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凤翊计谋起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4本章字数:1420字

    送走德昭仪后,连笛瞧着天色已晚,于是匆匆用过晚膳,便带着紫菀和扁青去了皇后娘娘的凤翊宫。

    "参见皇后娘娘。"

    连笛在下首端端正正地行了个大礼,这是她来之前特意旁敲侧击地从扁青那里学来的。皇后今日未着朝服,只穿了件百蝶文锦曲裾,头上饰镂空莲叶玉钗,衬得整个人素雅高贵。少了往日的凌厉之气。

    皇后顾芷莜心中讶异,知她必是有事相求:"起来吧。你身子弱,还是不要跪得太久了。"

    "皇后娘娘。"连笛心里有事,耐不住性子与她寒喧,只直挺挺地跪着,努力给皇后打眼色,示意她屏退众人。

    "既然毓婕妤喜欢跪着,本宫也不能强求。只不过,若是让你一直跪着说话,本宫心中到有些不落忍呢。"顾芷莜看着面前无比熟悉的面孔,心里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连笛无话可说,只好坐到皇后对面赐的席位上‘品茶‘,心中有些懊悔,当初怎么没做好什么准备就直接冲到皇后的宫里来了,而且皇后明显一脸不想多事的表情。说还是不说,这是个赔上性命的决定。一时间,连笛的脑海中天人交战。

    顾芷莜在对面看着连笛忽而激动忽而愤慨的表情,暗暗发笑。心里琢磨着,她到真的像极了那个人。

    最终,连笛心一横,觉得生死不过场豪赌,赌赢了便好,输了大不了重头再来。于是,连笛气脉一沉,扑通地跪到皇后面前:"皇后娘娘,请您救救臣妾。" 她脑中闪现出前夜的种种屈辱危机,鼻头不禁一酸,泪珠滚滚而下。

    皇后见事态严重,连忙遣出了所有宫人,吩咐她们任何人未经通报,不得入内。

    一时间,凤翊宫里只剩下了端坐在席上,一脸高深莫测的皇后娘娘,和伏于地上满脸恳切的连笛。

    "毓婕妤,你说吧。究竟发生了何事?"

    "回禀皇后娘娘。昨夜臣妾病重并非是水土不服的缘故,是臣妾中了在净身之时中了勾吻的毒。此毒猛烈,被有心之人混入汤水之中,差点要了臣妾的性命。"

    "此话当真!"

    连笛抬起头,鼓足勇气直视顾芷莜的眼睛:"此事关乎连笛性命,断断不敢妄言。且有医工可以作证。"

    顾芷莜气的拍案而起:"大胆!竟然有人敢在本宫的眼皮子底下下毒!"

    "皇后娘娘,连笛初来乍到,举目无亲。谁成想竟遭此横祸,请娘娘为臣妾做主!"

    顾芷莜心中思咐,后宫近日越来越不安生,竟然还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去勾引皇帝,此次绝对是立威的好机会,还能顺便好好肃清一下后宫的各种‘妖孽‘。于是,她决定帮连笛这个忙。

    "毓婕妤,如若你所言属实,本宫必定会还你一个公道。你且先回去好好将养身子,吩咐医工好好调理,倒是若留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顾芷莜横眉轻挑,心中盘算着此案要从何查起。

    "多谢娘娘。臣妾,还有一事相求。"

    "讲。"

    "臣妾恳请娘娘,在查清事实真相之前,千万不要声张此事。"连笛拭去眼角滚落的泪珠。

    这回轮到顾芷莜不解了,往日里哪位嫔妃若是遇到了此事,恨不得张扬的整个后宫都知道,一来呢心中委屈好尽快查到真凶,这二来则是为了大家的共同目标——睡到皇帝陛下。

    "这是为何?"

    "皇后娘娘,臣妾来到章随不过三日,却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处事艰难。如不是歹人想对臣妾除之而后快,臣妾是万万不敢麻烦任何人的。若皇后娘娘真的怜惜臣妾背井离乡之苦,就请娘娘受累,暗中查访。"连笛哑着嗓子,磕头请愿。

    顾芷莜瞧她凄惨的样子,也明白只是她的身份品貌,就足够让她成为众矢之的,心下动了恻隐之心:"毓婕妤,你起来吧。本宫答应你。"

    "谢皇后娘娘大恩。" 连笛心中宽慰了许多。

    "你再有五日便可以侍寝了,你回去好好准备吧。"顾芷莜挥手,示意连笛退下。

    "臣妾告退。"

    待连笛退出凤翊宫后,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才算落了地。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耳边是紫菀焦急的呼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