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暗送知己意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390字

    连笛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日的正午时分,日头正盛,晒的连笛出了一层薄汗。她简单活动了一下四肢,觉得力气恢复了不少,特意吩咐扁青给魏医工送去了些赏赐,聊表心意。

    "公主,您可算是醒了。您都睡了一天一夜了,都吓死我了。"紫菀趴在榻上,带着哭腔嚷道。

    "婢子已经亲自去向皇后娘娘告假,称您身体不适。未敢提及昨夜的勾吻事件。"扁青服侍着连笛更衣洗漱。

    连笛努力勾起嘴角:"劳烦姑姑了。"

    "娘娘,您再说这种话,可是取笑婢子了。娘娘,我们虽然暂时瞒住了宫中诸人,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之后该如何是好?"连笛一时语塞,脑中盘算起当下情况。

    连笛用过早膳后,遣走了包括扁青、紫菀在内的所有人,把自己关进寝宫。她知道,她是该好好筹谋一下日后的路了。她当不了手撕天下的霸王花,也不想当一个楚楚可怜、终日只能以泪洗面的菟丝花。

    石榴花好,夺目妖娆。窗外子规啼响,声声凄厉,寸寸剜心。连笛坐在案几之前,面前散乱着数十根竹木条,每个木条之上都是用狼毫笔书写而成的简笔字,如顾皇后、殷昭仪、殷丞相等诸多人名职务。

    连笛把她们按照团队各分一堆,这些都是她从扁青那里打听来的胜利成果。不分不知道,一分连笛整个人吓了一跳,一种铺天盖地的认命感席卷而来。

    她只想着,前夜怎么没被毒死呢!

    顾皇后这一堆里,哥哥是丞相大人,手中握着深得太后宠爱的嫡长公主,淑婕妤也依附皇后一党,虽然不太得圣宠,但母家是礼部尚书。可谓前朝后宫一把抓。

    咄咄逼人的殷昭仪,圣恩绵长,父亲是当朝大司马,主管军事,身边的尤婧娥更是可谓祸国妖物,迷得倾棢帝神魂颠倒。甄婧娥的父亲是礼部尚书,专门负责皇帝的‘家事‘。但唯一让连笛无法理解的是,为何尤婕妤要归附于殷昭仪,纵使她出身不好,但也是宠冠两朝后宫的人物。

    而看起来身单力薄的德昭仪曾婉,后台更是了不得——她的父亲是威名赫赫,统领二十万铁骑,镇守一方的平王;而她的哥哥则是六国人称 ‘无双国士‘ 的浪荡才子曾启申,据传闻他一言可得天下、一语可劈八荒、一计可江山锦绣、一谋亦可涂炭生灵。

    连笛看着面前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三列竹板,一滴滴热泪突然从脸上滚落,无法控制、不由自主地滴到案几上,在褐色的木头上氤氲出一朵朵凄美的花。

    她明白,从此刻起,她再也不是长在父母庇佑下的雏鸟,她该是只海鸥,破风踏浪,不忘初心。但她还是抑制不住地流下泪了,泪珠滚滚,心中抽搐地疼痛。

    "娘娘,德昭仪来看您了。"殿外侍候着的扁青的话打断了连笛绞心的痛苦,她用帕子匆忙拭去泪痕,起身迎接。

    德昭仪看着连笛通红的双眼,未发一言,只是温柔地帮连笛别过垂下来的发丝:"妹妹,今日早上未见到你,听皇后娘娘说你昨夜身子不适,告假了。我刚好从门口路过,便想着来看看你。妹妹,不会觉得唐突吧。"

    连笛对她热络的态度有些不适,连忙陪笑着把德昭仪让到席子上:"姐姐说的哪里话。姐姐位份尊贵,理当是妹妹去瞧姐姐才是。那里有姐姐来探望,妹妹还不情愿的理。"

    二人热切地聊起家常来,就像是经年未见的好姐妹般自然和乐。德昭仪性情温顺柔和,连笛活波开朗,总是时不时地蹦出些俏皮话,逗得二人前仰后合。

    "姐姐,就在我这里用午膳吧。"二人一个晃神的功夫,就到了午膳时分。连笛正聊到兴头上,可不想轻易放过这位好不容易聊得来的美女。

    连笛性格开朗,这悲伤来得快,去得也快。经与德昭仪这么一聊天,心里的痛楚早去了七八分,这会还在心里吐槽自己,自己在这遍地美女的后宫里,不会弯了吧。弯了吧。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