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要我卖身?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2034字

    陈翰紧闭着眼睛,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难道是命运的安排吗?

    他刚刚收到一条短信,上面的内容像一柄重锤打在他的心头,“这一天终于来了。”

    管家王同在一旁静静地站着,听到陈翰开口之后,他也走了过来。

    “陈先生,还没有到认输的时候,我们要再试一试。”

    陈翰点了点头,说:“我要给月儿安排一条后路,哪怕我不在了,我希望她也能一直好好的。”

    这也是王同的心愿,他笑了笑说:“本来还有七分危险,可是现在有苏辰,他可是秋道长的弟子,月儿一定可以平安离开的。”

    谈起苏辰,两人又多说了几句。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当事人听得清清楚楚。

    伏身在屋顶的苏辰,凭借着远超常人的耳感,获取了很多让他惊讶的内容。

    之前,他打算回到陈家,告诉陈伯他这段时间打算自己出去住,可是却在靠近别墅时感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灵识。

    又是炼体巅峰的修行者。在修行者中,炼体巅峰并不算什么,可是对寻常人而言,能修行的人,哪怕是最低阶的炼体期,也是古武者的层次,在没有枪械的情况下,以一敌百都是有可能的,像这种战力卓绝的人,怎么可能在一座小城市里出现这么多。

    松海市里肯定隐藏着很多的秘密。

    苏辰悄悄上了屋顶,和他对峙着,对方不知道是谁,过了一会儿之后就悄悄退走了,而苏辰,却正好听到王同和陈伯的谈话,心念一动,没有直接现身,许久之后,才悄悄从房梁上离开,绕了一个弯,再从正门进入。

    “你说你要离开?”在苏辰告诉陈翰他的想法之后,陈翰惊讶地问,眉宇间隐隐有一丝急躁。

    “是啊,长期住在这里我也不好意思,男儿当自强嘛。陈伯,我总得自己照顾自己。”

    苏辰笑嘻嘻地回答,只是语气十分坚定,这让陈翰十分为难。

    背着手在屋内走了几步,陈翰转念一想,也许这是一件好事,苏辰离开自己家,或许会从那些人的视线中淡出,这样在将来,如果有必要逃亡的话,他带着秋月,会更隐蔽得多。

    离开陈家之后,苏辰一个人在夜色里散步,月光下,道路两旁的树木都安静得像是熟睡的孩子,凉风徐徐,不时还有几声蝉鸣,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可是对苏辰而言,平静只是暂时的,不久之后,这里就将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不愿在即将到来的风浪里随波逐流,为此,他必须给自己一点压力。

    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苏辰打算一件一件来。

    首先,就是赚钱。

    他还记得彭灵慧几个小时前说的话,那时天色将晚,月亮也才出来不久。

    “这所宅子我会找人来清理,另外还有那些被你打坏的家具,这些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被我打坏?”

    “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当然了,这些都是小头,最重要的是本小姐的精神损失费,还有我爷爷的医药费。”

    “你爷爷的医药费?”

    “没错,等他回来我会狠狠揍他一顿,他不敢还手的,而他做那些让我生气的坏事都是为了你,所以你要负全责呀。两千万吧,多了你也给不起。还不起的话也没关系,看你身材还不错,我给你介绍几个富婆也可以。”

    就这样,才下山不久的苏辰已经债台高筑。

    总归是把一个黄花闺女看了精光,苏辰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了这笔帐。

    他本就有开始赚钱的打算。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有钱寸步难行。他兜里只有几千块,根本不够开销,莫说是找仇家报仇了,连修炼的资源都没有。

    还债也是赚钱的动力,可即便如此,卖身也是万万不能的。

    回去之后,夜已经很深了,隔壁房间里是彭灵慧绵密悠长的呼吸声,两长一短,间隔都在七八秒以上。

    “难怪她这么厉害,连睡觉也在修行。”

    这种呼吸方法有助于扩张识海,锤炼神识,虽然进展缓慢,可是经年累月,提升却很大,据说在上古,哪怕是低阶的修士也不需要睡觉,静坐即可,意识不会在静坐时涣散,神识笼罩着四周,如果有敌人偷袭的话,第一时间就会发现,可惜这种法门现在已经失传。

    第二天一早,苏辰醒来之后就出门了。

    要挣快钱又不愿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摆在他眼前的选择并不多。

    一是买股票、二是赌石、三是上古玩街淘宝,再有就是凭他的一身医术,为人治病收取诊金。

    秋道长隐居在离松海市不远的长留山已经很多年了,像陈翰这样知道那里住着一位大人物的人寥寥可数。

    虽然师父没有提过,可师兄已经偷偷告诉过他一些事,师父久病不治,想必是得罪了某个大势力中的人物,而且是大的可怕那种。

    医治陈伯和彭老就也罢了,几个人而已泛不起多大的波澜,可是如果医治了太多绝症,他这一脉诊病救人的手法较寻常医修不同,标志性极强,师父的仇家早晚会找上门来,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至于股票,苏辰现在对此一窍不通,何况他也没有本钱,这一条也被他放弃了。

    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只有两样,一是赌石,二是上古玩街淘宝。

    古玩市场的人大都消息灵通,他不太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从别人手里头捞下好货,偶尔行之可以,长此以往,这也不是生财之道。

    在这个世界上,修行者的数量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可是像苏辰这样开了天眼,那就是凤毛麟角了。

    医者讲究望闻问切,观察能力对医者而言极为重要。

    特别是在秋道长这一脉,要行医,开天眼是必备条件,他也手段卓绝,对寻常修士而言难如登天的天眼,他却有特殊的手段可以帮助苏辰轻易开启。

    玉市是地下产业,苏辰昨天已经从王同那里要了地址,可当苏辰到达那里的时候,却有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