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巧言令色者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290字

    听闻皇后娘娘的声音,阶下的妃嫔宫俾们纷纷俯身行礼,尤婧娥抬眼瞧着顾芷薇平静无波的表情,背后冒了一层冷汗。想着,一时气盛,竟然忘记这位主子了。

    顾芷莜瞧着眼前二人衣鬓散乱、发钗横斜的模样,怒极反笑:"说吧,所谓何事?"

    连笛理好衣襟,贝齿轻咬,沉了口气:“素闻娘娘处事公正,赏罚分明。今,臣妾有一问题想请教娘娘。请娘娘赐教。”

    顾芷莜瞥向连笛,冷冷地示意她说下去。

    “喏。臣妾敢问娘娘,后宫妃嫔恃宠而骄,以下犯上,该以何罪论处。”

    顾芷莜在连笛和尤婧娥之间淡漠地扫视了一圈:“晚晴,你给二位娘娘讲讲。”

    “回毓婕妤,如若后宫嫔妃无视尊上,禁足三月,罚俸半年。”晚晴答道。

    顾芷莜回身坐到丐达搬出来的椅子上,神情冷然,右手的食指在雕龙红木圈椅的把手上一下下划动:“毓婕妤的问题问完了。也轮到本宫来问了吧。”

    淑婕妤接过晚晴手中的扇子,站到顾芷薇的右侧:“臣妾自不敢隐瞒。”

    天空云渺渺,旷然香沉,元化含空蒙。

    皇后娘娘不发话,其他人也不敢妄自开口,气氛沉寂的很。顾芷莜暗忖,饶是毓婕妤不得圣宠,再加上长了副令人厌烦的脸,但说到底她还是和亲的公主,若是不给她体面,就是不给荣国的体面。还有,殷氏一党最近也太嚣张了些,着实要整治一番。再加上昨夜的事,让她看到殷素婧后,心中略略念酸。

    下定了心思,顾芷薇也懒得问话了。有时候真相,并没那么重要。“尤婧娥殿前失仪,不知尊卑,扰的后宫不宁,从今日起便禁足吧,待在自己宫里抄宫规一百遍。不得本宫或陛下口谕,不得解禁。且罚阅微宫上下,一个月俸禄。”

    随后而来的殷素婧秀眉轻挑,缓缓走到皇后面前:“皇后娘娘素来宽和,前些日子德昭仪在殿前失手打碎了御赐的青花浮鱼茶碗,也算得上是殿前失仪,您也不过是罚了德姐姐身边的雅贞半个月的俸禄。”

    顾芷莜隐在宽大袖子里的左手紧紧攥成拳头,复又松开,淡淡地说:“本宫乃皇后,一国之母,后宫之主。难道,怎么处罚妃嫔还要请教殷昭仪么?”

    殷素婧哑口无言,暗想尤婧娥向来是她的左膀右臂,今日必要保住她才好:“臣妾不敢,只是臣妾想给皇后娘娘提个醒。宫规上明明白白地写了,后宫嫔妃殿前失仪,以下犯上,禁足三月,罚奉半年。是吧,晚晴。”

    突然被点到名的晚晴,一时语塞。

    殷素婧掩唇道:“你是皇后娘娘身边的老人了,难道连这点规矩都记不全么。更何况,刚刚可是你默给毓婕妤听的。”

    顾芷莜凤眼微眯,头上的金钗在日光的照耀下,闪现出琳琳金光。连笛暗自贝齿轻咬,半蹲在下首不禁冷汗直流,想起自己刚刚的行为更是后怕。天家威重,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就足以斩断一条性命。

    尤婧娥杏眸一闪,也冲上前去喊冤:“皇后娘娘冤枉,并非臣妾有意触恼毓婕妤。而是王美人不小心冲撞了毓婕妤,臣妾惶恐王美人受辱,才会想着替妹妹辩驳几句。谁料,与毓婕妤几句不合,就打了臣妾。”尤婧娥嫩白的瓜子脸上,赫然印着两道通红的巴掌饮。配上她水波荡漾,可怜楚楚的双眸,我见犹怜。

    连笛心中恼怒,尤婧娥轻描淡写地几句话,就把矛头指向了自己,骄纵不安,欺侮宫嫔,好大的罪名。

    顾芷莜眼波流转:“你们究竟谁来和本宫说说,刚才发生了何事?”

    众人一时不敢抬头,有的是不想得罪殷昭仪一党,还有的人乐得看双方倒霉。风云流转,心思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