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故人似是非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276字

    “娘娘,您可回来了。”小舟刚一靠岸,只见岸边的紫菀,雅贞和扁青都焦急地拧着帕子。连笛和曾婉对视一眼,“慌慌忙忙的成何体统,雅贞你说,出了什么事?”曾婉沉住气,指着雅贞说道。

    “回娘娘的话,阅微堂的王美人怕是出事了。她身边的丫鬟碧珍传话来说,王美人还没回到自己宫里,就被殷昭仪带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奴婢也去打听了,关雎宫下午宣了云晚姑姑,说是殷昭仪要亲自教导王美人。”

    连笛心中一沉,无论其中缘由为何,王美人也是为了她才得罪的殷昭仪,自己万不能见死不救。“碧珍呢?”连笛把篮子里的莲蓬递给紫菀,示意她拿到宫里去。“婢子让碧珍先回到阅微堂等消息,若是王美人回来了,及时来回禀。时至此时,王美人还没消息,恐怕是凶多吉少。”

    “妹妹,这可怎么办?”曾婉偏头看向连笛。连笛摆摆手,安抚她先不要急,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解决方案。连笛暗忖,在后宫之中能震慑得住殷素婧的只有皇帝本人了,连皇后都拿她无妨,但没有证据皇帝又怎么会相信她们进宫救人呢,若是被殷素婧反咬一口,恐怕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陛下现在何处?”连笛眼珠一转,想出了个折中的主意。

    “回娘娘的话,陛下下午离开皇后娘娘的凤仪宫后,去了甄婧娥的清松殿。”这便是连笛最欣赏扁青的一点。

    “恐怕要劳烦姐姐一趟了。”连笛转向曾婉。

    “妹妹有事请尽管说。”

    “请姐姐去趟清松殿,把陛下引到殷昭仪处。”曾婉细想了一下,点点头:“那妹妹你呢?”连笛对皇帝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抵触感:“我去找碧珍,然后在关雎宫前等你。”

    月色渐浓,曾婉抬头看了看初升的月亮:“好,我现在便去。再晚些,赶上陛下用膳就不方便了。”连笛叮嘱道:“好,姐姐万事小心。切不可让陛下瞧出来。”

    曾婉心思百转,若此事成功,连笛会欠她一个大人情,若此事不成,也不过是与殷昭仪结下更大的梁子。这场买卖,对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关雎宫门前,连笛带着扁青和碧珍焦急地望着清松殿的方向。暮色已四合,残月挂西楼。碧珍惴惴不安地问连笛:“娘娘,我们美人不会有事吧。”连笛看着碧珍马上要哭出来的小脸,心里不忍地安慰道:“放心,放心。你家美人,吉人自有天相。”

    “陛下驾到。”随着乐安的一声高喊,连笛终于放下心来。远远地见来人一身玄色龙袍,头束玉草黄簪冠,昂藏八尺,步伐利落,隐隐有杀伐之气。身旁跟着德昭仪,两个人谈笑风声地向关雎宫的方向走来。

    “参见陛下。”连笛紧张地低头屈身行礼,眼前的男人就是自己即将相伴一生的丈夫,连笛默默祈求,老天爷,只要不是太老太丑,我就认命了。陈千暮狐疑地看向曾婉,“陛下,这位就是荣国新来的妹妹,毓婕妤。”陈千暮看着连笛月光下柔美的侧脸,稍稍稳住心神:“抬起头来。”曾婉离得近,把陈千暮略微颤抖的声线尽收耳底,狐疑的眼神在二人之间来回打量。

    月光下,鹅蛋脸,柳梢眉,低垂的眼帘遮住杏眼中的层层水波。陈千暮身形微顿,脑海中一片空白,想发出声来说些什么,可惜如鲠在喉,酝酿好久也无法发不出半个音阶。曾婉心思缜密,察觉出陈千暮的失态,有些担心是否会引火烧身。

    连笛瞧着皇帝没发声,心下有些惴惴不安,此时碍着宫规又无法瞧见眼前大人物的神情,只好壮起胆子轻声说道:"参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