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保守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4本章字数:3074字

    一瞬间,房间变成了一片的安静。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霍修瑾的眼睛随即乌云密布,季小楼那原本举着的手,也被他一把抓住。

    “看来我对你还是太仁慈了!”霍修瑾冷笑了一声,那扣着她手的动作,就好像是要将她的手折断一样!

    季小楼咬牙,说道,“你可以说我,但是绝对不要说我的爸爸!是我欠你的,不是他!”

    霍修瑾却一言不发,拖着她就走。

    他的力气很大,让她根本无法挣脱,而心里面蔓延上来的,是无穷无尽的恐惧。

    “你干什么?你将我松开!”

    “你刚刚不是说,想要钱吗?”霍修瑾终于说了这么一句话。

    季小楼愣了一下,却发现他已经拖着自己,回到了派对上!

    霍修瑾的身形高大,那一张脸再加上多金的身份,无数的人眼睛都贴在了他的身上,此时看见他这样拖着一个女人出来,眼睛里面都是一片的惊讶。

    而季小楼也终于想起一件事情。

    今天晚上,还有一个拍卖会!

    是关于她们的……

    “那不是霍二少吗……”看见季小楼的时候,关靖存顿时愣了一下,随即,他看向沈非遇。

    沈非遇的嘴角上扬,却是看向了夏采薇。

    后者正端着酒杯站在那里,手指上泛白的颜色,却是暴露了她的心情。

    “霍二少,你这是……”立即有人上来。

    霍修瑾将季小楼丢了过去,说道,“一个不识好歹的丫头就这样闯进了我的房间,不知道,这是不是你们的刘会长的待客之道?”

    那人愣了一下,眼睛狠狠的看了季小楼一眼,看向霍修瑾的时候,却立即换上笑容,说道,“霍二少,这绝对是一个误会!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季小楼抿着嘴唇,过了半天之后才说道,“我走错房间了……”

    “原来是走错房间了啊,真的是,霍二少,你看看这就是一个误会……”

    霍修瑾的眼睛看了一眼台上,说道,“你说呢?”

    那人还真的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

    霍修瑾的眼睛看向那游泳池,说道,“这泳池是用来做什么的?”

    “游……我明白了,赶紧的,跳下去游两圈!”

    那人说着,将季小楼直接推了下去。

    “两圈?”霍修瑾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

    “那霍二少的意思是……”

    “一百圈。”

    一百圈!

    他是想要她累死吗!

    季小楼的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随即转身,扎进了水里面。

    台上的拍卖活动正在进行。

    火爆的场面,掌声和尖叫声不断的从上面传来,也有人看见,泳池里面,一个人不断的游着来回。

    一百圈。

    这样大的一个游泳池,一百圈下来,谁都受不了!

    但是她就是这样沉默的游着,一圈又一圈。

    夏采薇看着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之前的时候,霍振霆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我不是喜欢她,我只是心疼她,换作是任何的一个人,都会心疼她。”

    现在,夏采薇总算是明白了!

    这就是……季小楼的手段!

    现在霍振霆已经不在了,她开始纠缠霍修瑾了吗?!

    夏采薇的手更加握紧了。

    直到一道声音传来,“霍太太。”

    这样的称呼,在霍振霆去世之后,已经很少有人这样称呼她。

    夏采薇转过头,却看见他正站在自己的身边。

    夏采薇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打量了一番之后说道,“沈总。”

    沈非遇笑了一下,说道,“之前我一直在国外,和霍太太也是第一次见面,听说霍太太在霍大少去世之后一个人撑起了霍氏,可真的是不容易。”

    霍振霆的死在圈子也算是一件避讳的事情,很少有人在夏采薇这样提起来,而沈非遇倒是好,一口一个霍太太也就算了,还将这件事情给挑了起来。

    夏采薇的脸色有点难看但是微笑还是保持着,说道,“沈总真的是抬举我了,沈总年轻有为这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我怎么敢在沈总的面前班门弄斧呢?”

    沈非遇只是笑,看了一眼泳池里面的人,说道,“不过现在霍太太应该轻松了,毕竟二少已经从国外回来,只是不知道这女人是得罪了二少什么事情?”

    沈非遇的话题转的有点快,夏采薇都是措不及防,顺着沈非遇的目光,缓缓的落在了池子的季小楼身上。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沈总,你好像对我们的家事很有兴趣?”

    沈非遇也只是笑,“那怎么能,只是想要提醒霍太太一句,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藏,是藏不住的。”

    夏采薇的脸色微微变了,沈非遇却是碰了一下她的杯子,转身就走。

    “走了。”

    关靖存原本正在观望,听见他的这句话顿时愣了一下。

    “去哪?”

