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恨错了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4本章字数:3030字

    “谁死了?”

    幽幽的声音传来时,季小楼这才想起自己面前的人是谁,立即将手松开。

    “没有。”她迅速的说道。

    管家等人也过来了,却被霍修瑾的一个眼神喝退。

    门被轻轻关上了。

    霍修瑾垂下眼睛,可以看见的是季小楼紧紧抓在被子上的手。

    苍白一片。

    “季小楼,我发现你嘴巴里面的话,很不可相信,当年我哥就是看中了你这样满口谎言的性格?”

    季小楼慢慢的抬起眼睛来,那里面是通红的一片,因为冷汗,她的刘海此时正胡乱的贴在脸上,很是狼狈。

    “这件事情……和霍先生无关。”她的声音轻轻。

    “嗯,那你可以跟我说,为什么要说谎?”

    “我没有说谎!”

    “今天夏采薇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跟她说,我哥喜欢的人是她?如果我哥那么喜欢她,为什么那个时候谁都以为你是哥的情人?你和我哥做的交易里面,究竟还有多少的秘密!?”

    他的话一边说着,是一边不断靠近的身体,季小楼不断的后退,直到她的后背抵上了墙壁,无路可退。

    “我……”

    “最好说实话,你要知道的,只要你惹恼了我,你那个朋友,可没有好日子过。”

    霍修瑾的一只脚就跪在床上,一只手撑在墙上,低头看着她。

    季小楼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你放心,你跟我说的事情,我全部都会保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跟别人说,我给你一个晚上考虑的时间,明天早上,给我你的答案。”

    丢下这句话之后,霍修瑾转身就走。

    将房门关上的时候,他看见的是季小楼捂着脸庞,不知道是不是在哭泣。

    霍修瑾没有再看,将门关上。

    夏天的天亮的很早。

    季小楼几乎是睁着眼睛等到了天亮。

    最后,她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季小姐……”

    在看见季小楼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管家的脸上是一片的惊讶。

    因为季小楼的身上就穿着那件白色连衣裙,脸色苍白的就好像是一个鬼魅一样。

    听见管家的话,季小楼这才慢慢的转过头来,轻声说道,“霍修瑾呢?”

    “二少还没起床,你需要吃点东西吗?”

    季小楼想了一下,说道,“也好。”

    管家立即让人准备了东西。

    季小楼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饭,在东西放在她的面前时,却还是吃的很慢。

    在牛奶喝到一半时,霍修瑾下来了。

    季小楼将东西放了下来,抬头。

    “考虑好了吗?”

    他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衣,没有系领带,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露出白皙的皮肤,此时正在扣着袖口。

    他长得很好看。

    如果霍振霆的俊美是温暖的春风的话,那他就好像是凌冽的冬日。

    让人觉得……无法靠近。

    季小楼看着他,“我考虑好了。”

    管家将咖啡端上,随即退了下去。

    霍修瑾喝了一口,“说吧。”

    “我想要说的是,无可奉告。”

    季小楼的话,让霍修瑾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随即,他猛地抬起头来。

    季小楼正定定的看着他。

    “你不想要让你的朋友活了是吗?”

    “如果你真的要对我的朋友下手,我也不会活着,就当我赎罪好了。”季小楼轻声说道。

    在她的话音刚落的时候,霍修瑾抬手,那咖啡杯直接砸在了地上。

    他站了起来,“季小楼,你想要玩我是吗

    ?”

    “不敢。”

    “我看你的胆子倒是很大!你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坚决?当初如果不是你,我哥根本就不会死!”

    他的手撑在桌子上,身体探前,眼睛死死的看着她。

    季小楼却反而笑了一下,说道,“是啊,他是因为我死的,这一点……我无法逃避,你为什么要我爸死呢?明明该死的人,是我。”

    “二少……”

    卫凌刚刚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两人这样针锋相对的画面,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什么时候,二少的情绪这样暴躁了?

    听见卫凌的声音,霍修瑾只直起身体来,“很好,管家,将她带回房间里面,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给她吃的,不许让她出来!”

    话说完,霍修瑾转身就走。

    季小楼只平静的坐在那里。

    “二少……”

    “姜医生通知好了吗?”霍修瑾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一片平静,就好像刚刚那样暴躁的人不是他一样。

    “通知了,但是他说他在参加国外的一个研讨会……”

    霍修瑾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转过头来时,卫凌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

    卫凌不由凛了一下。

    “马上让他回来,要是还不想要回来,就让他永远回不来!”

