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探寻知心友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445字

    "姑姑请说。"

    扁青一咬牙:"婢子瞧着,倒像是皇后宫中所用之物。"

    "姑姑,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葛常侍在一旁提醒道。

    扁青把帕子递给连笛:"娘娘,您看,此物上绣着云团翠瞿,乃皇后专用纹饰。旁人盗用,以造反定罪。所以,外人万万是不敢用的。"

    连笛心中一动:"依姑姑的说法,只要见了此花纹,就如同见了皇后本人。既然如此,皇后怎么会愚笨地做得如此明显。"

    葛常侍略略思考:"娘娘此话也有道理。但宫里哪还有人胆敢怯用皇后娘娘的用度。"

    四人静默了一会,互相对视。连笛拭去头上的虚汗:"看来,臻华宫也不太平了。"

    紫菀倒是先留出了眼泪,艾艾地看着连笛:"公主,那现在怎么办?"

    连笛黯然地垂下眼眸,为什么在她身边的人总是要经历生离死别。心中仿佛有千万根尖针,针针见血,悲声萧萧。

    良久,连笛抬起头,眼中似有明光闪现:"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与扁青姑姑聊聊。"

    葛常侍拉着还在抽泣的紫菀,不情不愿地走出去,轻轻地合上殿门。大殿中,更深漏长,耳畔只能听见烛火煎心的噼啪声,连笛入目尽是火艳的红色,红色的帷幔,红色的房梁,一如绿荷死前的殷殷血迹,跃入眼前。

    扁青试探性地俯身:"娘娘,不知您留下婢子。。。"

    连笛直视扁青的眼睛,目光哀伤:"姑姑。"

    扁青瞧着连笛面色苍白,发丝凌乱的模样,心中隐痛:"娘娘,您别这样。"

    连笛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留下扁青,而不是紫菀,尤其在扁青身份不明的情况下。或许是,扁青身上的那份沉稳,能让她感到丝丝安心。

    脑中思绪绕了个圈,连笛终于下定决心:"姑姑,你与我说实话。刚才,你在哪里?"

    扁青曲膝跪下:"娘娘,您在怀疑我。"

    "此时此刻,已经无人不可疑。但你要知道,我先留下了你。" 连笛的手扶在扁青的肩膀上。

    扁青心里明白这是连笛对她表现出的信任,但她不能用身家性命冒险,况且后宫之中最不可信的就是嘴里的话。"娘娘,扁青必不会辜负您的信任。但也请娘娘相信婢子的真心。"

    连笛暗忖,有机会,:"那就要看姑姑是不是对我说真话了。"

    扁青俯身行礼:"回娘娘的话,婢子当时在膳房,为您准备消暑的百合绿豆羹。膳房的王婆子可以证明婢子所言非虚。"

    连笛心中的疑虑终于散去,她强撑着扶起扁青,靠在她的身上,如同婴孩投入母亲的怀抱,温暖而安全。扁青心里暗松了口气,手掌缓缓拍着连笛的后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眉头紧锁。

    "对了,姑姑。绿荷的尸首怎么处理的。"

    扁青拿起旁边的手帕为连笛拭去额头上冒出的虚汗:"娘娘放心,婢子已经让人把她的尸首偷运去西苑了。"

    西苑位于后宫的西南角,原是高祖皇帝曦婕妤的住处,曦婕妤宠冠天下,夜夜承欢,十二年间接连为高祖皇帝诞下五子三女。偶有一日,被告发蛊术惑乱,高祖皇帝念及昔日情谊,把曦婕妤贬至美人,当夜曦婕妤上吊自杀。而后的三年里,曦婕妤的孩子们纷纷暴毙身亡,最小的只有四岁。从此以后,每个住过西苑的人都声称此处闹鬼,夜夜有曦婕妤的鬼魂飘荡,从此西苑就空置了。逐渐演变成冷宫。

    连笛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敛了眉眼,沉沉进入梦乡。

    这一夜,皇后的凤翊宫灯火通明,杀伐决断,勾勒天下大势;

    这一夜,连笛的臻华宫兵荒马乱,风雨欲来,挣脱生死苦海;

    这一夜,德昭仪的天辉阁山泉流水,宁静致远,独赏皎月清辉;

    这一夜,殷昭仪的关雎宫落英纷纷,银瓶炸裂,痴望郎君来路;

    这一夜,淑婕妤的西歇台繁花锦绣,晚来香玉,暗绣鸳鸯戏水;

    这一夜,尤婧娥的阅微堂荷叶田田,娇儿在侧,共享天伦之乐;

    这一夜,甄婧娥的清松殿老松劲竹,禅音辽远,誊写佛经卷卷。

    夜夜相同,夜夜不同。时光以溪水流深的方式,磨去每个人的棱角、气度,只剩下日复一日的隐忍与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