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初现惊天迷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181字

    夜里的皇宫有一种凄迷的美感,圆月当空,清辉散漫,为精雕玉砌的楼阁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连笛坐在车撵上,悠悠地自我催眠,若是想在这勾心斗角,风波云涌的后宫生存下去,皇帝是唯一的硬道理。

    遥望千里楼阁,连笛第一次感到,威严的皇宫使人窒息,如花美眷不过是笼中之鸟,似水流年倾覆大好韶华。

    突然,连笛感到一阵摇晃,车撵立刻停在了原地。外面传来女子凄惨的哭喊声:“请娘娘为婢女做主。”“婢女们不想离开皇宫。”“求娘娘开恩啊。”这月黑风高的,连笛差点以为自己遇上了劫道的土匪。她撩开帘子,看到车下跪了十多个宫装女子,泪眼朦胧地拦在马匹前方。

    “何人敢拦御驾?”连笛装出气势,厉声问前面驾车的车夫。

    车夫点头哈腰地跑过来:“回禀娘娘,这些是后宫中位分低微的宫嫔。皇后娘娘前日恩旨,把她们放出宫去,恩准她们过平常人的日子。”

    连笛秀眉轻蹙:“皇后娘娘宽仁,这是好事情。她们怎么好生不情愿的样子?”

    扁青挥挥手,让车夫他们赶紧摆平前面的女子们,然后与连笛悄悄耳语:“您有所不知,位分低的宫嫔们,无不是家世卑微的。入了宫,只求被陛下选中,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光宗耀祖。如今却被放出宫去,单不说美梦破碎,就是身子已经没了清白,连好人家都嫁不得了。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连笛听闻此语,看着眼前哭天抹泪的妙龄少女们,也生出了些许同情。然而,她也不过是一介说不上话的新晋宫嫔,只能悄悄地说:“拿出些银两,赏给她们。让她们出了宫也能做个小买卖,安置自己。”

    扁青叹了口气:"唉,您是心善。这些不过是没位份的,现在那些有位份的,正且闹着呢。"

    连笛无奈地放下帘子。她无数次在内心提醒自己,你不是上帝,你不是救世主,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尽自己所能帮助她们。然后,默默地在心底祝福她们平安喜乐。

    外面的女子们已经被侍卫们拉走,但凄惨的哭声仍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鬼魅无言。入宫不过一周,见得最多的却是后宫女子们或深情,或悲切,亦或茫然无助的泪水。

    “你若在天有灵,请保佑我一生平安。不求大富大贵,宠冠后宫,只要安安稳稳地生存下去。”连笛双手合十,闭目喃喃道。

    发过誓愿,连笛苦笑着,到底还是要被狗咬一口。命啊,这是命,你得认命。连笛催眠着自己,转念又想着皇帝会不会太老太丑,那自己可不就更亏了。

    紫荆阁。殿中红烛幔帐,兰馨吐蕊,翡翠屏开,锦帏鸳被,帘幕清风香。

    陈千暮着常服,正坐在外室的榻上批阅奏折。他眉头紧蹙,竹简被他翻的哗哗作响,时而安坐,时而站立。立侍一旁的乐安瞧出陈千暮心神不宁的样子,心里暗暗发笑,又不是大姑娘上轿,慌个什么劲。

    这厢的陈大少可没那好心态,他满心满脑的琢磨着此连笛是否彼连笛。他今夜可是鼓足了勇气前来一探究竟,顾芷可以是顾芷莜,那连笛?

    说实话,连笛这个名字,如同那人一样,在他们之间已经成了禁忌。如鲠在喉,掩饰的是陈千暮的累累罪行。顾芷莜曾听闻些许,但真相只有陈千暮一人知晓。

    这是他想一直带进棺材里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