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娇女戏荷田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449字

    天辉阁。黄金白璧水拖蓝,天影楼台上下涵。桂殿兰宫,飞阁重霄,如天人之州,绣榙雕罋。

    “婉姐姐,您这字真好看。”连笛凑到德昭仪曾婉身边,看着宣纸上工整的蝇头小楷艳羡的赞叹道。曾婉侧身提起连笛誊写的女诫,洁白的宣纸上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上面墨迹还为干,掩唇轻笑:“妹妹这字,也是别有风味。”

    连笛丢下笔:“姐姐又取笑我。不写了,不写了。”紫菀站在一旁微笑,好久没看到自家公主如此放松的神情了,得亏了德昭仪。不过,心思一转,暗忖,临行前昭仪娘娘特意嘱咐自己,公主心善,自己要时常帮忙提防着些。有此一念,心里也不敢再放松了。

    “我的好妹妹,明儿还要向皇后娘娘交差呢。”曾婉好脾气的把银毫笔又塞回连笛手里。连笛放下笔,央着曾婉:“听说四季园的荷花开的正盛,我们去瞧瞧吧,顺便采些莲子回来。傍晚的时候熬冰糖莲子吃。”

    夏天热的烦躁,屋子里纵使有冰扇纳凉,但也闷得难受。被连笛这么一说,曾婉心思也活络了:“那这女诫怎么办啊?”连笛眼珠一转,把纸笔砚台塞到紫菀和雅贞的怀里:“劳烦你们了,你们就按着本宫和姐姐的笔迹誊写就行。”

    曾婉眼角低垂:“这能行么?皇后娘娘可是要亲自查验的。”

    “姐姐放心吧,皇后娘娘从未见过咱们的笔迹。再说,五十遍,哪里会看的那么细!我们把自己写的放在上下两端,她们模仿的夹在中间。我敢打包票,皇后娘娘定看不出来。”连笛边说边下了榻。曾婉用食指点了点连笛的额头:“就你鬼点子多。”

    “那走吧,我的好姐姐。”连笛挽着曾婉往四季园的方向走去,二人亲亲热热地走在前面,扁青也提着篮子跟在后面。

    扁青瞧着眼前嬉闹的人影,暗笑着摇摇头,自家主子真是心大,刚刚的惊险一幕就好像没发生过似的。

    满池塘,红幢绿盖,蜻蜓点水,玉伞锦香浓。一叶扁舟泛桨,两点荷花弄人。连笛与曾婉未乘画舫,反而选择了简单的扁舟,只留一位船夫执浆,肆意灵巧地穿梭在荷叶之间。

    清风徐徐,送来荷花的清新香气。扁舟的一端,散放着几株水汽氤氲,青绿盎然的莲蓬。

    “姐姐,来,扶我一下。”连笛站起身,探着向她头顶侧上方的莲蓬伸出手去。

    曾婉拉着连笛的手腕:“我的好妹妹,你小心些。”

    连笛探身出去,一个不留神重心不稳,扁舟剧烈地摇晃起来,水花四溅,连笛努力想撑着手旁的荷叶稳住身子,荷叶哪经得起一个大活人的重量,堪堪地贴向水面。连笛没有支撑,身子越发歪了下去。船夫吓得脸色刷白,想竭力定住左摆右晃的小舟。曾婉慌忙伸手抓住连笛的手腕,脑中一个闪念,若是此时松了手,亦不会有人怀疑到自己头上。

    连笛感受到曾婉的拉力,努力回头喊道:“姐姐,你小心点。”

    曾婉心里叹了口气,巧劲把连笛拉回扁舟之中,船夫也用尽全身力气定住了扁舟。“呼,吓死我了。”连笛深吐了口气,拍着xiōng部感叹道。这边连笛和曾婉没什么大碍,倒是差点吓破船夫的胆,只见船夫‘嗵—’的一声俯身扑倒在地:“娘娘饶命,娘娘饶命。”那声音响的,连笛都怕把船凿出个大洞。

    “妹妹,你瞧你,把人家吓得。”曾婉接过连笛手中的莲蓬,放到一旁。连笛无奈地看了眼抖如筛糠的船夫:“行了,此次不怪你。你要再磕下去,船就要被你凿穿了。起来继续划船吧,我瞧着那边的莲蓬更多些。”

    “谢娘娘仁慈,谢娘娘仁慈。”船夫长吐了口气,心里暗自庆幸,死里逃生不容易啊。

    曾婉素指点上连笛的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还真是好说话。"

    二人一路玩玩闹闹,直到夕阳西下时分,才想着回程。落霞似火,给荷花镀上了层耀眼的金辉,莲叶田田,金鱼嬉闹,连笛好久没有如此放松过了,惬意地躺在甲板之上,双手垫在脑后,望着辽远的天空发呆。

    鱼影黄昏子规啼,凌霄绵绵芳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