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小爷也是有钱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2148字

    抿了一口茶,苏辰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在细品茶水刚刚入口时的那种苦涩:“这笔帐该怎么算,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聊聊,我听说你那个叔叔膝下无子,一直很关照你们几个侄子,如果你想赖账,其实我也没关系啊。”

    林逸心神大乱,不可以这样,那他就永远不可能往上爬了,几个兄弟会把他踩的死死的,好不容易才以为学医回来,得到叔叔的赏识,这种事情不能发生,绝不!

    “你想怎么样?”

    如果可以,林逸真的想用眼神把对面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剐成碎片,可现实总是如此残酷,对此他无能为力,只能任凭对方开出价码。

    苏辰淡淡地说道:“那个赌局可以作废,但是你要给我一张两千万的支票,还要归还我朋友的东西。”

    乖乖坐在苏辰左手边的张玲玲这时候已经满眼都是小星星了,苏辰哥哥简直是她的救星!

    “呼,可以。”林逸松了一口气,他真的很担心苏辰会拿这件事要挟自己,可他输的不甘心,“你早就知道那块石料里有货是吗?如果我当时把它买下来呢,你该怎么办?”

    呵呵,这小子看来并不是那么无药可救,看着他平静的表情,苏辰心里突然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如果他能知耻而后勇,改掉他那色厉内荏好大喜功的性格,也许会成为一个棘手的麻烦。可这正是他想要的,这潭水越来越浑浊了,乱得还不够。

    “告诉你也无妨,因为你的性格,和那位老人的性格,你很多疑容易冲动胆子却不大。而那位老人,出同样的价位,他肯定会卖给我。”

    苏辰淡淡的语气让林逸浑身一颤,可他仍然想知道自己和对方究竟差在哪里,于是林逸接口问道:“为什么他一定会卖给你?”

    苏辰不置可否,画风一转,随口回道:“因为我比你帅啊。”

    包裹里装着姐姐张英儿的黄铜指虎,张玲玲简直不敢相信刚刚经历的事情居然真实地发生了。

    那个臭老板被苏辰哥哥气得吐了血,居然真的乖乖的给了支票和法宝。自己明明来了好多次,都没能见到他。

    果然苏辰哥哥最厉害了!

    “傻姑娘,想什么呢突然就笑了?”赚到一笔钱,苏辰心情也是极好。

    “我……我在想。”看着笑意盎然的苏辰,张玲玲突然小脸一红,支支吾吾的,过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要扯开话题,“苏辰哥哥,你为什么要把那块玉还给那位老爷爷呀?”

    苏辰修道,一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有资格和资本去考虑复仇的事情。二嘛,就是为了顺心意,人浮于世,自然要快意恩仇,更何况他是医者,怎么可以做这种巧取豪夺的事情,要劫也要劫那不义之财。

    那王东川也不是小气的人,知道这块玉的价值,当下就和找李三儿拿了纸笔写了份协议,这块玉就寄放在陈家的玉器门店里,他先支走一千万,等以后卖出了价,算上预支的定金他只要百分之七十,剩下的就赠送给苏辰。老爷子十分坚决,苏辰也只好接受了他的好意。

    “其实我早就知道那里边有好东西了,价钱我想不明白,只是觉得应该不低。玉器我见得少,字画倒见得多些,对这类古玩有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那位老人家日子过得也不好,虽然他确实把那块毛料卖给了我,可我怎么可以就那样把玉拿走呢?那我和林逸那些奸商有什么区别?”

    不愧是苏辰哥哥!

    张三胖说那可值至少两亿啊,说不要就不要了!

    张玲玲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应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她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似得,笑得天真烂漫,突然靠近然后抱着苏辰的胳膊,用力的抱的好紧好紧。

    这可苦了苏辰了,“姑奶奶你松开啊,松开,别蹭,我……”

    傍晚。青山别墅。

    彭灵慧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刚刚洗完澡的苏辰,这个年轻的男人身体虽然不算特别强壮,但是身上的肌肉却线条分明,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因为刚刚洗完澡,被热水冲洗地泛白了些,白里透红,倒是有几分小白脸的潜质。

    还好穿着牛仔裤,刚刚要是裹着浴巾就出来,那这下该丢脸了。

    苏辰暗自庆幸自己刚刚多留了一个心眼,他从浴室里出来之后,赶忙找了间衬衫套在身上。

    这女人虽然长得漂亮,可是实力和颜值居然是成正比的,一点都不好打交道。

    苏辰怯怯地说了一句:“我告诉你,我可是个正经人。”

    哈哈哈哈,这小子居然这么可爱,难怪爷爷会喜欢他。彭灵慧心想,犹如葱白的手指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她挥了挥手,说道:“好吧,正经人是不是该还钱了?过了今晚,明天可是要算利息的。”

    “这你都知道?”苏辰惊讶于彭灵慧的情报收集速度,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以彭老对古玩玉器的兴趣和在古玩界的地位来看,玉市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彭家的身影。

    递过那张支票,苏辰还是有些肉疼,长这么大,这可是第一次有这么一大笔钱过了他的手。

    修行者想要赚钱,果然很容易啊。

    “瞧你那没出息的模样。”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是个小财迷,彭灵慧刚刚对他产生的好感瞬间消失无踪,“这点钱算什么呀,连我这把剑都买不起。”

    这把剑这么贵?苏辰盯着彭灵慧的胸口,挪不开目光了。

    那把青玉剑化为一个吊坠,被彭灵慧系在的项链上挂着,这样倒也方便,贴身携带时时都可以拿出仙剑来。

    她的惊讶远比苏辰更甚,这家伙修为古怪却战力卓绝,而且看起来对修道的事情一知半解,很多基础的事情都不明白似得,“你师门没教过?”

    苏辰摇了摇头。

    他这三年都在学习医术,还有就是《天清诀》的入门,别的知识零零碎碎,只有师兄会和他讲一些,师父总是说,今后到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现在不适合花太多时间在别的事情上分心。

    哈哈,原来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彭灵慧把手捂上了胸口,再放下来时,手里多了一块半透明的晶体。

    苏辰记得自己似乎在一些典籍中看过相关的记载,话语间有一些不能置信的惊讶。

    “这难道是?”