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辗转侍寝夜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193字

    大概半个时辰后,车撵才慢悠悠的行至紫荆阁。紫荆阁是后宫之中皇帝召幸嫔妃的行宫之一,平日里皇帝宿在青平殿,嫔妃们不可在青平殿留宿,皇帝亦少在嫔妃宫中留宿,若是留宿一夜便是天大的恩宠。所以除了皇后以外,要是皇帝想要宠幸哪位妃子,只能在后宫的各个行宫之中。

    连笛扶着余省和扁青的手,走下车撵。月色下,连笛静静打量着眼前的宫殿,平台高数尺,南北开两扉,流萤高阁,徽云星汉,天家好气派。她望着那幽深红烛的门庭,心中隐隐略觉不安。像是有一丝危险的气息环绕,如同狡诈的狼王设下了陷阱,诱捕着猎物一步步逼近。

    陈千暮正烦躁地踱步间,听到乐安匆匆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禀告陛下,殷太尉与光禄卿在九州堂求见。"

    光禄卿,主管宫廷内的警卫事务,同时也是候补官员集中培训的机构。陈千暮琢磨,最近没听说后宫中出了什么事端啊。

    "所谓何事?"

    乐安在一旁垂手而立:"听说是为了胡苗前线的战事。"

    陈千暮眼皮一跳,一个军部总司令和一个京城总司令凑到一起,竟然是为了前线之事。有意思啊,有意思。

    陈千暮勾起了个阴狠的笑容:"走,去九州堂会会他们。"

    "陛下,毓婕妤的车撵已经行至殿门处了。"

    陈千暮心里反复斟酌了一番,冲着乐安挥挥手:"让她先回去罢。" 他心中已经有了猜疑的痕迹,一下一下地拂过他的心,使他的焦躁无处遁形。

    连笛刚做好心理建设,正准备踏上台阶。就见紫荆阁中急匆匆跑出来一个小常侍,模样紧急地与余省耳语。连笛听不到,只好四处打量风景。

    远远的,望见一个身形挺拔的墨衣男子带着一行人急匆匆地走出宫殿,往前朝的方向赶去。余省为难地看了看扁青,鼓足勇气地说道:“毓婕妤,刚刚前朝传来紧急军情,陛下火速赶过去处理了。陛下说。。。”

    紫菀面色担忧地急忙问道:“说什么?陛下说什么?”

    连笛心里一阵欢喜,表面上仍不动声色地说道:“没事,余常侍。您但说无妨。”

    “小的不敢。陛下说,请婕妤先回去。”余省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说。今天这关不死也得脱层皮,此等莫大的羞辱,堂堂一国公主怎受得了。余省已经做好今夜奋战到天明的准备。

    "常侍可知道原因?"

    "说是前朝突发军情,具体的咱家也不是十分了解。"

    紫菀气的眼圈发红,指着余省的鼻子就想开骂,被连笛手疾眼快地拦住。连笛尽力挤出一个善解人意的表情,俯身扶起余省:“本宫知道了,陛下乃一国之本,日理万机,理应以国家大事为重。就是劳烦常侍,再把本宫送回去。”

    余省高兴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想着,还是毓婕妤善解人意,不然咱家老胳膊老腿的还真受不住:“瞧娘娘说笑了,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娘娘对陛下的心意,咱家必定会转达。”

    紫菀愤愤地皱着眉头,还想说话。被连笛紧紧地攥住胳膊,低声呵斥道:“憋着!”

    “谢常侍美意了。”

    余省抬起手,扶着连笛:“请婕妤上车。”

    车撵行驶在青石板的巷子里,发出‘咯哒咯哒’的摩擦声。连笛靠在椅子里,长舒了口气,心里庆幸着,还是老天有眼。完全没有预料到,后宫中蓄势待发的利剑已经出鞘。

    漫漫暗夜,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