    “又没有什么好玩的了,乌烟瘴气,我还不如去皇港。”

    “我觉得台上的一个女人不错呢!”关靖存将酒杯放在旁边,追上他的脚步。

    沈非遇转头看了一眼,说道,“喜欢就去买下来,不过按照你这样的花花肠子,不错也只有第一个晚上了。”

    关靖存也只是笑,“你刚刚和夏小姐说了什么?”

    “没什么,探讨了一下人生而已。”

    关靖存的眼睛里面,是一片的不敢置信。

    只不过就算他不信,沈非遇也没有再跟他透露什么。

    包括在房间门口的那一幕。

    拍卖结束之后,派对也临近尾声,但是泳池里面的女人,还是一圈圈的游着。

    她的速度越来越慢,水花也越来越大,最后,整个人直接沉了下去。

    “赵总,没成功。”

    赵生正在和人谈笑风生,听见来人的禀告时,眼睛顿时沉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泳池,说道,“让她把钱吐出来。”

    “是。”

    季小楼也不知道自己后来究竟是游了多少圈,只知道后面她的呼吸越来越重,身体也越来越沉,最后,整个人都沉到了池子里面。

    冷。

    这是季小楼醒过来的第一个感觉。

    她死死的抱着自己的手臂,却没能给自己多少温度,地板上也是入骨一样的冰凉。

    “爸爸……霍先生……”

    苍白的嘴唇不断的嗫嚅,“不要走……不要留下我……”

    高跟鞋缓缓的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接着,那倩影蹲了下去。

    听清楚她嘴里面在说什么的时候,她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把她带走。”

    第三天了。

    宁姐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她联系不上季小楼,已经三天的时间了。

    虽然后来季小楼说不要和她再扯上什么关系,但是宁姐给她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她都会接和回复。

    可是现在……

    宁姐终于坐不住了,穿上外套就走。

    霍氏大厦。

    宁姐其实不想要到这里来,如果说当初是因为季小楼霍振霆才死了的话,那么宁姐也难逃责任。

    因为如果不是宁姐,他们根本就不会认识。

    宁姐知道这样的地方自己是没办法进去的,所以她就在外面等着。

    直到那一抹黑色的身影从里面出来。

    宁姐立即冲了上去!

    “二少!”

    宁姐刚刚说了这么一句,已经有人将自己牢牢的挡住,那男人的力气很大,宁姐根本没办法靠近一分一毫!

    宁姐只能大声的说道,“二少!请你跟我说两句话好吗!求求你了!”

    车子已经在旁边等候,霍修瑾看都不看她一眼,正要上车的时候,宁姐大声的说道,“你哥哥不是小楼害死的!”

    一句话,霍修瑾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接着,他抬起眼睛来,“卫凌。”

    听见吩咐,那男人总算是将手松开,而霍修瑾已经走到了宁姐的面前,“你刚刚说什么?”

    他站在自己的面前,是一种压倒性的魄力,就算是宁姐见过了无数的场面,此时也有点发愣。

    但是很快的,她便说道,“我知道的事情只有零星,小楼知道的更多,虽然你哥哥临死之前跟小楼放了狠话,但是当时谁都知道他对小楼多么好!小楼是什么性格你不清楚我清楚,所以绝对不是小楼害死他的!”

    “你想要说的就是这样吗?”霍修瑾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

    宁姐有点慌,却很快说道,“二少,你如果真的想要知道当年事情的全部的话,就应该找小楼!当初她答应大少保守一个秘密,谁也不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但是我想,应该和大少的死有关!”

    “她现在人呢?”霍修瑾的话说着,眼睛却是看向卫凌。

    卫凌立即将手机拿了出来,宁姐却是愣住,“她不是被你带走了吗?”

    “谁跟你说的?”

    “我……我已经三天没有联系上她了!”

    “二少,没有消息,当天她在进入酒店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半个小时之后,卫凌带来了消息。

    霍修瑾将手上香烟的烟灰弹去,“将酒店门口的监控调出来,一个个的查。”

    “是。”卫凌应了一声,但是很快的说道,“二少,你就这么相信那个女人的话?”

    霍修瑾笑了一下,“不是相信,但是有个方向,总是好的。”

    话说完,他的眼睛已经落在了面前的档案上。

    上面的照片,是季小楼进入大学时拍的照片,她扎着马尾,白皙的脸上,是耀眼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