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压制鬼物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2本章字数:3004字

    电话里良久没有声音,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些着急的喊道:“百万!你怎么样!你现在在哪里?”手机里仍然是没声音。

    这时候大叔有些目瞪口呆的指着我,嘴张得大大的,也不知道他要干吗。撇了他一眼,只要他不来阻拦我就行。

    “救……救我,救……”电话里杨百万的声音显得很奇怪,这样的语气如同垂死之人一样。我听了心里大惊,没有再管这大叔,手里拿着电话边往火化室跑边对杨百万说:“坚持住!我马上就过来了。”可是等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手机里已经是一阵忙音。

    杨百万挂断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没有发现的是,大叔仍然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上下嘴唇嗡动,如果这个时候我在他身边也许我就能听清楚了,他说的是:刚才那个帮他拿着手机的影子是什么……?!

    一路下来所有的恐惧都被我抛之脑后,我的脑海里全是杨百万各种各样的死态,努力摇晃了一下脑袋,想把这些想法都赶出去。这一会时间就到了火化室。

    我在火化室门口停了一下,从门板的玻璃窗往里面忘去,里面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人,有些疑惑的推开了门,门刚开一条缝,一阵阴风就吹过来,是窗户没关?

    火化室里面的空间也很大,一个硕大的火化炉在角落,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那个纳粹集中营的火化炉,对,就是那个旁边全是黑灰的火化炉。

    突然一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风,把门一下吹开,夹杂着怪异的味道迎面扑来,想到这是火化室,闻着这股奇怪的味道让我一阵恶心。

    “百万?”我没有进门,朝里面喊了一句,难道是我找错地方,杨百万根本不在这里?

    正要拿出手机来,突然后背传来一股推力,我猛地往前,整个人已经一个踉跄进去了,紧接着,火化室的房门“砰”的一下就关上了。

    怎……怎么回事?刚才是有人在推我吗?

    明显感觉刚才后面有一双手,不然我绝对不会一个人走进来。

    先不管这些,拿出手机想给杨百万打过去,刚把手机拿出来竟然自动关机了……

    我来回倒腾手机,不应该啊,我把手机充满电了,不可能这么快就没电的啊。抱着试探的心思我把手机重新开机,可是刚一开机它又自动关机。试了好几次,我突然发现一个恐怖的事情。

    透过走廊微弱的灯光,我看到火化炉里好像有一个人影躺在里面。最主要的不是这,而是我发现,躺在里面的那个人和陈溪溪的奶奶非常像,尽管隔了一层模糊不清的玻璃,但火化炉里躺着的人的确给了我那天早上我发现陈溪溪奶奶的感觉。

    可是……她奶奶不是火化了吗?

    有些惊恐的看着火化炉,我没有发现的是地上的影子有些奇怪……

    时间一点点过去,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按道理说过了十二点应该就算是七天过去,但是我对于头七是没什么概念的,我家里虽然是农村的,但是家里人不知为什么总不让我了解这方面的东西,最多就是讲几个小故事,连红白事都很少带我去。

    我察觉到火化室的温度越来越低,气味越来越怪,之前我偷偷开了下门,门被反锁了,我不是第一天接触这些东西,我知道我肯定又被缠上了!

    记得杨百万之前笑着跟我说过,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如果被鬼缠上了,千万不能慌张,这就如同在水里被水草缠住是一个道理。

    冷汗一点点流下来,但我丝毫不敢松懈,心里是非常紧张的,我紧盯着火化炉想着对策,现在房间是封闭的,我要如何才能脱身?还有……杨百万那个蠢货怎么不给我发地址……

    不对!他说过在殡仪馆,那么他还能在殡仪馆哪里呢?

    越想越不对劲,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呼啸而过带出渗人的声响。我看着火化炉里那个人影,隐隐的有种猜想……

    火化炉里的人影很熟悉,刚开始我以为是陈溪溪的奶奶,现在看来……杨百万也是这么瘦小的身材……

    就这时候我清晰的感觉到脖颈处一阵凉风,就跟冬天的时候有人在身后吹气,刚想回头的时候,低头一看,我的影子竟然自己在动……

    我明明没有动,可是我的影子自己在做着吹气的动作。

    我知道事态紧急了,它究竟是什么时候缠上我的?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个大叔的声音,我听见他哼着我不知道的调子过去,我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心里有些激动,但仍然很平静,我怕我一慌那恐怖的影子暴起伤了我,毕竟它离我实在太近了。

    我轻轻敲了下门,大叔的哼唱声明显一顿,我怕我把他给吓跑,连忙小声说道:“大叔,能帮我把门开一下吗?”

