吧。"

    连笛想着,第一天进宫就传太医,叫别人听了还不知如何编排呢。随即,摆摆手,示意琴儿打开全部窗子通风。

    时间缓缓流逝,连笛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一种被掐住脖子的窒息感涌上来,手脚只能无意识地四处乱抓。依稀间,连笛听到一声惊呼,随即是一阵兵荒马乱。再后来,连笛就彻底地丧失了意识,陷入一片混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