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逃不开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3本章字数:1462字

    陪着柳子墨的那个女人,也很识趣的坐在了另一边,拿起酒水单看着。

    柳子墨拍了一下洛白风的肩膀:“好啊你小子,竟然背着我来这里花天酒地。要不是听说这酒吧又新来了几个妞,我来开开眼,我还碰不到你!说,看上这里的哪个小美人了?”

    洛白风挑眉,看着不三不四的柳子墨:“比起这个,你一个纨绔子弟一天到晚玩女人,也改改改了。”

    “怎么?你让我玩男人!”柳子墨夸张的叫道,“Come?on!我可玩不起啊!”

    洛白风对眼前这人的无节操程度表示已经习以为常,淡淡的看了一眼柳子墨:“我的意思是,你也该收心,管一管你家的企业了。”

    “切,那种东西,谁爱管谁管,我可不感兴趣。”

    柳子墨家是红酒世家。世世代代经营红酒生意,终于经过几百年的努力,自家品牌红酒,几乎已经霸占了国内所有的红酒销售市场,甚至在国际上,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有人曾经夸张的,不,应该是一点都不夸张的说,柳家的红酒,是整个红酒历史上最辉煌的一页,没了柳家,有关于红酒的历史,是不完美的历史,残缺的历史。

    也许是柳子墨的叛逆期还没有过去,他总觉的,买酒的都是俗人,一个非常无趣的工作。是谁特么的规定会喝红酒的就一定要是个绅士?!

    搞得家里的老爷子常常被自己不三不四的行为气的暴跳如雷。

    比起当绅士见到女人后礼貌的亲吻她的手背,他更喜欢亲吻其女人身上他更很有禁忌意味的地方。

    那到底是哪里呢?他喜欢亲哪里就是哪里呗!

    灵怜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还好,还有20分钟……要不自己在厕所里躲上二十来分种?说不定会……不,不行。灵怜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她灵怜从小到大怕过谁?!

    小小的男人,她何必躲躲藏藏?!再说了,昨天是他无理在先!连脖子上的牙印现在都没消下去,凭什么是自己对他躲躲藏藏?!自己没找他索要精神损失费就算不错了!

    这么想的灵怜突然间就开朗的许多,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应该去看看其他的客人需不需要帮助。工作啊工作!

    而另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双精明的眸子,隔着墨镜镜片,紧紧的盯着那一抹身影。若是有心,你会发现,他坐的地方虽然是异常吵闹的大厅,可他那里似乎都像是被刻意清理过了一样,角落里的几张沙发,没有一个人落座。

    “我说艾叶。”一个男人推了推眼镜,小心翼翼的和眼前的男人说,“这种地方,您还是尽量少来的比较好。”

    “哦?怎么?”艾叶看着在一旁紧张兮兮的经纪人。

    “不是,这话不能这么说啊!万一被狗仔还是其他有心的人,拍到了您在这种地方消费。这不是在给你脸上抹黑么?”

    艾叶对着他笑了笑:“小程啊,你要相信我的伪装术,我是那么容易被认出来的人么?”

    经纪人又看了一眼艾叶,随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伪装?有些东西可是与生俱来的,比如……气质。

    即使慵懒的躺在沙发上,那种气质与立体的五官,已经使一些人探究的目光频频向这里注视。

    “如果嫌我伪装的不够彻底,那就是你画蛇添足了。都说要融入平民,怎么,你把方圆几米的人都清理了出去,即使我不想暴露,你这么大手大脚,是个人都会注意。”

    经纪人:“……”

    灵怜这边,一桌子酒刚给客人上完,途中还有一个大叔,浑身酒气,醉醺醺的拉着自己的裙子问为什么要抛弃他。

    所幸,在灵怜一巴掌过去之前,一直坐在那位大叔一旁的一个帅哥将人沉默着又拉了回去,并且还礼貌的对灵怜道了歉。

    灵怜又看了看墙上时钟,快了,就快到下班的时间了!

    可惜人还没庆幸完,她就看到一脸咬牙切齿向她走过来的媚杏。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的不三不四的小哥。

    那男人脸上挂着的邪魅笑容,和媚杏扭曲的脸形成了恐怖的对比。

    灵怜太阳穴突突直跳的看着一脸狰狞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女人。

    “灵怜。”媚杏叫了一声自己,她似乎还可以听到媚杏一口银牙被咬的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