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暂结姐妹情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4本章字数:1157字

    德昭仪也乐呵呵地点头,拉着连笛的手做到餐桌旁。虽说天家富贵,但古时不比现代,很多食料都是就地取材,品种并不繁复,再加上当时还没有炒锅,以至于连笛对着满桌子的过水青菜和零星肉片有些食不下咽。

    "妹妹,可是菜式不合口味。" 德昭仪担忧地看着连笛举箸不前的样子。

    连笛连忙抬起头笑道:"姐姐见笑了,只是我昨夜偶感风寒,有些胃口不适罢了。"心里默默吐槽,这明明就是烫青菜而已,并且还是不加咸盐调料的烫青菜。但没办法!自己点的菜,哭着也要吞完。

    "娘娘,刚煎好的药。您快趁热喝吧。"紫菀端着托盘从外面走进来,鼻尖上沁出一层薄汗,"参见德昭仪。"

    "恩。起来吧。"德昭仪看向连笛:"妹妹,你究竟身子哪里不适?"

    紫菀刚想说话,被连笛一狠心瞪了回去:"姐姐不用担心,只是水土不服罢了。"

    德昭仪眼波流转,夹起盘中的青笋放进连笛的碗碟里:"妹妹,你知道么。我从小在荆蜀长大,那里漫山遍野都是笔直的翠竹,竹林里面最多的便是这种刚刚冒头的春笋。往往一场春雨过后,春笋们就急着长出来了。那时,我娘亲做这道清蒸笋尖是一绝,但她从来不下厨,唯有祭礼之时,她才会命人准备最新鲜的春笋,为我们做上一道。谁成想,这到成了我记忆中最美好的味道了。"

    连笛知道德昭仪也有些想家了:"姐姐,你以后若是想吃,就来妹妹我这里。荣国御厨别的手艺可能不行,但这清蒸笋尖倒是一绝。你且尝尝,有没有记忆中的味道。"

    "妹妹,以后你就叫我婉姐姐吧,别总是昭仪、昭仪地叫,到显得生份了。"德昭仪原名曾婉,取女子温柔美好之意。

    连笛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可以说,这是整个后宫之中第一个对她释放善意的女子。她尝试着开口:"婉、婉姐姐。"

    "诶,笛妹妹。"

    二人相视而笑,眼角眉梢尽是笑意。

    德昭仪离开连笛的臻华宫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连笛把她送至宫门外。

    夕阳如火,烧红了天际。连笛静静地立于庭院中央欣赏如火的夕阳,感受着自然的宏伟与人类的渺小。那一刻,她的心在聆听人世最深奥的声音,长于生机盎然的世间,流于千秋万世的风华。是风声,是鸟鸣,是白云流过蓝天的痕迹,是杨柳拂上木窗的声响。宫墙深深,计谋累累已化作云烟,飘散在时光的尘埃之中。

    德昭仪曾婉与连笛告别后,往紫竹院的方向走去。她突然想去看看青翠的竹叶,修长的竹节,看看谦谦君子般的凌厉风骨,看看魂牵梦萦的故土家国。

    "娘娘,婢子不懂。如今毓婕妤在宫中,祸福难料,自身难保,传言纷纷,您为何还要去看她?"

    "她会是婕妤,而且永远都会是身居高位。"

    "婢子还是不明白。"

    "我们只要记住,她是荣国公主便好。而且,纵使后宫之中再多讥讽轻视,你们也切不可造次。她、终非池中之物。"

    婢子们屈膝行礼:"诺,婢子们明白了。"

    "哦,对了你们去打听一下,毓婕妤究竟所患何疾。"

    "毓婕妤不是说是水土不服,忧思过度而病倒的么?"

    德昭仪曾婉望着眼前翠直挺拔的竹林,脑海中闪现过连笛的汤药碗,但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