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路遇神秘人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4本章字数:1241字

    突然,淮王陈安看到眼前闪过一个人影。一时间,勒紧缰绳的马蹄声,旁边商贩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淮王陈安费力地稳住他的爱驹,破口大骂:"那里来的小子走路不长眼睛!丢了自己的性命不说,再伤了我的爱驹,你担当得起么!"

    殷常看了看旁边看热闹的百姓:"陈兄,你若无事。我们就赶快进宫吧,陛下还等着我们呢。"

    淮王陈安略微思索了一下,也觉得万不能因小失大,点点头。准备继续赶路。谁料,正要前进,就被刚刚撞倒在地的年轻人扯住了缰绳。年轻人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我说,你撞了人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淮王陈安看竟然有人敢不把他放在眼里,心中恼怒,抽出身侧的宝剑横于年轻人的颈侧,怒目圆睁:"你还想怎么样。"

    年轻人一下子躺到地上,嘴里哼唧着:"我腰疼,你们得给我治病。"

    殷常怒极反笑,翻身下马,来到年轻人身旁,俯下身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你最好马上给我站起来,否则我有一百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方法。"

    年轻人眼角含笑,镇静地回答:"殷大人总不会猖狂到,敢在天子脚下的闹市之中杀人吧。"

    殷常心中一凛,暗忖,这个人怎么会知晓他的身份。他眯着眼打量眼前的年轻人,布带荆钗,粗布麻衣,怎么看都看不出异常,却总让殷常心中觉得不同。"你想如何?"

    "殷大人,素来听闻大人家蒙陛下垂青,家财万贯,无人可比。我想,养一、两个闲人应该不是问题吧。"年轻人言语挑衅。

    殷常十分想手起刀落地做掉眼前这个无赖。此时,有些不耐烦的淮王陈安吼道:"来人,把这小子给我拖出去喂狗。给脸不要,还真以为自己是颗葱了。"

    殷常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了什么:"慢着。把他带到我府上,好生养着,不可怠慢。"

    "殷兄,你没事吧你。这么个穷小子,给点钱打发了就行呗。"

    殷常看着已经站起来的年轻人正在整理衣袖,略微勾勾唇角,知道自己所猜不错,转身对淮王陈安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们快些走吧,陛下还等着呢。"

    淮王陈安哼了一声,上马扬长而去,留下浓烟滚滚。殷常在马上看着年轻人对自己做了个揖后,也不屑的策马而去。

    若说刚刚的事情使淮王陈安好奇大于恼怒,那么此时此刻,他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冷意。

    陈千暮在阶上拍案而起,滔滔不绝;宰丞顾琨在阶下条理清晰,对答如流。大司马殷常倒是被晾到一旁,只有时不时才能插上两句话。

    他们探讨的是曲州镇灾之事,因为三个月后是太后五十圣寿,所以陈千暮决定下周即刻启程,赶在太后圣寿之前回来。本来陈千暮为了节省时间,决定按照原路折回;但顾琨的一句话使陈千暮改变了主意,同样让淮王陈安从头凉到脚。

    顾琨说,陛下,淮地十万精兵恐怕已经认不得王旗了。

    拥兵自重,武将为王,是自古以来所有皇帝的一大逆鳞。此言一出,灭门抄家已是轻罚。陈千暮眼中跳动着怀疑的火光,他需要亲自去看看,去看看他的天下,究竟臣服于谁。

    离开宫围之后,淮王陈安冲着顾琨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什么东西,敢在本王面前明目张胆地陷害。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他像他爹一样死不瞑目!"

    殷常担忧地皱起眉头:"他不会知道了吧。"

    宫墙外种满了高大苍翠的杨树,清风吹过,满城飘絮。柳絮挣扎着打转,落在地上,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