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殷氏家族情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112字

    待陈千暮走远之后,殷昭仪招过身旁的侍女:"恩,今日消息探查的不错。回去记得领赏。"

    "此乃婢子分内之事。娘娘且放宽心,陛下身边的朱弘已经答应日日透露给婢子,陛下的行踪了。"

    殷昭仪点点头:"恩,看那个天辉阁的贱人还能有何办法笼络陛下的心。" 她心中甚是得意,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这时,从远处匆匆走来一位婢女:"昭仪。殷大人在宫中等候娘娘多时了。说是有要事相商。"

    殷昭仪颔首,冷哼一声:"凤翊宫的顾丞相是不是也进宫了?"

    "是,婢子来的路上,正好遇上丞相大人往凤翊宫赶,看起来很急的样子。"

    "看来又要不太平了。"

    "您说,前朝?还是后宫?" 殷素婧身边跟着的大宫女是自家堂妹,当初一起随嫁宫中,说起话来自然比他人仗义一些。

    "又有何区别么?"殷素婧眉头紧促起来,早不复刚刚神采飞扬的模样。

    暖风送香,鸟雀呼情,青荷窥檐语。殷素婧步履匆匆地往宫中赶去,没察觉身旁的假山后绕出个身影,看着殷素婧走远后,才淡淡地牵起嘴角,往凤翊宫走去。

    关雎宫。殷常在大殿中央背着手踱步,不时向外张望,心里琢磨着他这个妹妹怎么还不回来。

    殷氏一族人丁兴旺,但若真论正房,唯有殷常和殷素婧二人是正子嫡孙,也是在家族中说的算的。殷常膝下无子,只有这一爱女。殷素婧思绪缜密,手段凌厉,眼光长远,却也极擅长笼络人心,若不是她为女子,那殷氏大家长的位置非她莫属。所以,殷常也习惯于凡事找她拿主意。

    "昭仪娘娘回宫。" 随着一声常侍的通报,殷常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二人简单地行过君臣之理,遂引入内室密谈。

    朝中的派系斗争已不是一天两天,丞相顾琨与大司马殷常暗中过招不下百次,殷常掌管各路兵马,且与淮王陈安交好,可谓手握军权。顾琨也毫不示弱,他乃文臣之首,又与执掌边境的平侯、毅王是忘年交。二人高手过招,难分伯仲。你来我往,甚是精彩。

    今日之事坏就坏在了淮王陈安的身上。陈安自恃是当今陛下的叔父,又救过先皇性命,在西北作威作福,鱼肉乡里。更以当今陛下的名义,在封地汝南大建行宫,网罗当地美女,酒池肉林,好不快哉。更纵容手下士兵放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以至于淮地三十万士兵只认淮王,不知陛下。

    本来天高皇帝远,淮王的小日子过的也是滋润,不时还会搜罗出些奇珍异宝、香车美人等送给殷常。殷常也就时常帮他兜着些丑闻,弄得众臣皆知,只有皇帝被蒙在鼓里。

    但此番,东南地动之事倒像是一把火,要烧掉淮王的狐狸尾巴。汝南地处落京与曲州之侧,只要皇帝巡视东南,必定会临经汝南。到时候,天威震怒,再加上死对头顾琨在一旁煽风点火,那淮王不死也得脱层皮。

    二人都知道此事的重要性,仔仔细细地凑在一起筹谋。

    "釜底抽薪。" 良久,殷素婧抬起头,凤眼微眯,脸上浮现出一个狠决的笑容。

    殿内,杀伐欲断,何欲何依,

    殿外,风雨如晦,子规哀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