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梦断生前事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4本章字数:1250字

    天地混沌,雾气弥漫,连笛处在一团黑气中慌张地环顾四周,只见无边无际的漆黑,和呼啸而过的风声。突然,耳畔传来细碎的啼哭声。

    当连笛的眼睛逐渐适应黑暗后,慌忙地连连后退。刚刚自己正站在河堤边上,再往前一步就是波涛汹涌的河水,在夜色里张牙舞爪仿佛是吞没一切的野兽。那声声凄惨的啼哭正是从一叶扁舟上传来,远远望去,茅舟破落,唯一的烛光忽明忽暗,依稀可见一位白衣女子坐在船头。小舟在波翻浪涌中苦苦支撑,做着无力的挣扎。

    “你是什么人!”连笛鼓起勇气,向那白衣女子喊道。

    一个晃神,小舟已到了连笛面前。女子抱着阮咸从小舟上飘下来,幽幽地俯身行礼:“姑娘莫怕。奴家有要事向姑娘交代。”

    连笛警惕地退后了几步,压抑住自己的恐惧,示意女子继续说下去。

    “时间紧迫,奴家只好长话短说。奴家本名连笛,是荣国公主,家国战败被选中和亲。怎奈和亲前夜,奴家正在池边赏月时失足落入荷花池。再醒来,已到了奈何桥。”女子说着又啜泣起来。

    连笛咬了咬唇,壮着胆子抚了抚女子以示安慰:“你先别哭了。然后呢?我们的身份为什么会变换?”

    “奴家到奈何桥后,想到父兄即将面临国破家亡的惨状,不禁悲从心来。坐在桥边不愿过河。后来,有一位自称玉兰仙姑的婆婆告诉吾,会有人替吾完成心愿,使吾安心投胎。”

    “所以说,我就是那个帮你完成心愿的倒霉蛋!”连笛怒从心起,心想着,感情这是把我当圣诞老公公了。

    女子怯怯地点头:“姑娘莫急,奴家此番前来是要把前半生的记忆过渡给姑娘。然后,奴家就可以安心地去投胎了。”

    连笛秀眉倒竖,紧紧地握住女子的手腕:“你有病吧,你有这神通广大的功力为什么不自己回来。找我算什么事!”

    “玉兰姑姑说,因缘际会皆乃天定。奴家已经认命了,请姑娘也放下执念。”女子头低垂着,看不清表情。

    连笛冷笑一声:“呵,执念!你说清楚究竟是谁有执念,要不是你一味地要找人替你和亲,我会到这个鬼地方来!”

    突然,四周气温骤降,女子抬起头阴冷冷地说:“若姑娘没有执念,又怎么会跟到我到小巷子里。”

    天空一个炸雷,吓得连笛绊倒在地。闪电霹雳而过,只见眼前的女子鹅蛋脸,柳梢眉,杏眼含波,秋水无尘,楚楚动人。

    “你!”连笛指着面前的女子说不出话来。那女子分明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就连额头上的梨花也分毫不差。

    女子诡异地咧嘴浅笑:“姑娘,你我是天赐的缘分。”

    连笛刚想抓住女子的裙角,就见她的身体逐渐透明,脸上还挂着那诡异的笑容,最后消散在空中。只在消失的地方,赫然摆着朵娇嫩欲滴的白玉兰。过了好一会,连笛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依旧是雾气四散,大河波涛之上唯余一叶孤舟随波逐流,阵阵惊涛拍岸声空余响。连笛撑着力气站起来,感觉背后湿了一大片。

    “轰隆---”又是一道惊雷乍现,映的天空惨白一片。连笛尖叫着坐起身来。

    原来是一场梦,窗子半掩,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连笛倚在枕头上,默默抚平额头上被汗水打湿的刘海。她自嘲地想想:“这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瞧这梦见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连笛还是心有余悸,刚刚做的梦实在是太真实,她觉得此刻手上还残留着那女子冰凉刺骨的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