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致命毒汤池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317字

    连笛缓缓睁开眼时,已经午夜,臻华宫里灯火通明,静谧沉闷。连笛被刺眼的烛光晃得略有不适,她努力地想开口说话,发现嗓子疼的厉害,只能发出些喑哑的单音。

    扁青是第一个发现连笛醒来的人,她卸下一口气,端着水杯一滴滴度进连笛的口中。这几滴水如同久旱盼甘露般,清凉地流进连笛的嗓子,但仍旧缓解不了火烧般的燥热沙哑。

    紫菀从外面端着托盘进来,看到正倚在扁青身上喝水的连笛,一路小跑到塌边,紧紧攥住连笛的手,抽噎道:"公主,您可算是醒了。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婢子也随您去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拿起旁边的药碗:"公主,这是魏医工特意吩咐的,说是药到病除。您快趁热喝了。"

    连笛看着紫菀和扁青关切焦急的表情,心头一热,她连忙端起药碗一饮而尽,遮住满脸泪痕。此时此刻,这二人是真心待她的,无论日后如何,单今日这一份情,就值得她一生的真诚相待。

    待到苦药下肚,连笛又歇息了一个时辰之后,才感到全身舒畅了些,一丝丝气力在血脉中缓缓推进,神智清明。她努力地撑起身子,招呼紫菀和扁青二人坐在榻边,询问情况。

    原来,刚刚她是中了一种名为勾吻的毒,此种草药通身剧毒,尤其以嫩叶为最。中毒后的表现为头晕、复视、四肢麻木、精神涣散,然后就是呼吸困难、心悸而亡。若不是扁青回来提早发现,恐怕再拖一会,她就会一命归西了。

    连笛听到此处,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是开玩笑过家家,是真的想要置他于死地。是要杀了她,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从世间抹去。她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慌乱中抓住扁青的胳膊:"姑姑,现在该怎么办?"

    扁青拍着连笛的背,以示安抚:"娘娘,当前我们千万不能自乱阵脚。我已经把臻华宫里全部婢子们关入偏房。没有娘娘命令,任何人不能外出。"

    连笛恍惚着点点头:"嗯。我是怎么中毒的?"

    紫菀愤愤地跺脚:"说来就气愤。魏医工猜想是,娘娘的汤池水中被混入了勾吻的毒液,从皮肤渗入血液之中。" 为了避人耳目,不闹的满城风雨,扁青特意请的是自己的老乡魏医工,一来可以保密,二来也是为了诊断靠谱,不被人所构陷。

    此事绝不能闹大,她们手中没有证据,若是闹到陛下那里,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出头鸟。为今之计,只有先掌握证据,再做打算。

    "我回来后发现,汤池中的水已经不知被谁给舀干了,无处可查证。所以,这只是魏医工靠着一丝药味推断出来的。幸好娘娘福大命大,没被那些贱人得了手!"

    连笛垂着眉眼,默默地说:"连笛谢过二位。"

    偌大的后宫,表面上喜气洋溢,花团锦簇,秀口一吐就是姐妹情深,哪料的凤眼微眯还你的是血流成河,命丧黄泉。现实给了连笛一个狠狠的巴掌,饶是她比同龄人立事,也没经历过鬼门关前走一遭的经历。直到现在,连笛才意识到,生活不再是玩笑,她也不再是家人庇佑下的宠儿,她要学会自保,为了自己,亦为了身边诸人。

    扁青和紫菀俱吓了一跳,对视一眼,跪到连笛面前:"娘娘言重了。保护娘娘,是婢子们的责任。"

    连笛心中一暖,扶起二人:"你们听着,此今天起。我们三人是彼此在这吃人的后宫中唯一的依凭。祸福与共,荣损共担。"

    "娘娘说的是。只有我们一条心,才能不被别人欺负了去。"

    三人又说了几句贴心话,开始梳理刚刚发生的下毒事件。经过三人的合计之后,连笛缓和了许多,也镇静下来。三人决定,先从宫中之人下手询问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