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了了宫心计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445字

    隔天清晨,艳阳初升。橘红色的朝阳落在漆木的雕花大床上,绸缎被面上绣着牡丹簇簇。殷素婧满脸喜色地端坐在妆台前,一边用五禽镂雕牛角梳慢慢地梳理头发,一边打趣地对旁边跪坐着的尤婧娥和甄婧娥笑道:“你们听说了么,昨儿可真热闹。”

    昨夜陈千暮前往凤翊宫后被拒之门外,传说皇后还有陛下大吵了一架,后来经过乐安的提议,去见了殷昭仪。

    情旋相就,花漏怯春宵。只听得,玉钗声声,榤榤音相扣。几叠鸳衾红浪皱,云屏无限娇。

    今日一早,陈千暮上朝之前,她还央着他对镜描眉,尽是小女儿家的闺房之趣。

    甄婧娥蹙眉瞧着眼前两个笑语嫣然的女子:“我昨夜歇息的早,不知错过了什么好戏?”尤婧娥抿了口清茶:“妹妹有所不知,昨日下午皇后娘娘恩旨,所有美人以下的宫嫔全部放出宫去。”

    “这可是好事情,皇后娘娘宽仁。”甄婧娥巧笑,那些年轻的狐媚子可都是强劲的对手

    殷素婧放下梳子:“唉,可这宫里偏偏有人要显得比皇后娘娘高,更仁慈,更宽和,更有母仪天下的气度。”

    “就是,好像生怕落了她似的。”尤婧娥语中拈酸。

    “这话又是从何说起?难道德昭仪又重出江湖了?”

    尤婧娥被甄婧娥的话逗得扑哧一笑,伸出嫩葱般的手指在她眼前晃动:“德昭仪素来不爱多事。是刚刚晋封的毓婕妤。昨夜,陛下的恩车刚接了毓婕妤往紫荆阁去,结果被那些闹事的,不乐意走的宫嫔们拦住了。这按理说呢,都是些别遣出宫去的废人了,叫侍卫把她们哄散了就行。谁知道毓婕妤哪根筋不对头了,当着大家伙的面让扁青赏了她们银子。”

    甄婧娥仍然面露迷茫:“姐姐,此话何解?”

    尤婧娥一脸无奈地说道:“我的好妹妹,你想想这事要是传到皇后娘娘耳朵里,这不是打皇后的脸面么。好像在说,皇后思虑不周全似的。”边说着,边伸出手装作打自己脸的样子。

    殷素婧冷笑着站起身,示意桂芯侍候更衣:“而且,昨夜恩车刚到了紫荆阁就被遣回了臻华宫。”

    “是连带着毓婕妤一起哦。”尤婧娥接嘴道。

    边说着,尤婧娥边站起身从桂芯手中接过腰带,替殷昭仪绑上:“往日我们以为她新宠,还留了几分薄面。前些日子更是称病不出,好像生怕谁会害她似的。”

    越说此事,尤婧娥越气愤。前些日子,殷昭仪想着依连笛的身姿,日后必会得宠,想着不如交好,留为己用。于是派尤婧娥做东,请连笛一起用膳。谁料,连笛不仅没来,日后更是闭门不出。

    这可惹恼了殷氏一党,觉得这是在下他们的脸面,从此便记恨上了连笛。曾经不过是闲来无事,欺负的心里,如今到演变成了对立之面。他们哪里知道,当时的连笛正在昏沉之间,整个臻华宫都乱成了一锅粥。

    甄婧娥试探性地问道:“但她怎么说都是公主,还晋封了婕妤。”

    “我的傻妹妹,宫里位分高的,家世显赫的当属咱们殷昭仪。她一属国公主算得了什么话,再者说陛下的恩宠在娘娘这里。我们何须怕她。”殷素婧听闻此语,心中欣喜,又想起昨夜陈千暮柔情缱绻的模样,面色绯红,粉面含春。

    甄婧娥也点点头:“娘娘,时辰不早了。咱们去凤祤宫吧,估摸着毓婕妤也快到了。”

    殷昭仪漂亮的丹凤眼微微上挑:“走着,今儿给你们瞧场好戏。宫里是好久没那么热闹了。”尤婧娥也巧笑着跟上去:“快来,妹妹。”

    甄婧娥在后面看着二人瞬间精神抖擞的背影,心中也有了些许瞧好戏的兴致,娘家地位尊荣,一步晋封婕妤,更胜在她年轻美貌,况且因是异国来客在后宫没有任何帮衬。这样的标签打上去,就像是一只毫无还手之力的肥羊,四处布满了虎视眈眈的猎人。

    毓婕妤,或许不用本宫亲自动手。

    鸟鸣声声,青竹依依。连笛哼着小曲走在去请安的路上,虽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但只要多躲一天,她也是高兴的。

    她丝毫没有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硝烟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