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你算什么东西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3本章字数:1507字

    都说是送了人和钱,在自己怀里还那么不老实。看来,她是不知道那句话的意思啊。不明不白的就被媚杏那女人给卖了。

    也不愧是黑道家族出来的,什么东西她都敢拿去卖,以求自保。这种蛇蝎女人,他还是有点欣赏的——那是在对方送了自己称心的礼物的前提下给的赞美。

    巷子里那女人如野猫般,挠人,最后,她像一只狡猾的狐狸,硬是从自己手心里逃开了。

    不过她的味道还算不错,软软的,让他唇齿流连。

    他将那校徽放在了手心,握紧,他可是,非常期望,再看到那孩子呢……就在今晚!

    灵怜赶到酒吧时的时间刚刚好。

    在学校的武道馆做了训练,她还以为打工的时间又要迟了。

    灵怜小时候身体柔弱,遗留了母亲的病痛。父亲为了让她健康长大,让她学习武术,强身健体。

    一开始她是拒绝的。因为她认为,那是只有男孩子,才会学的东西。

    直到她用武术,打跑了了第一个欺负艾叶的坏孩子,只有5岁的灵怜第一次觉的,会一点点的武功……感觉也不赖。

    说起来灵怜都想笑,当时那艾叶闪着泪花儿,拉着自己的手说:以后我娶你,娶了你,就没人敢欺负我了。

    “不怕我欺负你吗?”

    “不怕”末了,艾叶嘟着粉嫩的小嘴巴又说,“你欺负我可以,别人,不行。”

    换上工作服,灵怜心里自我安慰,那男人被自己揍了,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再来了。

    一切照旧。

    看着舞池里疯狂扭动自己腰身的男女,激情的因子随着打碟师的节奏,摩擦出了欲望的火花。

    灵怜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随着鼓点的节奏,足下微微的点着,倒是惬意的很。

    而另一面,贺钰盯着眼前的男人。

    明明是个工作狂,今天下了班之后,意外的给她打电话,说帮他处理手头的事。问他去哪里,他也不说,心里就觉的不对。最后,她成功的在一家酒吧门口扣住了刚要下车的男人。

    洛白风看着眼前的女人,对方精致的眉宇正生气的紧簇在一起,非常精致的面容,小巧的瓜子脸更称的那双大眼睛有灵气。

    贺钰开口了:“你竟然背着我来这种地方!”

    “背着你?”洛白风突然嗤笑,为这女人莫名其妙的自以为是嗤笑,“你是什么东西?”

    “你!”对方被这句话激了一下。这男人轻挑的目光,俊美的脸颊,和周身的王者气息,无时无刻不在迷惑着贺钰的双眼,才会导致她每次见了这男人,总是急不可耐的想要和他发生点什么,好让这男人感受到自己。

    “你让我处理你那堆复杂的销售数据,然后自己跑过来花天酒地?”

    面对贺钰的质问,洛白风波澜不惊的看着她:“对。”

    他也不想解释太多。

    这女人,还不是一般的麻烦。

    “我可是你未婚妻!”贺钰突然大喊,“你他妈还打算给我带什么狐狸精!”

    这酒吧她不是不知道,下至服务员和舞女,上至主管和老板,清一色的,全都是美女!都是有胸有屁股的yóu物!要是其他高级的酒吧不去,还偏偏就来这里。这里除了那些下贱的女人,还有什么?!

    一想到这男人怀里会抱其他的女人,她就浑身不舒服!

    “未婚妻?”洛白风冷脸看着贺钰,“是你自封的称号吧?一个泼妇还差不多。要不是看在你工作办事能力的份上,你觉得我会养一个碍眼的东西在身边么。”

    “!”贺钰被气的说不出话。

    “怎么,小夫妻又吵架了?”一个贱贱的声音传来,洛白风扭头,看向来人,随后又转头,一把推开碍眼的女人,走了。

    也不管贺钰在背后气的破口大骂。

    “明明是这么可爱的女人啊。”柳子墨看着那气的整张脸都快皱在一块的女人,“怎么了?”

    “哼,你也是洛白风兄弟,替我好好管教管教一下他吧!”

    柳子墨痞气十足的笑了一下:“那是自然。”

    贺钰最后再向酒吧门口看了一眼后,气鼓鼓的跺了一下脚,最后只得无奈,向自己的黑色跑车走去。

    柳子墨双手揣兜,看着那离去的女人,嘴角染上了笑意,却不知是喜是怒。

    这时,另一个前凸后翘的火辣女人,踩着漆皮高跟从柳子墨身后的车里出来了。一下车,就像软骨动物一般,粘在了柳子墨身上,柳子墨的手也很自然的环在了那女人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