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冤家想试探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4本章字数:1344字

    残月挂西楼,蝉鸣蛙躁,风送晚玉香。

    陈千暮一个箭步踏入凤翊宫:"皇后,皇后?"

    "喊喊喊,喊什么喊。叫魂呢!"顾芷莜从内室出来,身后跟着魏医工。

    "陛下息怒。"顾芷莜话音刚落,哗啦啦宫人们跪下一大片,个个面露惊恐之色。

    二人对视一眼,明白这是顾芷莜同学又说错话了。陈千暮恨铁不成钢地看了顾芷莜一眼:"都起来吧,别动不动地就跪。"

    随后,众位宫人们又都被陈千暮遣了下去,他生性谨慎多疑,更是不敢信任身边的伺候宫人,总是觉得隔墙有耳。为此,顾芷莜已经笑话过他好多遍了。

    "怎么,陈千暮,你这是来汇报昨夜的春宵好梦么?"

    昨日傍晚,陈千暮如约前往殷素婧的关雎宫。没成想,殷昭仪准备齐全,美酒佳酿,绕骨情歌。殷昭仪踏歌起舞,腰肢摇曳,媚眼如丝。陈千暮终究还是没有抵住诱huò,抱得佳人在怀,一晌贪欢。

    陈千暮剑眉轻挑,一派风流:"孤听皇后的意思,是、吃、醋、了?"

    "哼,我若是吃你的醋,你都能上树。"顾芷莜轻蔑地冷笑一声。

    "好歹我也是你夫君,你的合作伙伴。请你不要侮辱我,好不。"陈千暮拿起茶壶来,对着茶嘴喝起来。

    顾芷莜瞧着他‘粗鄙不堪‘的动作,心中亲切了许多:"你是皇帝,没办法,就得履行你的职责。那叫什么来着,开枝散叶。是吧,大种马同志。"

    陈千暮潇洒地一甩头,饮尽茶壶里的水:"你可别忘了,你还有个女儿呢。皇后娘娘,那也算是孤的小马驹。"

    顾芷莜抓起手边的茶杯,就往陈千暮的方向砸过去:"你不说话能憋死么?!"

    "我在自己家里,凭什么不能说话。"陈千暮一把握住茶杯,还得意地冲着顾芷莜挑衅地眨眼。

    顾芷莜懒得和他打嘴仗:"少废话了,你今天来做什么?"

    陈千暮脑中暗暗盘算了一圈,有些话还是不能透露给她:"礼部说,下月初要办一个祭礼。我想着,此事还得你操持。"

    顾芷莜有些懵:"祭礼?什么祭礼?"

    "说是近来国家不安宁,所以要祈求上天保佑。我已经派礼部着手去办了,但下个月我要去曲州巡视,便琢磨着让你代替我主持此事。"

    "曲州?你去曲州干什么?"

    陈千暮垂下眼睑,把玩着手中的青瓷茶杯:"没事,就是去寻访一下边关。"

    顾芷莜想起昨日下午她哥哥顾琨匆忙进宫,来与她商议的事,心中冷笑。表面上,她勾起一个谦逊的笑容:"行,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后宫的。但你走之后,谁来代理国政?"

    陈千暮狐疑地看向顾芷莜:"你有合适的人选?"

    顾芷莜被他泠冽的目光看的心中一凉,明白他又多心了:"大哥,我rì日都被困在后宫这一亩三寸地之中,能有什么人选。我只想着,你选好了人,提前知会我一声。我好做好准备啊。"

    "你是皇后,不只要料理后宫,更是要母仪天下的。"

    "你放心吧。"顾芷莜心中冷笑,表面上说着要自己关心国家大事,实际上还是不信任自己,连前朝的事都不能放心地告诉自己。

    陈千暮又和顾芷莜寒暄了几句,离开准备回自己的寝宫涵洛台。

    "恭送陛下。"

    顾芷莜看着眼前愈行愈远的玄色身影,心中颇有些五味杂陈。这是她要依靠一生的男人,一个冷漠、薄情、诡计多端的男子。陈千暮心中也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身后的女子该是他吞并天下的野心之中的一枚重要棋子,一个高傲、坚强、聪明自负的女子。可她同样也是他的妻子,该是他一生信任敬重的女人。

    自私,是人类的本罪,再无私高尚的圣人,都无法逃脱自我的枷锁。自私与多疑让他们对敞开心扉、并肩同行这件事,从内心里渗出来张牙舞抓的恐惧。

    月凉如水,心明如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