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凌霄园偶遇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374字

    水亭上挂着细竹枝制成的帘幕,雕樑藻井,雪芷石湖。飘风快拂花蕊,翠尾两分红影。陈千暮着玄色长袍,头戴金丝燕冠,腰间配着曾启申寻访天下,只此一把的出云剑。花枝掩映间,倒衬得他冷峻的眉眼柔和了许多,颇有些浊世佳公子的气度。

    再说这边连笛听到扁青挤眉弄眼的提醒,慌忙地拉着紫菀和扁青躲到树丛中。在紫菀和扁青诧异的目光下,连笛心虚地硬着头皮解释道:"瞧我现在蓬头垢面的样子,只会给陛下留下不好的印象,让他厌烦我。" 二人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只有连笛心里得意,笑话,昨夜是天公作美,我才能逃离魔掌,今天难道还要我自己凑上去么。在她心中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永远守在婕妤这不高不低的位置上,与皇帝井水不犯河水,最后老死宫中,就算完成了任务。待圆满完成后,说不准一睁眼又回到了现代呢。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陈千暮一行人已经行至连笛三人藏身的树丛外。连笛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要是此时此景被抓到,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陈千暮正心满意足地欣赏美景之际,突然觉得眼前的树丛有些碍眼,郁郁葱葱地一大团,还不时会动上两下。此时的连笛后背贴在树干上,衣裳已经被汗浸湿,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心如擂鼓。

    陈千暮的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一步步向前逼近。他看到了树丛掩映间垂下来的鹅黄宫装,心里的好奇大盛,更起了逗弄的心思。只听得他左手掩唇咳嗽了两声,这两声惊得连笛心惊肉跳。

    紫菀也吓得站立不住,连连腿软,连笛只好费力地撑住她,心中不停地祈祷,好运降临,自己千万不要被发现。

    正当陈千暮马上行至树丛前时,迎面走来一个常侍模样的男人,那是凤翊宫的丐达:"陛下,皇后娘娘请您来凤翊宫用午膳。"

    陈千暮缩回刚伸出去的手,一脸狐疑地回头看向丐达:"皇后娘娘请孤用膳?孤还真是好大的面子。"

    烈日下,丐达被阳光烤的汗渍渍的:"皇后娘娘特意亲自下厨,请陛下赏光。"

    陈千暮背起手,踱到丐达面前,俯身说道:"亲自下厨?"

    "是,正是。皇后娘娘已经忙了一上午了。"

    陈千暮偏头看向乐安:"你说,去么?"

    乐安凑过来,看了看丐达:"陛下,这是皇后娘娘对您的心意。"

    "嗯,说的好。" 陈千暮直起身子,深深地望了树丛一眼,脸上露出玩味的微笑。同时,示意丐达前方带路。

    等到陈千暮一行人的脚步声愈行愈远,连笛三人才松了口气,从树丛中闪出来。

    "哎呀,吓死我了。" 紫菀惊呼,一屁股地坐到了地上。

    原来,陈千暮留下了余省,守株待兔。连笛心中直呼,惨了,这回玩脱了。余省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只以为是那些贪玩的婢子们,谁成想,这回逮到一只大兔子。

    "参见婕妤娘娘。"

    连笛尴尬地挠头,还是扁青先反应过来,镇静地扶起余省:"余常侍请起。"

    "咱家不知是婕妤娘娘,多有冒犯。请娘娘恕罪。”

    天哪!连笛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不是天要绝我么!要是让皇帝知道我在这里鬼鬼祟祟地躲着他,那就彻底可以在宫中消失了。没法子,她只好想着能否试探性地求余省手下留情。“余常侍,您这么说就见外了。”

    “娘娘,那咱家先告退了。”

    “等一下,余常侍。”连笛一行人走回到路边。“今日之事。。。” 说着,扁青从怀中掏出一个装银子的荷包递向余省。

    “娘娘,这可使不得。”余省把荷包推回扁青的手中。

    这下,连笛心里更没底了,焦躁地蹙起眉头:“余常侍,这样你就是见外了。”

    余省微笑着摇摇头:“娘娘,昨夜您对咱家的恩情,咱家没忘。您就放心吧,咱家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连笛点点头,对余省施了一礼,以示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