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天眼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2085字

    “就你这破石头,五百块我都不想收,赶紧滚一边去。”

    一个满面油光的胖子,不屑地瞅了眼身前桌案上的那块略有些脏乱陈旧的石头,恶狠狠地骂道。

    “这是祖传的东西啊,您再给我看看?”

    在桌案的另一侧,站着一个上了年岁的老人,他约莫六十余岁,一脸沧桑,衣服看起来倒是挺高档,苏辰不知道是什么牌子,可那件衣服上总有些气质,而且边角的做工都很细,远不是市面上那些几千块的西装会有的做工。

    “这不是岭南王家的人吗?听说他家道中落,公司都破产了。”

    “那可不是,这几年,松海崛起了一个新贵,王氏财团,听说董事长王东生是他的弟弟,从他手里把家族产业都抢走了。”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他们家老爷子去世之前分的家产不是这样的,据说王东生偷偷改了遗嘱,只分给他一间老房子,啧啧,够狠。”

    ……

    周围人的低声窃语这么能瞒过苏辰的耳朵,一想到那个死肥猪,他心里就一阵乐,清风散估计够他受的了,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找上门来,自己刚刚被彭灵慧敲了一笔,那王八蛋的钱原来都是不义之财,怎么也要狠狠的敲他一笔,心意才能顺。

    “各位,劳驾让一让,什么石头,我也想看一看。”

    在看热闹的众人听到后边有声音,扭头一看,发现是两个年轻人,看衣服就一般般,女孩也扭扭捏捏的不太像名媛,既然能来这里,那八成是傻乎乎的富二代在玩穷人家的姑娘,所以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不过在场的大都是有一些身份和资产的人,倒也真给那两人让了一条道出来。

    苏辰略略看了一眼,这是一块春色的毛料,只是年月久远,表面上甚至沾了一些灰尘。

    那胖子却没有耐心让这几个莫名其妙的人打扰自己的生意,耻笑道:“年轻人,这就是块破石头,你看出门道没有?要是想买,我这就给你开了,怎么样?让爷开开眼?我估计至少要卖个八百万。”

    八百万正是那落魄的老人开出的价格,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老人面上无光,却又饱含期待地看着这个年轻人,要不是得了重病,他也不愿意卖这块家传之宝,这是老祖宗埋在地下的宝贝,向来只告诉长房,早些年家里生意做的不错,这件事谁都没当回事,可是心中落了难,这块石头可就是救命钱了。

    天眼通是道门奇术,苏辰现在也只是略窥一二而已,它原本是用作战斗的法术,可以侦测擅长隐匿踪迹的对手,也可以看出修为高过自己的修行者,他们的修为深浅,修炼至化境时,甚至可以看清对方真气流动的脉络,从而在战斗中掌握先机,克敌制胜。

    可是天眼通修炼极难,大多是元修才会去修炼这门法术,医修就是最适合修炼它的流派之一。可这门奇术相当宝贵,并不是青木术和火刀诀这种大路货,能得到而又肯花费心思去修炼的修行者少之又少,秋道长师徒三人就是这凤毛麟角之人。

    用这种奇术,一眼就能看穿石料中是否含有珍贵的玉石,这也是苏辰今天来这里的底气之一。

    悄悄将真气运上双眼上的鱼腰穴与晴明穴,天目,开。

    苏辰看到这块约有六公斤重的春色毛料内,确实含着一块的玉,对这个行当,苏辰了解不多,不清楚是什么品质,可是它似紫非紫,似绿非绿,一看就知道是稀罕之物,物以稀为贵,这一点在古玩玉器市场,尤为重要,简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看够了吗?你倒是买不买啊,不买就来看看别的,只要你兜里有钱,爷我这什么石料都有。”那个脑满肠肥的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略带愠色地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人越多他越觉得热,这些人只看不买,实在惹他生气。

    “我肯定买,只是不知道老爷子你想要什么价格。”

    苏辰笑着问那位一直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老人。

    听到他答应买下,老人心中系着的那根绳子送了松,他神情恳切地说:“这位小兄弟,不瞒你说,我身患重病,这几年也欠下不少债务,今后的医药费更是负担不起,这真的是家传的石料,近百年了,祖上传下来说只少值一百斤黄金。”

    这位老先生真的是,太耿直了,难怪被王东生给抢了家产。

    苏辰一时语塞,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哟,年轻人,一百斤黄金也不多啊,不过就是一千万而已,人家这可是家传的。”

    “这小伙子说大话了,这玉材市场哪里是毛头小子来混的。”

    “就是,富二代也就这样,能花个百把万就以为自己很有钱了,呵呵。”

    那胖子把手支在桌案上,右手的食指不停地敲着桌面,戏谑地看着苏辰,却不再说话。

    如果是一般的愣头青,肯定会被这阵势给吓退。可不巧,他们遇上的是苏辰,修行者苏辰,修炼过天眼通的苏辰。

    苏辰也确实感到了为难,只听他道:“老人家,这事比较难办,你这块玉太值钱了。”

    原本满怀期望的老人听到这句话,心里凉了半截,看来是徒劳无功了,今天要空跑一趟,可让他自己开,他也不敢,哪怕是祖上传下来的,可祖上是何等风光的世家啊!

    这么些年下来,如果这就是一句戏言呢,如果这石头早让之前的人给掉包了呢,如果这本来就是一块没有玉的石料呢?

    百年时间中的变数太多太多,而他现在根本担不起风险。五百万要不到,那至少要卖五十万,多来几次,总有人买。

    他仍对面前的年轻人抱着一丝期望,声音虚弱地问道:“你能出多少?”

    苏辰清了清嗓子,给了一个大致的数字:“我不清楚价格,可我估计,这块石料里的玉至少值五千万吧。”

    老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多少?”

    “呵呵,他说你这值五千万呢。”

    这句话不是那胖子老板说的,也不是周围的人说的,而是正从电梯里往外走的林逸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