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留下来,照顾他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3本章字数:1378字

    情人?她才和那种人渣没有半毛钱关系。

    朋友?算了。

    敌人?她怕说了这句话柳家老爷子还以为是自己把他的宝贝儿子给弄成了那副模样的。

    见媚杏有点犹豫,他了然,又说:“你是墨儿的女人?”

    自家儿子的风流成性,他又不是不知道,这女人大抵也和他家儿子发生了什么关系。

    “啊?不是不是!您误会了!”媚杏急忙否认。什么鬼,那这老爷子是怎么能平淡无奇的说出“他女人”这种话啊!

    “我和那人连朋友都算不上!只是他在我家酒吧来过几次,算我的一个大顾客,昨天晚上我们恰巧就碰到了,我就把人送来了。”

    “是么。”他盯着媚杏的眼,似乎可以在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东西似的,盯的媚杏心里直发毛。

    “上次……我记得也是你把他打成那副模样的吧?”媚杏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是自己打的!

    看来这柳家老爷子说是不关心他儿子,其实暗地里比谁都看的紧。

    但是苍天有眼啊!这次真不是自己干的啊!

    “上次……他,他确实是我打的。但是这次的事,我发誓真不是我干的!”

    他继续说:“除了我,没有谁敢动我儿子一根指头。”

    媚杏听了这句话,瞬间觉的自己凶多吉少,看来这人,多半是和自己找麻烦的……

    他继续说:“也除了我,墨儿也从来不允许让别人动他。你是第一个。第一个打了他,他还不知道还手,还想在我面前糊弄过去,保全你的。我一直想知道,那女人有什么能耐,让墨儿的变化那么大。”

    “呃……”

    “我们,是不是,见过?”柳老爷子上下扫视着她。精致的妆容和勾勒身材的衣服,淡淡的香水味。但是这声音和面相,他莫名的感觉熟悉。

    “呃……我,我在您的公司,拿过红酒。”

    “你是……媚杏!”他略微惊讶。

    媚杏则是不自觉的抽了抽嘴角。感情您老,刚才是一直没想起我是谁?

    亏我还把你记得这么清楚!

    男人诧异,又来开始打量起来媚杏。

    和那天完全不像啊!那天她没化妆,一身干净的运动服和与他说话时明显有些紧张的语气。

    他还以为是哪家的服务生打工小妹。当时他还诧异,哪家公司那么大胆,来总公司取东西竟然会派这么一个小妹妹过来。

    “啊哈哈哈……您的记性可真不错啊。”媚杏干笑,企图缓和一下这突然压抑下来的气氛。

    柳家老爷子看着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嗯。”

    “嗯?”媚杏疑惑。

    “墨儿的脾气从小就坏,也怪我,给宠成了那副模样。这几天我还有事,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他。墨儿在康复期间,为了防止他不好好养伤,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就多多拜托你了。”

    “啊?”媚杏诧异,“不,不是,为什么是我要照顾他啊!其他的人不行吗?不,您看,我也没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还有自家的酒吧要开,没人看着可不行,我和他又不熟,他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又能怎么办?我们两个以前还打过架,有过过节,这……”

    要媚杏扯理由,她有一万种理由拒绝柳家老爷子的莫名其妙的要求。

    只要一想到和那种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在一个房间里,她就浑身的不舒服。

    “其他人不行的吧?你是唯一一个敢直接和他动手的女人。你能镇的住他,其他人,我不放心。如果你担心钱的问题,放心,一分都不会给你少补偿的。”

    “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我……”媚杏还想拒绝,柳家老爷子就已经坐起了身子,拿走了手杖离开。留媚杏一个人在原地无力咆哮。

    离开后,柳家老爷子悄声的和一旁的人交代着:“查清楚那女人的底细。”

    “是。”跟在一旁的人点头。

    他,对陌生的来人,一直保持怀疑态度。

    到了病房,媚杏却惊悚的发现,躺在病床上的人没了。

    “我靠!”媚杏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还不确定的走在病床边掀开了一床被子。

    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