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人人疑窦生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229字

    连笛躺在榻上,闭目养神。耳边传来一位女子呼天抢地地哭喊声,声声撕裂,阵阵哀鸣。连笛听的心有不忍,不顾紫菀的阻拦决定前去查看状况。

    "姑姑,情况如何?"连笛在紫菀的搀扶下走进偏堂,入目的是数十位宫人挤在角落里,一个女子趴在地上,身上布满鞭痕,头发散乱,双目无神。连笛认出,那是之前伺候她沐浴的婢女琴儿。

    见连笛驾临,扁青吩咐身边的侍卫住手:"娘娘,您怎么不在宫中歇息着?"

    "姑姑,您。。。您怎么能用刑?"连笛悄悄附在扁青的耳边问道。

    扁青见连笛眉头紧促,就知道她是心软了:"娘娘,此事情节严重。您可切不能心软。这些人不下手收拾,是断断不可能吐露实情的。而且,您出事时只有她跟在身边侍候,她的嫌疑自然是最大的。"

    连笛颔首,这一层连笛也想到了。若说论下手机会,琴儿应该是最容易得逞的。

    "呀!我想起来了,当初我吩咐的是绿荷,让她伺候公主。"紫菀拍着脑门,说道。

    "哦?那怎么变成琴儿了?"

    突然,连笛感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裙角,低头一看,发现琴儿已经爬到自己的脚边,含混不清地说道:"娘娘,咳咳。。。娘。。娘。。。是。。是绿荷,是她说。。。。。自己腹痛,才让婢。。。子。。来。。伺候。。。娘娘,咳咳咳。。。"边说着,边咳出一滩血,殷在地板上,刺得连笛眼睛生疼。

    扁青眼珠一转:"绿荷人呢?!?"

    众人四处寻找,也找不到绿荷的身影。连笛决定先回宫养伤,她悄悄告诉紫菀,吩咐要好生照顾一下琴儿,她实在是担不起人命的责任。纵使那人可能要夺她性命,她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从她手中消失。她心中暗暗吐槽自己,你还真是一朵圣母婊。迟早得被别人欺负死。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臻华宫的常侍总管葛天冲进来,把连笛从睡梦中惊醒。

    紫菀刚想发火,被连笛按住:"葛常侍,你慢慢说。发生了何事。"

    葛常侍为难地看了一圈,屈膝跪下:"娘娘,绿荷被发现,被发现。。。"

    "被发现什么,葛常侍,你倒是快说啊!"紫菀在一旁急的直跺脚。

    "被发现悬梁自尽了!这是她手中捏着的丝帛,请娘娘过目。"葛常侍一口气地说完。

    扁青从葛常侍手中接过丝帛,递到连笛面前。连笛深吸了一口气,掩住眼眶中的泪水,接过丝帛,仔细琢磨。

    "贵人之恩,无以为报。以死谢罪。"紫菀在一旁轻声念道,连笛庆幸地舒了口气,若不是紫菀念出来,自己上哪里认得这些七拐八拐的繁体字!

    "看来此事是绿荷所为了。"三人对视一眼,连笛继续吩咐道:"葛常侍,你且把绿荷的尸体安葬了吧。"

    "娘娘!像这种贱婢,就应该把她扔到乱坟岗里去!"扁青气不打一处来。

    连笛冷笑一声:"她也是可怜人,我们该气愤的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主子。"

    "娘娘说的正是。她一个婢女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毒害婕妤。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葛常侍说道。

    "那会是何人?"

    "如此迫不及待出手,还能把手伸到臻华宫里的,宫里不就是那么几位真神。"

    连笛,紫菀和葛常侍分析着每位‘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和可行性,丝丝入扣。扁青在一旁捧着丝帛,仔细观察。

    "娘娘,婢子瞧着这丝帛织工精美,不像是普通宫嫔所用之物。倒像是。。。"扁青吞吞吐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