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毒计冰山角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4本章字数:1346字

    月光凉如水,从半掩的窗子缝里溜进来,落在绣着鸳鸯戏水的锦缎被面上。连笛在深吸了几口气后,终于平静下了自己的心情。她半倚在床上,落寞地自言自语:“唉,也不知道爸爸妈妈过的如何。要是没了我,她们该怎么办。”

    恍惚着,一滴泪水悄然从脸庞上滑落,滴在枕席上,暗哑无光。

    “娘娘,娘娘,该起身了。”

    连笛揉着眼睛直起身来,昨夜就这样撑着坐了一夜,胳膊还微微发酸。紫菀笑嘻嘻地捧着热水烫过的手帕站在一旁,扁青端着衣服在旁侍候。

    紫菀,年方十六,是自己的陪嫁丫鬟。六岁时父母双亡,被身为后宫女官的姑姑接进宫来,作为自己的贴身侍女。性格耿直,忠心护主,与自己更是情同姐妹。

    连笛被脑中跳出的这些信息吓了一跳,心中顿时凉了半截。自己能收到过去的记忆,也就是说,昨夜可能并不是梦。

    "公主,魏医工说了,您体内毒素未清,身子又弱。可得好好将养着,切不能再像昨日那样情绪波动过大了。"紫菀提及此事,鼻头又是一酸。

    连笛洗漱后,在扁青和紫菀的服侍下用过早膳。紫菀和扁青把连笛按在榻上,说什么都不让她下床活动。没法子,连笛只好透过窗子去瞧那些艳丽妖娆的石榴花。心里哀叹着,景致虽美,却是小家碧玉之仪态。

    转念一想,又觉得,世间万物皆无十全十美之事,有时缺憾也是种别样的风采。思及此处,连笛不自觉地勾起唇角。

    “公主,您怎么了?”紫菀伸出食指,在连笛面前晃晃。

    连笛晃过神来:“没事,你们定有很多事要问我吧。”

    扁青小心翼翼地关好门窗,防止隔墙有耳:"娘娘,您心思缜密。但婢子们实在是有很多不解。但是您去找皇后娘娘一事,婢子实在是想不明白。"

    "姑姑,以后你在我面前,就自称我吧,不要总是‘婢子‘、‘婢子‘的,那岂不是辜负了我们的情分。"连笛看着面前的沉稳女子,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心里颇有了些如母如姐的温暖。

    "婢子不敢。"

    "姑姑!"

    "诺,婢、、我明白了。"

    连笛靠在软塌之上,品了口手中的清茶:"你们是想问,我为什么会主动去求皇后娘娘查处真凶,而且还在皇后很有可能就是幕后黑手的情况之下。"

    "请娘娘明示。"

    "我是属国送来的和亲公主,纵使再得宠,生下再多的孩子,也永远无法撼动皇后的地位。单就这一点上来说,我根本无法对皇后产生威胁。再者,陛下为了巩固两国关系,无论情愿与否都会分我些宠爱,由此一来,还会使皇后的劲敌——殷昭仪和尤婧娥,心中愤懑不满。这也是皇后最想看到的。"

    紫菀恍然大悟地点头:"所以说,皇后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害公主。"

    "没错,反而还会扶持娘娘,以此来与殷昭仪和尤婧娥抗衡。"扁青接话道。

    "姑姑聪慧。这就是我求助皇后的原因,而且听姑姑说皇后娘娘处事公正,我想她必定会还我们一个真相。"连笛心中庆幸,自己的身边人多机警,否则以她一己之力又如何在吃人的后宫中生存下去。

    "娘娘心中,可有怀疑之人?"

    连笛蹙眉,微微摇了摇头:"我刚刚琢磨了一夜,可我怎么也想不通有谁会对我们下此毒手。殷昭仪虽然骄纵,但从她日常行为中就可看出她是个极自负的女子,断不会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婉姐姐心性纯良,更是不可能。"

    紫菀一拍脑袋:"会不会是淑婕妤?她与公主您位份相当,就住在旁边不远的西歇台,下起手来也方便。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皇后的人,要拿走皇后宫里的帕子,易如反掌。"

    "娘娘,紫菀说的有道理。"

    连笛听着紫菀分析的头头是道,心中琢磨,难道真是淑婕妤?那她又为何要加害于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