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君臣巧计谋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155字

    殷常被陈千暮闭目浅笑的模样弄得心中发慌,总觉得暗中有匹恶狼在死死地盯着他。

    "孤记得淮王的长子是落败而归的。"

    光禄卿黎颇在殷常的示意下,上前进言:"陛下,正因淮王教子无方,所以才该给他将功赎罪的机会。"

    "这是他的意思,还是你们俩个的意思?"

    此句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杀机暗藏。

    殷常手心冒汗,尴尬地用袖子拭去额头上的汗水:"陛下,臣不知您所言何意?"

    陈千暮心中冷笑,殷常啊,殷常,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真不愧是老狐狸。他身体前倾,俯视着殷常窘迫的模样:"难道是孤太年轻,说的话殷大人听不懂?"

    "臣不敢,请陛下恕罪。" 殷常和黎颇匆匆跪下。

    陈千暮又恢复了往日冷淡的模样,笑着示意两位老臣起身:"爱卿所言甚是,淮王陈安骁勇善战,不失为一个好人选。但是孤马上要去巡视曲州,还想要淮王护驾。依孤看,此事还要从长计议。"

    "这。。。" 殷常一时语塞,素日里小皇帝都是对他言听计从,所以他并无过多准备。

    光禄卿黎颇说道:"陛下,战况紧急,此事万万耽误不得。"

    "哎,区区胡苗小国,几个巫师能奈我十万精兵如何。再说,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待你们拟个名单出来,我们再好好商榷。" 陈千暮抿了口手边的茶水。

    殷常和黎颇对视一眼,算是达成了共识:"臣领命。"

    陈千暮伸了个懒腰,不耐烦地摆摆手:"行了,行了,你们退下吧。为了这点芝麻,扰了孤的良宵美梦。"

    仿佛眼前还是那个好吃懒做,贪恋美色的小皇帝,刚刚逼人的气势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幻觉罢了。

    对自己的过度自信使殷常放松了警惕,他俯身行礼,与光禄卿黎颇缓缓退了出去。

    皓月当空,鹤鸣夜三更,一朵云出铀。正是人间好时节。

    光禄卿对着殷常行了个平礼,扬长而起。殷常看着他傲气凌人的背影,轻蔑的勾起了唇角。

    事实上,黎颇生性耿直,在两党相争中尽量保持中立,可谓是帮理不帮亲。昨夜殷常到访黎府,与他添油加醋地分析了胡苗战场的现状。于是,他才会与殷常一道前来皇宫请命。

    九州堂窗外的鸢尾花开了,清风吹过,是那种嶙峋的甜香气。陈千暮在窗子后看着殷常和黎颇的背影,手指狠狠地陷进窗棂,声音低沉:"派人监视殷常和黎颇。"

    "是。" 男子抱拳,转瞬没入夜色之中。

    连笛之事未结,又起争权风波,陈千暮被这接二连三的挑战激起斗志。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他要向所有人证明,他才是天下的主宰,你们都是我玩于股掌中的蝼蚁,贱命如斯。

    陈千暮陷入沉思,自古以来,君王最恨结党营私之事。当权力被架空,皇帝哪来的畅快可言。可淮王与殷常屡屡挑战权威,以为他是可以操纵的傀儡皇帝。

    正思虑间,清风送来阵阵鸢尾花香,扰得他倒有些心猿意马,眼前好像有位鹅黄嫩衫的妙龄少女,款款而来,盈盈秋波。再抬眼望去,今夜月色清辉,良辰美景。

    陈千暮脑中转了一圈,后宫中唯一熟捻的不过顾芷薇和殷素婧,但殷常给他添了堵,让他心里恼怒,所以决定还是去瞧瞧顾芷薇。

    "陛下起驾凤翊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