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红花手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2432字

    苏辰惊讶于修行者体质的特殊,细细打量着张英儿,一时也忘了盯着姑娘家看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张英儿的胸膛被苏辰推了一下,现在还被他这样看,脸上一红,腾的站了起来。

    她又恼又羞,可是自知理亏,也不好发作,只好不吭声,走回了屋子里。

    张玲玲知道姐姐的身上有伤,是不能动手的,喊了苏辰一声,也一溜烟跑了进去,询问姐姐的伤势。

    其实张英儿的问题,苏辰在交手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她内息不匀,呼吸紊乱,明显是受了内伤。

    屋里只有很小的客厅和一个房间,看来她们的生活也很拮据,两姐妹都进到里边的房间里了。

    张玲玲只是一个普通人,看到姐姐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就也放心的走出来招呼苏辰,可是她不知道,张英儿强行发动真气,气血上涌,伤势比原先要更重三分。

    “你姐姐是修行者,按理说生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对,怎么看起来似乎过得不太好?”

    “其实我们才到这里不久,姐姐之前被仇家打伤,我们是逃到这里来的。我不能修行,帮不上姐姐的忙,就只好找一份工作,暂时维持生计,可是姐姐的伤势却迟迟得不到医治。”

    仇家?唉,同是天涯沦落人。

    苏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决定帮助这对姐妹。一方面是因为师父的教导,行医者要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同情这对姐妹的遭遇,他自己也是一个复仇者,知道无力报仇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我来看看吧,我是医修。”苏辰走到了里间。

    “医修?”张英儿抬起俏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可能,医修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打败武修?你的境界和我应该差不多才对。”

    额,苏辰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因为这是连他那修为深不可测的师父都感到费解的事。

    医修确实有一定的战斗力,可是比武修却差了许多,基本上只有比武修高两到三个境界,才能势均力敌。可是苏辰却有同级武修的战斗力,入门不过三年就可以和修行十余年的师兄打成平手。

    “让我给你把脉吧。”苏辰暂时不想对这对姐妹透露自己的小秘密。

    “晤,小问题,我施一套红花手,再给你开几副调养气血的药,你修养一周就可以痊愈。”

    “苏辰哥,这是真的吗!”张玲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时的苏辰在少女的心中就像太阳一样温暖。

    张英儿却注意到苏辰说出红花手这个词的时候,眉宇间闪过的一丝复杂情绪,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问道:“苏辰,什么是红花手?”

    “红花手是我师门的一项绝技,在医修的技能里头,属推拿一类,在中医里,医者有时会在推拿前将红花碾成粉末涂抹在双手上,对于活血化瘀和治疗内伤有奇效,而我师门的一位前辈自创了这一项绝技,因为是用于治疗内伤,与红花粉末有异曲同工之效,所以就取名为红花手。”

    “推拿?”

    张英儿死死咬着下唇,心中在天人交战,苏辰这个大色狼刚才一直盯着自己看,现在还要推拿,那他的手岂不是要!

    哼,算了,就当作便宜他。治病要紧,恢复状态才是首先要务,他等会要是敢有别的怀心思,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和他同归于尽。

    看着一边的张玲玲,苏辰有些头疼,小姑娘抿着嘴,两只手举在胸前,握紧了小拳头,睁大眼睛满是希冀的看着自己,可这红花手施展起来是要脱衣服的啊,这当着张玲玲的面要求她姐姐脱衣服治疗,实在是开不了口啊。

    “玲玲。”苏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给你开一张单子,你去药房抓药吧,现在都四点多了,再迟药房就关门了,卖中药的药房可不多,你知道哪里有吗?”

    “嗯,我知道,中城区那有一家,苏辰哥你快写吧,我这就去。”张玲玲看了看表,急切地说。

    这年头小姑娘都这么好骗吗?现在这个社会哪家店不是至少开到九点才关门?真不该学这门功法,不然可以做多少羞羞的事情啊。

    可再怎么惋惜也改变不了当初的决定,苏辰开了张单子把张玲玲支走,转过身看着床上坐着的大胸美女,叹了口气。

    无视她警戒疑惑的目光,苏辰告诉她,“美女,把衣服脱了吧。”

    “脱你大爷!”

    白色的真气瞬间从张英儿的身上释放出来,似乎比之前交手的时候还要强上不少,她根本不相信苏辰是医修,把妹妹骗走只是为了逐个下手,这个淫贼!

    “那推拿是这样的嘛,你这个情况用红花手好的快,别的医修还不会呢!脱外衣就可以了,最里边那件不用。”

    苏辰无奈的摊开手,他的手上此时也亮起了绿色的光芒,一股温和的气息散发出来,这是医修的标志。

    武修可以通过外放真气加强自己的战斗力,可是苏辰不能。因为医修的真气是非常温和的,没有武修那种攻击性,外放也没有用。苏辰的真气和一般医修不同,他现在虽然外放真气和普通医修一样不能增加战斗力,可是他的真气却可以加快他的力量和反应速度,有媲美武修真气外放的效果。

    真是医修!隔着几步她都能感受到苏辰手上绿色真气的温和,张英儿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比刚刚暖了一些。

    “你要是敢趁机揩油,姑奶奶我就和你拼了。”

    医生的话在某些情况下就是圣旨,不得违背。张英儿背过身,费力地脱下了穿着的紧身背心,站在背光的方向,苏辰看不见张英儿的脸,可是他能看到墙上的影子,有两圈弧度上下抖了抖,久久不能平复。

    身材这么好穿什么紧身背心啊,这不是在诱huò我破戒吗?

    “终生皆如是,红粉骷髅,红粉骷髅……”

    趴在床上的张英儿,感受着后背上不断传来的温暖感觉,随着那双温柔又有力的手来回按压,自己后肩处那时日已久的内伤,以她可以察觉得到的速度消失着,心中觉得无比的畅快,而且那双手的主人很克制,来回已经接近有一刻钟的时间了,只有来回几个按压的动作,没有抚摸,也没有偏移到其他不该碰的地方。

    等听清了苏辰在悄悄念叨什么,她突然就乐了,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哎哎哎,你别停啊,继续。”

    “那你笑什么,我又没挠你痒痒。”

    “医修不是秉承道家的路子吗?你念什么佛家真言,还前言不搭后语的,乱七八糟。”

    “关你什么事?好了,你的内伤基本已经去除,受损的经脉也已经恢复,短时间内不要运气,每天一副药,一周之后就可以恢复。”苏辰收回了手,庆幸自己终于结束了能碰不能吃的煎熬,指尖上残留着滑腻的感觉,真是让他腹中的邪火阵阵升腾,一只巨兽正蠢蠢欲动。

    “别介啊,姐加钱行不,再按按,你们医生还有公德心没有,我这还没好彻底呢!”

    “小爷我卖艺不卖身!”

    苏辰很恨的抛下一句话,留下一个幽怨悲愤的表情,转身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