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王美人遇险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107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这边王美人还没回到阅微宫,在半路上就被殷昭仪的贴身婢女桂心唤了过去。

    殷昭仪冷笑着看着下首战战兢兢的王美人,从牙缝中冷冷地挤出句话:“王美人,是不是以为自己当了陛下的妃子,就翅膀子硬了。” 小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在我眼皮子底下玩手段。

    王美人秀目一闭:“娘娘息怒。”心里默念着,碧珍,全靠你了。

    “息怒,你倒是说说本宫何怒之有?” 殷昭仪恨不得立马刮花了王美人的脸。

    “回娘娘,臣妾不守本分,因自己卑贱之躯引起毓婕妤与尤婧娥之争。” 王美人把思虑好的话说出来。

    ‘砰--!’一盏青瓷的茶杯摔在王美人面前,溅起的瓷片在王美人的额头上划出了道深深的伤口。滴滴血花落在洁白的瓷片上,触目惊心。

    “诡辩!” 殷素婧素指纤纤,指着王美人的鼻子。

    “娘娘,您小心手。若是割伤了,陛下又该责罚奴婢了。这些下等事,交给奴婢来办就可以了。”桂心看着殷昭仪怒目圆瞪,银牙咬碎的样子,赔笑着递上手帕。

    “哼,收拾这个贱人,本宫还嫌脏了手。去,把晚云姑姑叫来。”殷昭仪狠狠地攥着手帕。念及陈千暮,殷素婧才有了些许顾虑。

    “为何要叫晚云姑姑?”

    殷昭仪的一双手狠狠地扯着手帕,冷笑一声:“王美人初入宫闱,宫规还不甚谙熟。本宫恩旨,差云晚姑姑好好教导一下,免得日后惊扰了圣驾。”

    王美人跪在下首,知道已经在劫难逃。她暗自思忖,她已经算无疑虑,只等着那人自己跳进来了。若是能达到目的,吃些皮肉之苦也是无妨的。

    “娘娘,王美人也算是嫔妃,若是皇后娘娘那边问起来?”桂心小声地提醒道。

    殷昭仪凤目流转,剜了眼下首老老实实跪着的王美人:“本宫身为一品昭仪,难道教导个区区下等宫妃的资格都没有么?”

    “娘娘说的是,是奴婢多虑了。奴婢这就去把云晚姑姑请来。”

    “手段利落点,千万别留下什么伤痕,保不齐何时陛下想起她来。”殷昭仪拉住桂心,暗自嘱咐道。

    “喏。”殷昭仪摆摆手,示意两人下去,心里盘算着如何把尤婧娥再提拔上来,毕竟尤婧娥是她手中最锋利的宝剑。

    “臣妾谢娘娘恩典。”王美人暗自吞了吞口水,心里焦急,想着碧珍你怎么还不回来。但也不敢反抗,只好硬着头皮跟桂心退了出去。

    再说王美人心心念念的碧珍,此时此刻正在臻华宫外急得团团转。

    “葛常侍,求求您,帮奴婢通报一声。”碧珍央求道。

    葛常侍挠挠头:“咱家也不知道婕妤去了哪里,早上去皇后娘娘那里请安之后,便没回来。“碧珍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拉着葛常侍的衣袖便要跪下:“常侍大人,求您救救我家美人。要是再见不到毓婕妤,我家美人就要没命了。”“诶,诶,姑姑,您快起来。不是咱家不帮你,主要咱家实在是不知情。不然,你且去德昭仪那里瞧瞧。”葛常侍慌忙扶起碧珍。

    “谢常侍提点。”碧珍眼睛一亮,匆忙行了个礼,转身往德昭仪的天辉阁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