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医修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2036字

    地球上的灵气日渐稀薄,修炼者不同以往,早已无法突破到传说中的层次,可是那些天资卓越的人杰,一样可以在修行的道路上走的很远。

    现今的修行者大致分为两个流派,分别是以力正道的武修,和精通阴阳五行各种奇术的元修,元修又分为炼丹士、符师和医修等等。

    武修和元修的境界是一样的,按实力分为七个境界,身赋灵脉并且成功洗髓突破那就成为了一名修行者,从前的修行者实力强大可以凝结金丹、元婴,甚至化神、成仙,而在当代,这些都不可能了,现在修行者的境界分别是练体境、凝元境、轮海境、洞玄境、通灵境、天象境、长生境。

    修行者尤其是武修,想要提升实力必须通过战斗,而战斗往往是个互有损伤的局面,平常人受伤了还可以找医生,可修行者的经脉筋骨都与普通人不同,一般的医生根本没有办法医治,输液或是注射?实力强大的修行者皮肤坚若磐石,即便是钢制的针头都插不进去。

    可有灵脉者大都希望能成为一个强者,元修这种修行者是少之又少,妙手回春的医修更是凤毛麟角。

    彭老无比希望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那凤毛麟角的修道神医,可是这种概率太低太低,他也曾请过十数位医修给自己医治,可是年轻时的那场战斗太过惨烈,他们都无能为力。

    “我确实是医修。彭老您能不能伸出右手,让我把把脉?”

    苏辰在山上呆了许多年,不经世事,只觉得这位老人很慈祥,像极了已经逝世的师父,师父他老人家因病去世,因为最重要的那一味药材只有师父的仇家才有,一病拖了二十年,即便是有医道圣手之称的师父也无力回天。他不希望眼前的老人也因为病痛而减少寿命,自己是练体境后期的修为,可依然看不透彭老,他至少有凝元境的实力,正常情况下像这样修为高深的修行者活个一百多年是没有问题的。

    “好,你试一试吧,不要有压力。我这暗疾也请过许多人看过啦,伤得太重了,我这把老骨头是活不了几年了。”

    和上次不同,那一次苏辰给陈翰把脉,陈秋月不敢进去打扰,就和王叔一起站在门外等候。这次是近距离的看苏辰把脉,他抬手的姿势非常自然,手上的肤色挺白的,指节修长,月牙饱满,手背上有几根青筋恰如其分的微微突起,看起来既有力,又不会显得厚重,有一种特别的美感。

    苏辰对突然变成淑女的陈秋月非常好奇,但是师父说过给病人看诊时需要全心全意,他也不去多想。

    彭老的脉搏十分平稳,可是内腑间隐约有一丝浊气。

    “彭老,您的腹部是不是曾经受过重创?如果是的话,我想我有七八分把握,待会儿,我在您的天池、百汇两穴施针,也许会有些痛,您做一下准备。”

    七八分!给自己诊断过的医修从来不敢说这样的话。这年轻人看起来颇有些沉稳,难道他真有这本事?

    彭老点了点头,尽管心中五味杂陈,可是死马当活马医,就让他试试好了。

    苏辰拿出布包,双手各夹两枚银针,从彭老的天池、百汇,两个穴道分别施针,随着银针落下,一阵剧痛从彭老的脊髓里蔓延至全身,他浑身一阵,猛的吐了一口浓浓的黑血。

    见到有效,苏辰小心翼翼的收了针,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彭老,问道:“感觉怎么样?”

    彭老没有回到,闭目内视,只觉四肢百骸有一种久违的通达之感,他感觉自己好像年轻了二十岁!

    猛的睁开眼,彭老的目光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温文尔雅,显现出的是一股震惊无比、欣喜异常的强烈情感!

    “双针法,你居然会双针法!”他用力的握了握拳,连带着房间里的空气都微微的震动了一下,他站起身面对着苏辰准备鞠躬,苏辰哪里受得起老人家一拜,尤其人家还是陈秋月的长辈,赶忙扶住了他。

    “苏神医,大恩不言谢,明晚我彭某人会在家设宴备好重礼,请恩公务必大驾光临。”

    陈秋月惊呆了,微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彭老为人亲和慈善,对待后辈一向极好,陈秋月和彭老的孙女彭玲玲是闺蜜,对彭老的为人十分了解,他什么时候对一个年轻人用过这种敬语?苏辰他真有这么厉害吗?

    “不敢当不敢当,医者仁心,救治病人只是本分而已。”彭老的反应让苏辰也吃了一惊,可是师父教导过他,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不可携恩自恃,所以他准备婉言谢绝彭老的好意。

    可彭老在这一点上非常执着,苏辰只好接受了他的邀请。

    过了一会儿,饭菜已经上来了,席间彭老对苏辰说,“拍卖会上大都会有些好东西,即便没有修行者用得上的宝物,也会有珍稀的古玩字画,恩公如果有看得上的只管开口,这点钱我老头子还是付得起的。”

    在山上虽然衣食无忧,可是师父要求他们严于律己,过得和每天吃清汤寡水的和尚似得,大鱼大肉可真是让年纪不过二十上下的苏辰难以拒绝。

    这时候苏辰正吃着陈秋月给他夹的一大盘子菜,只好从牙缝里挤出几句回话,“呵呵,那就多谢彭老了。还有,请彭老别再叫我恩公,您至少是凝元境吧,小子承受不起呀。”

    彭老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笑着说:“你太谦虚了,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修为。尤其是作为元修,修行进展远比武修缓慢,医修更是难上加难,你能有这样的实力,可以说在年轻人中已经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啦。”

    虽然彭老有意问一问苏辰的师门,可松海市周围有名头的门派都没有这号人物,既然人家没有提起的意思,那肯定是不方便说或者不愿意说,痼疾已除,是大喜的事情,久经世事的老人自然懂得不要节外生枝的道理,所以暂时也就断了去问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