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款款侍寝夜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4本章字数:1344字

    连笛边理顺着脑海中的资料,边坐在妆台前任紫菀和扁青在她头上左戴右配。这些日子身体在魏医工的调养下,好了不少,再加上总与德昭仪嬉笑玩闹,心情也舒畅起来,便撤了修养的牌子,免得落人话柄。

    云袖轻摆蝶漫舞,柳研花笑润初颜。玉屏轻展,婉媚伊人,殿中沉香烟袅袅,醉刹人等。

    紫菀喜滋滋地为连笛摘下玉簪,悄悄俯身说道:“公主,我们今天可要好好准备一下。扁青姑姑已经打听出陛下的喜好了。”

    连笛回过神来,狐疑地挑眉:“嗯?为何?陛下并未说要来啊。”

    紫菀也喜上眉梢:“娘娘,今日是您入宫的第七天啊,您忘了么?已经可以侍奉陛下了。”

    “是啊,陛下肯定会派车撵来接您的。”紫菀从衣橱中捧出一套罗锦纱衣,白纱为底,上面用金丝线勾成朵朵连翘,端的是风情万种。在连笛的记忆中,那是母妃亲手缝制而成。

    扁青扶起连笛,准备帮她宽衣解带:“那是自然,各宫娘娘们早早就差人送了东西过来,讨个好彩头。”

    连笛叹了口气:“呵呵,一个个还真是耳聪目明的。”

    紫菀瞧了瞧外面,压低声音说道:“这宫里的人是最聪明的,都是捧高踩低的老手了。”

    扁青听闻此话,赶忙捂住紫菀的嘴:“我的小姑奶奶,这话可千万不能乱说。被别人听了去,有你苦果子吃。”

    紫菀嘟着嘴委屈地看着连笛:“公主,我们在自己宫里还不能说么?”连笛安慰性地笑笑,偏头看向扁青,若有所思。

    扁青仿佛没有注意到连笛的目光,按住紫菀的手臂:“小心,隔墙有耳。”

    紫菀吐吐舌头换了话题:“各宫娘娘可送了不少好东西。”

    “皇后娘娘赐了送子观音,说是从金青山上的凡云观特意求来的;德昭仪赏了团圆连枝西云屏风和一对东珠耳饰;殷昭仪赏的是青白玉子母兽妆台;淑婕妤送来的是鸳鸯玉佩;剩下的各位主子也都纷纷送布匹,花簪等寓意吉祥的东西。”

    连笛坐回铜镜前,拿起梳子,慢条斯理地梳头,长发如瀑,浓密柔润。“婉姐姐送的屏风拿出来摆着,剩下的先收进库房里放着罢,你们先下去。”

    紫菀看着自己公主愁眉不展,关切地问道:“公主,您不舒服么?”

    “我不碍事。扁青告诉过你多少遍,该改口了,这宫里的人你还不知道么,无事都能生出三分是非,若是真被捉了把柄,还不知道多烦呢。你们先下去吧,一会儿陛下的人来了,再过来通报。”

    “喏。”扁青和紫菀对视一眼,静静退了下去。

    待她们二人退出去关好房门,连笛再也装不下去了,狠狠地把梳子丢到地上,卷起衣袖,指着屋顶横梁开始破口大骂:“你个小妖精,给我滚出来。你把我塞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也就算了,你有苦衷,老娘认栽。但你现在还要我去替你给那个皇帝暖床,做梦吧,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抹了脖子了断,一死两干净。然后让章随踏平荣国!”

    一想起那白衣女子威胁她的样子,连笛就气不打一处来,随手丢了个青铜茶樽砸到地上:“气死我了,什么破公主,连个人身自由都没有。别人家穿过来,霸道总裁戏码分分钟上演,王爷贝勒个个被迷得七荤八素。自己呢,除了个婕妤头衔,就剩下看别人怎么互相玩死对方,运气差的还总容易把自己玩死。”

    这是骂了一流十三朝,终于气消了点。连笛对着镜子,恨恨地说道:“那个小妖精是彻底撒手西去了。为了不被当成神经病打死,灯一闭,腿一伸,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好了。”转过来,连笛心里还是不舒服,在现代还讲究个你情我愿,这怎么连个人权都没有了。

    “娘娘,陛下派来接您的车撵已经到了。请娘娘移步紫荆阁。”乐安的声音从屋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