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诡谋君侯策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4本章字数:1189字

    倾棢帝四年五月十五,今天是连笛穿越而来的第七天。后宫之中,风起涟漪,朝堂之上,波诡云涌。普天之下,再没有一方净土。

    "殷大人,淮王到了。"

    殷常面色焦急地坐在茶楼之上,远方青山如黛,日薺风清。殷常出身世家,是当朝大司马,手握军政大权,同时女儿殷素婧是宠冠后宫的殷昭仪。往日里他都是进退有度、气势非凡的殷大人,而此刻,纵是他细心打理了衣冠,下巴上冒出来的青色胡茬也出卖了他近日夜不能寐、食不下咽的焦躁心情。

    "殷兄,你急急忙忙地叫我过来,是为了何事?我正准备带着浩之和浩一两个孩子去西山狩猎呢。"淮王原名陈安,是章随二王一侯之一,手握西北方十万精兵。半年前,淮王刚大败胡苗,使胡苗受到重创,这才有时间带着两个儿子回来长陵给太后贺寿。

    殷常匆匆忙忙地把淮王让与席上:"我的好哥哥,你还有心思去狩猎。你难道不知道,陛下马上就要亲临曲州巡视了么?"

    淮王身高体壮,一脸横肉,活像是个土匪头子。他眯起眼睛,不在意地说:"陛下此行是为了地动之事,安抚灾民。与你我何干?"

    殷常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凑近淮王耳畔,压低声音说道:"老哥哥,你难道忘了汝南‘行宫‘的事了么?"

    淮王眼皮一跳,不禁有点心虚起来:"曲州虽离汝南不远,但三个月后就是太后圣寿,陛下应该不会特意绕过去巡视吧。"

    殷常摇摇头:"幼妹告诉我,她已经瞧着了陛下在地图上已经圈出的此行路线。"说着殷常用食指沾了沾茶水,在桌子上画起地图来:"自长陵出发,一路向西而行,先巡视曲州和洛京,安抚百姓,然后。"

    淮王看殷常停顿下来,心里面慌张:"你快说!然后什么啊?"

    "然后北上,去视察哥哥的封地,最后才会绕回京城。"殷常手指敲在桌子上,一顿一顿,仿佛敲在了淮王的心里。

    淮王右手紧紧地攥住茶杯:"陛下不会有所察觉吧?"

    殷常对面前的榆木脑袋,真的是心累:"顾琨此行随驾。他早就对此事有所察觉,不过苦于一直没有机会。你觉得,如果你是他,你会放过我们么?"

    "那你说如何是好?"

    "这也正是老夫请淮王来的目的,此事棘手。我们需当好好合计。"

    淮王重重地叹了口气,拍着脑门说道:"诶,真是流年不利。前些日子的军饷贪污案,我们就折进去了吕将军和兵部。后来还是被顾琨着小子钻了空子!"

    三个月前,御史台弹劾镇守南方的吕风吕将军贪污军饷,以致章随军落败于棣棠的军队。后经查实,吕风以贪污罪处以车裂之行,举族三百四十一口流放肃州,原兵部尚书革职查办,上下一百余人收到牵累。

    "他就是条毒蛇,咬住了就不会松口。"殷常眯起眼睛,恶狠狠地说。

    淮王左右摸了摸脖子:"除非,我们让他去不成。"

    二人正思虑间,就听到楼下一片慌乱。不一会,就见一个小厮匆匆忙忙地跑上来:"淮王,殷大人。陛下召你们即刻入宫。"

    二人对视一眼:"所为何事?"

    "小的只听宫里的乐常侍说,是西南地动了。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二人都是武将出身,于是放弃了轿撵,骑马冲向皇宫。事态紧急,二人一路上横冲直撞,惹得路旁的老百姓们咒骂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