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针尖对麦芒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5本章字数:1332字

    "陛下?" 曾婉小心翼翼地扯了扯陈千暮的衣袖。

    "连笛妹妹,你怎么在殿门口,不进去么?" 曾婉问道。

    连、笛,两个字在陈千暮的脑中,如一枚鱼雷般,炸裂开,轰得他耳鸣胸闷,眼前一黑。

    连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皇帝听力不好?那是要有多老?她曲膝说道:"劳烦姐姐挂念,嫔妾是在这里准备接王美人的,就不去叨扰殷昭仪了。"

    陈千暮缓过神来,声线压抑,还带着些粗糙的沙哑质地:“孤记得王美人向来是住在阅微堂的,你怎么跑这来等着啦。”他已经从顾芷莜那里了解过早上的争端,只觉得后宫的事就让顾大小姐操持着吧,前朝已经使他有些力不从心,分身乏术。

    “回陛下,臣妾等了一天也没见王美人的动静,只好差人去问。碧珍和我说,王美人被叫进了关雎宫,说殷姐姐有些话要嘱咐。臣妾想着,难道臣妾这里是龙潭虎穴,还能吃了王美人不成。为了让殷姐姐安心,臣妾只好亲自来接人了。”连笛努力把这番话说的讨巧。

    “王美人区区一个低等宫嫔,好大的架子。还要一宫之主来接,还真是不像话。”陈千暮看着眼前的人,心中百味杂陈。

    连笛一听傻了眼,心里抓狂,大哥,你是拿错了剧本么,你明明是个色令智昏的皇帝,美人才是硬道理啊,你在这里和我扯什么宫规。但皇帝还在面前杵着,连笛只能接着忽悠:“王妹妹素来胆子小,经过今早的事情一吓,心里不安也是可能的。主要是臣妾来求见殷姐姐,殷姐姐说王美人下午就回去了。”

    “行了,那也别在这等着了。都随孤一起进去看看罢,一个大活人还能丢了不成。”陈千暮现在一心想冲回凤祤宫,丝毫没有纠缠的心思。

    也是这说话间的功夫,听得一道娇蛮的女声传过来:"呦,今儿是何等好日子。怎么大家都聚到本宫这里来了?"

    陈千暮向殷素婧伸出手:"爱妃,暑气烦躁,你怎么不好好在房中乘暑纳凉?"

    殷昭仪顺势挤开德昭仪,靠进皇帝的怀里:"陛下,臣妾还不是为了您。"

    "哦?为了孤?此话何讲?"

    "你瞧瞧,这大热的天您因为某些人而不能好好消暑。" 言语间,凤眼一剜,狠狠地瞪了眼德昭仪。挥手道:"王美人,你来。"

    "参见陛下,殷昭仪,德昭仪。"王美人从殷昭仪身后走出来,向众人行礼问安。

    碧珍满脸焦急地冲到王美人身边:"美人,您可还好?受伤了么?"

    殷昭仪翻了个白眼:"哼,真是笑话。臣妾不过看在王美人也是姐妹的份上,怕今早受了惊吓而安慰几句。竟然劳得各位娘娘如此兴师动众。"

    "姐姐这话可就有失偏差了,王美人现在是臻华宫的人,您若是找人,也该先知会毓婕妤一声。您说是吧,陛下。" 德昭仪也不甘示弱地挽住陈千暮另一边臂膀。

    "好了,你们每日就知道吵来吵去的,吵得孤头都大了。此等琐事,你们且去找皇后解决吧。"陈千暮现在只觉得头有三个大,各宫妃嫔的背后都代表着不同的利益集团。与此不小心厚此薄彼,不如放任自流。

    言罢,陈千暮拂袖而去,"去皇后那。"

    "陛下摆驾,凤翊宫。"

    待陈千暮走远,连笛方敢起身抬头,好奇地看向皇帝的背影。"咳咳,既然你们见到王美人了,你们就赶紧退下吧,别扰了本宫清眠。"

    殷昭仪冷哼一声,甩着袖子离开,侧头高扬起声音吩咐:"桂芯,去拿些上好的香料熏一熏院子,这满园的污秽之气。"

    "你!"连笛刚想冲上去理论,手臂被曾婉握住。曾婉对她摇摇头,拉着她扬长而去。

    "皇后,德昭仪,毓婕妤。你们给本宫等着,今日的耻辱,本宫要一点点扳回来。"殷昭仪拧着手帕,微眯起漂亮的丹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