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姐妹生间隙

    更新时间:2018-12-19 21:45:14本章字数:1216字

    臻华宫正殿中,鸟鸣啾啾,火烛通彻。连笛靠在云屏上,目光明灭不定,旁边是魏医工在把脉诊断。曾婉坐在连笛身边,手中紧紧拧着帕子,一脸担忧地看着连笛憔悴苍白的脸庞。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魏医工诊断完毕,收拾好自己的行医器具:"娘娘,您不必担心。只是前些日子的毒素未清,这几日没有及时休养,再加上您刚刚用了莲子羹。此物性冷,以致于您突发昏厥。臣为您开几贴药,您好生將养着,便无大碍。"

    扁青贴心地把药方收好,引着魏医工出宫。

    王美人进门的时候,刚好与魏医工和扁青撞了个满怀,三人简单地寒暄了几句。连笛那边听到此处的动静,连忙招手让王美人过去。

    美人擦肩,心猿意马。魏医工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扁青把这一幕暗自记在心里。

    "参见两位姐姐。" 王美人依规行礼。

    曾婉狐疑地打量着她:"怎么就你一个人,碧珍去哪了?不好好侍奉在你身边。"

    "嫔妾刚刚搬入玲珑台,有些琐事需要碧珍处理。"

    曾婉与连笛对视一眼,连笛心领神会。她笑着说:"诶呀,这都是姐姐的错。你已经是美人的位份,身边竟然只有碧珍一人,成何体统。紫菀,一会你去咱们宫里挑些聪明伶俐的,给玲珑台送去。"

    王美人心中不甘:"姐姐的好意,妹妹心领了。只是妹妹人微言轻,实在是用不了那么多的宫婢。"

    曾婉拉着王美人的手,示意她起身:"瞧妹妹这话说的,毓婕妤一番好意,你可万不能推辞。"

    连笛也巧笑着:"就是,难道妹妹还怕我会害你不成?"

    听闻此句,王美人紧张得有些出汗:"姐姐言重了,妹妹知道这是您疼妹妹的心。就如同,妹妹担忧姐姐一样,听闻您身子不适,特意赶来侍疾。"

    连笛与曾婉的目的达到了,也就由着她转移话题了。连笛咳嗽了两声:"不碍事,不过是一般的偶感风寒。医工说,多修养几天便好了。"

    三人眼波光转,心思各异。

    又寒喧了一阵,曾婉把王美人送出殿外。连笛知道,一场逼问是在劫难逃了。她看着曾婉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的样子,咽了口口水。

    "说吧。" 曾婉摆出一宫之主的架势。

    连笛自知理亏,大脑在飞速转动:"姐姐,想听什么啊。"

    曾婉‘嘭-‘的一声,拍在桌子上:"你少在这里和我绕弯子。什么叫毒素未清。"

    "嗨,就因为这事啊,我还以为是谁惹姐姐生气了呢。" 连笛脑中一闪,心中有了盘算。

    "堂堂一国公主,初来乍到,就被下毒,这还不是大事?" 曾婉心中思索,看来消息果然属实。

    连笛杏目圆瞪:"姐姐,你在说什么!我何时被下毒了?"

    曾婉瞧着连笛的表情,玩味地笑:"那何来毒素未清之说?"

    连笛满脸尴尬,抓抓脑袋,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在和亲来的路上,我误食了丹药,险些丧命。所以,这不是一直都在调养中么。"

    曾婉扯扯嘴角:"此话当真?"

    连笛的双手捂着脸:"诶呀!姐姐,这么丢人的事,你还要我说多少遍!"

    "哈哈哈,妹妹,你啊。。。哈哈哈" 曾婉扯下连笛的手,笑弯了腰。连笛也强撑着,勾起嘴角。

    待送走了曾婉,连笛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榻上。青帐细纱,寂寞千门。一颗颗泪珠从眼角滑落,有愧疚,有自责,亦有对自己成长的嘲笑。

    曾婉,对不起。

    若有来生,我愿与你做真正心意相通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