    卫凌立即说了一声是,一边打电话一边给姜医生说了几声抱歉。

    “姜医生,二少让你马上回来,还说……如果你现在不回来的话,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靠!霍修瑾那个暴君!”

    听见这句话之后,卫凌才将电话挂了,看向霍修瑾,“二少,要不要去找一下白医生?他当年和大少走的也很近。”

    霍修瑾的眼睛眯了一下,“走。”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季小楼就安安分分的坐在床上,偶尔的时候,管家会送一杯水进来。

    季小楼不断的说着谢谢。

    晚上的时候,霍修瑾回来了。

    他先去了她的房间。

    “改变主意了吗?”

    季小楼没有看他,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霍修瑾冷笑了一声,“好,卫凌,将人带进来!”

    听见声音,季小楼立即抬起头,却发现是一张完美陌生的脸庞。

    年龄约莫三十岁左右,肤色很白,五官不算很出众但是凑在一起很是赏心悦目,鼻梁上还有一副金丝眼镜。

    季小楼注意到的是他身上的衣服。

    白大褂。

    “你好季小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姜,姜然。”

    季小楼抿着嘴唇。

    “二少,你先出去。”

    霍修瑾看了看他们两个,转头就走。

    管家已经将晚饭准备好了,霍修瑾坐下来的时候,可以看见那一扇关上的门。

    姜然和季小楼正在里面。

    既然他问不出来,就让人给她做个催眠。

    姜然是这一方面的权威,对霍振霆也有几分了解,肯定可以成功。

    霍修瑾端起酒杯,突然想起了今天白斯年和自己说的话。

    “你哥很喜欢季小楼,那个时候很多的商业酒会都是带着她去的,我们都觉得,你哥和她是在一起的。

    至于你的嫂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毕竟你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圈子里面,也不是没有。

    你哥当时会轻生不是因为季小楼卷走的钱,而是因为她辜负了他的信任,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才会如此吧。”

    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可以肯定的事情是,霍振霆将季小楼,当做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而此时,房间里面的催眠,也开始渐渐起了效果。

    “霍振霆,你还记得吗?”

    季小楼躺在床上,眼睛闭着,“当然记得,霍先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他对你很好吗?”

    “是,他总是鼓励我,也帮了我很多,他还教会了我很多的东西。”

    “你喜欢他吗?”

    季小楼沉默了一下,“喜欢,但是我知道,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他那么喜欢夏小姐。”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看得到,他也和我说了很多,他真的,很喜欢她。”

    “霍先生还和你说过什么吗?”

    “他说,喜欢夏小姐的笑,可是自从和他结婚之后,夏小姐的笑越来越少,他要给她自由的天空……”

    姜然的脸色凛了一下,随即说道,“当年,是夏小姐介绍你和霍先生认识的吧?你和夏小姐的关系怎么样?”

    “她……不是很喜欢我。”季小楼的眉头皱了起来。

    “既然霍先生喜欢的是夏小姐,为什么他和你走的那样近?他交代过你什么事情吗?或者,你们之间还有什么别的秘密?”

    季小楼沉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秘密……没有秘密,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死,他为什么要死,为什么要死!爸爸,爸爸!”

    姜然突然觉得事情不对了,他想要将季小楼叫醒,但是季小楼好像陷入了某个梦魇里面,不断的嘶吼大叫。

    “不要死!不要死!不要剩下我一个人!不要!”

    最后,姜然给她注射了镇定剂。

    在季小楼安静下来时,姜然这才松了口气。

    “不行吗?”霍修瑾的声音传来。

    姜然擦了一下汗水,说道,“恐怕不行,我想你哥肯定还有事情交代她,她可能宁死也要保守这个秘密。”

    霍修瑾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姜然看向他,“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霍修瑾看了他一眼,“我要是知道,要你来做什么?”

    这人说话可真不是一般的欠揍……

    姜然收拾了东西,“其实你哥哥已经走了,她也坐了牢,我刚刚问了她很多问题,她的童年并不幸福,后来又遭遇了这样的事情,还是挺可怜的。”

    “可怜?”霍修瑾冷笑,“姜医生,你可不是菩萨。”

    “我知道你心里面有恨,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恨错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