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英雄救美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2137字

    吃过饭之后,苏辰带着陈秋月在酒店前的花园里散步,这是他多年以来保持的习惯,饭后休息一会,就尽量多走动,缓步慢行,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陈秋月走在前面,葱玉似的手指缠着一缕发丝,绕着圆圈,走着走着她转过身来笑着说:“弟弟,没想到你真是修行者!你是不是会飞啊?表演个御剑飞行给姐姐看看好不好?姐姐高兴了可以给你一点奖励哟。”

    苏辰不会飞,这种境界已经数百年没有在人间出现过了。

    可是看着午后阳光下,在斑驳树影里回眸一笑的陈秋月,他不太好意思说自己不会,只讷讷的摇了摇头。

    哎,师兄说的没错,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越漂亮的越可怕。

    这时候,陈秋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她父亲打来的,似乎是公司有急事要处理,陈翰卧床行动不便,所以要她来解决。

    苏辰本来想跟着去的,可这个提议被陈秋月拒绝了,像这类竞争公司下绊子的小事她处理过不少,也不当回事,反倒是待会儿的拍卖会,连彭老都那么在意,那想必是有比较有价值的东西,他既然是修行者,陈秋月才不会让他错过这种淘宝的机会呢。

    离第二场拍卖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陈秋月走了,苏辰也没有了散步的兴致,所以就往回走,想去找彭老聊一聊拍卖会和修行的事情。

    到了二楼,苏辰看了一眼手表,时间还早,决定先去上个厕所,可是当他走到洗手间附近时,却听到女厕里有动静,修行者的五感都敏锐异常,他听到有一男一女在争执。

    那个女人的声音带着哭腔。

    “王少爷,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小李啊,我怎么舍得为难你?你只要陪我玩几天,我就给你升个职,怎么样?”

    “我不要升职,我不要……”

    女人的声音伴随着不断响起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待会儿要发生的事情,也许会成为这个女人一生的噩梦。

    世间的修行者大都极力主张提升修为,这一类修行者认为除修为外的一切事物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牵挂。

    也有相对修为而言更侧重于修心的修行者,苏辰这一脉就是其中的代表。师父常常教导他,学医是为了救死扶伤,而修行则是为了帮助弱小,这两点苏辰一直铭记在心,作为为人的准则。

    所以他出手了,抬起右脚猛的踹开门,门板被巨大的撞击轰成碎片,那个肥头大耳的王少爷还没有从横飞的木屑中看清突然的不速之客,他的脸上就挨了狠狠的一巴掌,那一边脸颊瞬间就红肿了一大块,牙龈重重的摩擦着口腔,滋出了一嘴血沫,直接被甩飞到隔间里,头下脚上的瘫在了马桶边上。

    这个王少爷简直是一个禽shòu。

    在洗手台旁瑟瑟发抖的女人大概也就二十出头,虽然穿着一身略显成熟的黑色短裙职业装,可是看样子一脸稚气,明显是毕业没几年的小姑娘,要是真落到那姓王的手里,以后哪还有好日子过,肯定会被吃的连皮都不剩,师兄带回来的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

    苏辰对自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行为非常满意,师父常说,修行只在其次,他们这一脉,最重要的事情是修公德。

    那边被打飞的王家少爷,这时候也终于不再发懵了,尽管脑子还是嗡嗡作响,可他迷迷糊糊的大概也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不知哪来的臭小子坏了他的好事,还把他打了一顿。

    他王汉民两百多斤的体重,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包括海里游的泥巴里边种的,什么东西都吃过,长这么大,他就是没吃过亏!

    吐掉一颗被打掉的牙齿,王汉民的五官挤到了一起,像是油锅里炸开了的茄子,忍着痛,他恶狠狠地骂道:“王八蛋,哪里来的小杂种!给你三秒钟跪下来求我,我可以考虑只打断你一只手。三、二、一!”

    “哦?”苏辰略略挑起了眉,有些意外,却也并不在意。

    师兄说的果然没错,坏人以脑子来划分等级,比较弱的坏人一般都没什么智商。

    王汉民看到这小白脸站在那不动,一点痛哭流涕的意思都没有,于是飞快的拿起手机,拨通了酒店保安队长赵开的电话,“小赵,带几个人过来啊一下,我在二楼的卫生间,这有个小子得罪我了,把他关起来,打断他三条腿!”

    放下电话,王汉民抬起脸看着苏辰,嘴角上带着残忍的笑容。

    苏辰的脾气是挺好的,可是他发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嚣张又欠揍的人,不打不老实,看他这架势,以前大概有很多人遭殃了吧,给他下个毒让他知道知道厉害算了。

    是药三分毒,医术精通的人往往也是制毒高手。

    尤其对修行者而言,医修要解决的除了各种外伤内伤,还有很大的概率会碰上蛊和毒,苏辰治病救人的水平估计只学了师父的三成皮毛,可他下毒放毒的能耐,却足足有师父的七八分神韵了。虽然对付普通人犯不着用太厉害的毒药,但是下一点小毒让他以后夹着尾巴做人还是不难的。

    苏辰正准备让那胖子见识见识断肠散的厉害,可是那美女突然跑过来,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袖子。

    “你快跑吧,他是王家的少爷,这酒楼就是他王氏企业名下的一处资产,他们势力很大的,快跑,晚了就来不及了啊。”

    美女的手有些抖,一半是着急,一半是害怕,今天怎么样也逃不过去了,可这位小哥哥,千万千万不能被自己连累啊!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叫苏辰,你叫什么名字?”苏辰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样子,心疼得不行,这王胖子可真是天杀的王八蛋,害得小美女这样担惊受怕,待会儿绝对不能让他好过。

    “张玲玲。”她的手攥的越来越紧,恨不得让这位姓苏的小哥哥一眨眼就跑掉,可惜他固执的站在原地,就是不动,张玲玲越急越怕,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王少爷,那臭小子在哪?”一帮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冲了上来,还没进门就开始嚷嚷叫叫。

    “我在这,就是他,把他的胳膊腿都给我打折了!”王民汉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大声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