    尽管我很注意了,大叔还是被吓了一跳,只听他在门外高声喊道:“谁在里面!吓我一跳!”

    我撇了一眼地上的影子,这时候影子好像恢复了原状,但我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影子,心里一阵怪异,嘴上说着:“大叔是我,刚才我们见过面的。”

    大叔听了愣了一下,我听出外面脚步声响起,我愣了愣,我靠!他这是要走啊?!说好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亏了这幅梁山好汉的外表……

    我有些急了,眼珠一转,对外面喊道:“大叔,我朋友晕过去了,你要是再不开门出了事情我肯定会把你说出来的!”

    听到外面低声骂了一句,不过还好,脚步声往回走了,只要你过来开门,让你骂个狗血淋头又如何。

    影子在地面上看起来很正常,其实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我的影子时不时的会诡异的扭动,非常的细微,或者是在我转头的时候,它会转向另一边去。

    仔细听着门口的动静,大叔在门外面把锁拧了几下,发现竟然打不开。我在里面一阵苦笑,我的影子……用手死死的抓住了把手,并不是被反锁了,而是它在捣乱……可是为什么它不直接害我呢?这是让我很费解的事情。

    大叔在门外打不开门,我心里着急又不敢说,这个影子应该就是杨百万说的想要续命的那玩意了。

    “你让开!小心点!”大叔在门外喊了一句,看来他还是不敢担责任,趁这个时候我往火化炉方向走过去,我要证实一下我之前的想法。

    “砰”的一声房门被大叔从外面一下踹开,一时间木屑飞溅,这时候我正好把火化炉拉开,里面赫然正是杨百万!

    大叔进来后看着我发愣,我没有理睬他,轻声叫着杨百万,可是杨百万躺在里面眼睛紧闭着,嘴唇有些发白,之前一直让我恶心的那种味道从杨百万身上散发出来,我皱了皱眉,努力挪动他,想把他从这里面弄出来。

    “你在干什么!”大叔不知道我干什么,开口问我。“呃……这就是我朋友。”听到我这么说,大叔大惊失色,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十二点整,殡仪馆里不知哪里安的报时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在地面的影子竟然脱离了我,独自站立起来,从我这个角度来看,那模样跟纸片无异,并且正在一点一点充实。

    大叔也不是瞎子,看出不对就要跑,但是为时已晚……

    屋里刮起一阵怪风,谁也不知道这风是从哪里来的,我也顾不上别的,边摇着杨百万边喊他:“杨百万!你个狗的日!老子要被你害死了!”

    回头看过去,那黑影和大叔正纠缠在一块,大叔这时候已经怪叫着倒在地上,黑影就像一根粗麻绳一样缠绕在他身上,又像是一条蟒蛇,还不停的扭动。

    什么鬼东西?杨百万你赶紧醒过来啊!

    心里焦急万分,看着大叔从剧烈挣扎到后来慢慢的不再动弹,我内心感到深深的罪恶,都是因为我,才害得大叔成这个样子。

    我不能这么看下去,再怎么说这鬼东西一直不敢动我,如果我去搭救大叔的话,可能会有些危险,但也不至于会出什么大问题。

    牙一咬,学着杨百万的语气大喝一句:“妖孽现形!”我喊的这一句根本就不及杨百万十分之一,自然也没什么用了。大叔这时候已经快要昏迷了,但不知怎么搞的我一扑到他身上,大叔就会极力的推开我。

    连续拉他几次,他都挣扎推开我,他的眼睛这会都是闭着的,我分明看出来他的状态不对,到底是什么原因?

    仔细观察之下,我终于发现是他身上的黑影在作怪。只要是他哪个部位在动,哪个部位的黑影则会密集,这黑影就仿佛已经钻进他的体内,比如说现在我想把他按住,他的一双手臂却死死抵住我,我能清晰的看见他胳膊上密集的黑纹,那就像是种浸泡在血液里的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